category三角圈 (策瑜+丕瑜) [完]

[孫策+曹丕x周瑜][N18]三角圈(八)

trackback0  comment0
三角圈(策瑜+丕瑜)(八)(N18) by 翎劍舁


  已經有很久的時間,曹丕也只是在自己的房間呆坐著。
  這天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也是他最不想迎接的日子。
  因為在今天,東吳的人就會來把公瑾接走。
  決定送走公瑾的人是他,可是他不放手的話,又可以怎樣呢?這樣就連公瑾也傷害了吧?既然這樣,只有他一個人受傷就夠了。
  躲在房裡是很窩囊,但要他親眼看著公瑾高高興興的回去,他辦不到…
  他到底是怎麼了?
  還想再見他,卻怕見到之後就不想再放手。
  那,不如就這樣好了?還是……
  突然房門被推開,進來的就是他想見又不敢見的人。
  「你…你還來幹什麼?」興奮的心情差點就外露,急忙裝回一副冷酷的嘴臉,「我不是叫你走的嗎?」
  他知道這樣好像小孩子在賭氣,可只要一見到公瑾,平時的冷靜、理智都平空消失掉了。
  「子恒,我有些話一定要今天說清楚的!」
  曹丕第一次看見有這種氣勢的周瑜,險些被攝住。
  沒有回答,只是稍微的點一下頭。
  周瑜像放下心頭大石的鬆了一口氣。
  「這兩天以來我想得很清楚…」
  終於…要宣判他的死刑嗎?
  「雖然跟伯符的不能相比,但我想…」
  只要他不討厭自己的話,就算他說什麼也無所謂……
  「我是喜歡上你了。」
  果然…
  什、什麼?「你是說?」他沒聽錯吧?
  「我喜歡上你了,但我還是很喜歡伯符。之前我一直不肯面對自己的心意,是因為我們的身份,加上我不敢承認自己對伯符的不忠…
  「一開始我的確是很討厭你,但漸漸的,卻被你的溫柔感動。可不可以說是愛我還未肯定,我只知道是有點喜歡上你了。我…很卑鄙吧?」
  曹丕的下巴幾乎要掉到地了,腦袋正在高速運轉。
  倏地,腦袋像「轟」一聲的炸開了,幾乎什麼也反應不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他的行動比思想還快,衝上前抱緊他。
  「不!只要你喜歡我就夠了!公瑾,這這你!」
  周瑜的頭埋在他胸口,露出久違的笑容。
  「是我要多謝你才對,謝謝你這半年來的照顧。」
  曹丕的神色一下子暗淡下來。
  「你…還是要走嗎?」對呢,他們今天就要分別了…
  「我是吳國的人啊,怎能留在這裡太久呢。」
  難得公瑾回應他了…他真後悔說了這種要他走的話!
  「笨蛋,我們以後還會聯絡的嘛。」他就像哄小孩的哄著曹丕,令他釋懷。
  「也對,那你還會來魏國找我嗎?」
  「看情形吧。」即使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但經常出入敵軍陣營始終不是一件好事。
  「這也足夠了,」對於曹丕來說,這已比他預期的回答好更多了,「時間差不多了,我送你出去好嗎?」
  「嗯。」周瑜微笑著點頭。


  由房裡走出庭園的路並不十分的長,只有數十步的路程,但周瑜的感覺像是走了好久一樣。
  他也不是不知道,是曹丕故意放慢步行的速度。
  難得這次二人獨處卻沒有以往那種尷尬或是令人不安的氣氛,他也由他去了。只是,路即便再長也總會有走完的一刻,何況這只有數十步的路程?
  已經可以看到那掛著鮮紅旗幟的的馬車。
  「送到這裡已經差不多了。」
  聞言,曹丕停了步,轉過身向著周瑜,「公瑾,我…」嘆了口氣,輕輕的把他擁入懷裡,「怎麼時間過得這麼快呢?」
  看著他這孩子氣的舉動,周瑜不禁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半年的光景還說快嗎?」
  「我巴不得把你留在這裡一輩子!」他摟的更緊。
  「是你自己說要送我回東吳吧?」
  曹丕啞口無言,吱吱唔唔的卻吐不出一句話來。
  「好了,我們又不是以後不見,」輕輕的推開他,「幹嘛哭喪著臉的?」
  原來曹丕是可以很好欺負的。周瑜覺得,在魏國人面前冷若冰霜的魔鬼太子,其實也不是很可怕。
  「那麼…」
  「關於我們的事,我會跟伯符說清楚的了。」
  曹丕露出擔憂的神色,「說清楚嗎?」
  會有用嗎?那個孫伯符應該是個佔有慾很強的人吧?
  「嗯,不然我會覺得良心有愧的。」
  「公瑾!」曹丕突然抓住他的肩膀,很認真的凝視著他。
  「怎…怎麼了?」嚇了一跳的周瑜過了半響才懂回應。
  「要是那個孫伯符欺負你的…你就回來吧!」
  雖然他知道這個可能性很低。
  「就是說伯符不欺負我就不用來囉?」
  「不!不是!」
  曹丕慌忙失措的樣子再次把他逗笑了。
  「那麼,以後再見吧。」
  不得已的,曹丕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送他走,只差沒掉兩行眼淚。


  當周瑜滿心歡喜的上了馬車,卻發現來迎接他的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
  「伯符,你怎麼了?」對於孫策的情緒,他向來都很懂得處理,原因是他知道因由。
  可這次,他卻完全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生氣。
  「先回客棧吧。」
  一路上,任憑周瑜怎麼找話題想跟他聊天,孫策卻是半句也沒有搭腔,只得周瑜一個在做獨腳戲。
  過不了多久,周瑜也放棄了,在馬車裡只是沈默。
  東吳其他的人也感覺到氣氛的不妥,卻沒人有過問的意願。
  始終盛怒中的江東之虎小霸王可不是任何人也惹得起。
  墮入茫然之境的周瑜始終不明白孫策在氣什麼,而孫策卻在暗忖他在魏國的所見所聞。
  打從步入魏國開始,關於公瑾的流言緋語就不絕於耳。
  先是說曹丕對傷了的公瑾如何溫柔細心,再來就是曹丕為了討好公瑾所做的事,更甚是為了公瑾,公然跟曹操對抗。
  這些流言本來他都不用介懷,因為他可以認為那只是曹丕的一廂情願,公瑾所惦所掛的還是他孫伯符。
  可在他欣喜萬分打算親自迎接公瑾時,卻看到那該死的曹丕摟住公瑾,他卻只是輕輕的推開他!
  只聽到公瑾說他們的事會跟他說清楚,之後的因為心沉了而聽不入耳,可只有這句就已經證明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越想越氣的孫策沒有理會周瑜,理智已經被怒火燃燒殆盡。
  在客棧的廂房裡,兩人只是沉默不語。
  「你有話要跟我說吧?」先打破沉默的,是孫策。
  周瑜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一貫的微笑,「嗯。」
  「是跟魏國曹丕有關的吧?」
  「咦?」伯符怎麼會知道?他還沒有說啊。
  他愣然的反應,令孫策的怒火燒得更猛。
  「被我說中了,心虛嗎?」
  「不是這樣的,你先聽我解釋…」
  「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周公瑾,你是不甘寂寞吧?還是說沒有我在令你變得放蕩了?」
  「伯符,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樣…」怎麼他這樣蠻不講理了?而且盡說些令他傷心的話…
  孫策冷笑,眼光更加凌厲,卻讓人看不出眼神中閃爍的光芒是何意。
  「不是我所想的那樣嗎?」他逐步逼近,令他節節後退,「那就是說你本身就是這麼放蕩了?只要是男人都可以?」
  「住口!」為什麼伯符要這樣說他?他不明白,他的心好痛……
  「又或者那個曹丕令你很舒服了?只要可以滿足你,誰也沒所謂吧。」
  「閉嘴!」一聲巨響,周瑜的巴掌落在孫策的臉頰上。
  錯愕不已的,不只周瑜,還有孫策。
  「我…」周瑜很想說他不是有心的,可這情況下,說什麼也無補於事吧。
  「很好!既然你厭倦了我的話,就回去魏國那裡吧!」
  「為什麼你不肯聽我說?事情不是這樣的…」
  「聽你說你喜歡上曹丕嗎?」
  「是這樣沒錯,可是…」
  「既然你已經承認了,就沒什麼可以再說了吧。」
  難道還要聽到公瑾說已經不愛他嗎?
  「伯符,別這樣。」
  「別這樣?那你想我怎樣?行!那我們換個方式來說!」
  猝不及防的,孫策一個轉身就把他壓倒在身下。
  「伯符?!」
  孫策只用單手挾制著他的雙手,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卻粗暴地扯下他的衣帶。
  「你這個身體不是有人滿足就可以了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吧。」
  「不…停手!伯符!」
  被憤怒操控著的孫策沒有理會,腦海內只充斥著要怎麼傷害他的念頭。
  他的手滑過他的背脊,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修長的手指倏地滑入他的秘穴之內。
  「好痛!」因為疼痛而令眼眶泛著淚水,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憐,卻勾不起魔鬼的憐憫之心。
  「弄痛你了嗎?那個曹丕一定很溫柔吧?」
  把手指的數量增加,卻沒有溫柔的愛撫動作,只是單純的要他覺得難受。
  「啊呀…不…不要……」
  很痛…痛的不只是身體,心裡的還要痛上幾倍…
  「是你自己說不要的…」
  把手指抽出來,取而代之的是他那碩大的分身。
  「痛!出…出來…」下體傳來那撕裂搬的痛,一直傳至心臟的位置。
  為什麼…伯符要這樣傷害他?
  沒有給時間他做適應,他抬起他的腰,就這樣開始霸道的佔有他。
  「啊…停…不要…啊呀…」
  「在曹丕的身下你也是這樣的叫吧?」加快了速度,令他更加難受。
  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他的眼神開始失去了焦距,只可以不由自主的發出撫媚的呻吟。
  可說是強暴的行為完結後,孫策拋下了周瑜,只留下他獨自一人。
  這時他沒有哭,因為從小受的教育告訴他,男兒有淚不輕彈。
  何況這一刻,他也沒有力氣哭。
  拖著疲乏的身體,他離開了客棧。
  在這心力交瘁的一刻,他不想見誰,也不願讓誰見到他……


  當孫策回到廂房,搜遍不著周瑜的身影時,他更恨自己的一時衝動。
  該死!他是發什麼神經?居然只想著要怎麼傷害公瑾,現下連公瑾都失去了,那他生存的意義還有什麼可說?
  想不到愛之深、恨之切這句話是這麼該死的準確!
  他奔出客棧,騎上了快馬,只想盡快找回他,告訴他以後都不會再欺負他了…只要他平安無事…
  天殺的!只怪自己的愚蠢念頭!他已經失去過他一次了,他不想再失去他……


  看著床上虛弱的人兒,曹丕的眉一刻也沒鬆開過。
  他只是出去散個心,沒想到居然會遇到暈倒在路邊的他。
  還好被他找著了,不然落入哪個人的手裡,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想起來,這已是他第二次「撿」他回來吧?
  是命中注定嗎?要他不再放手?
  「伯符…原諒我……」
  曹丕嘆了口氣。
  即使是現在,在他的夢囈,也只有孫伯符的存在吧。
  只要公瑾開心就好。
  床上的人兒咳了幾聲,曹丕馬上替他倒了杯水沾沾唇。
  「大夫呢?都死光了嗎?」向著不關事的下人咆哮,曹丕的樣子顯得很像一個暴君。
  「來了來了……」剛進房的大夫在看到周瑜之後不禁打了個哆嗦。
  又是這位周公子!他已經是第二次替他看傷了。
  「還不快點?!小心你的人頭不保!」
  「小人遵命!」
  經過一番詳盡的診治,大夫終於有了結論,可卻也戰戰競競不敢直說。
  「太…太子殿下…」
  「怎樣了?」
  「周公子的傷勢…沒什麼大礙…」
  「病因?」
  大夫被嚇得冷汗直流,結結巴巴的張口結舌一個字也不敢說。
  「別要我再問一次!」
  差點沒跪倒在地,大夫的聲音已經變得顫抖非常。
  「小人…小人不敢說…」
  曹丕遏止住想要殺人的衝動,額上卻已經爆出幾條青筋。
  「說!」
  「周公子的傷…太子殿下進行房事請顧慮一下周公子的身體雖然周公子是男性但也有可能力有不逮因為始終是承受的一方所以會很辛苦所以下次請太子殿下注意一下不要讓周公子太操勞!」
  大夫一口氣像繞口令的說完,話音方落,人卻已逃得遠遠的。
  當曹丕反應過來後便發出了轟動曹府上下的一句:
  「該-死-的-孫-伯-符!」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10-0d01c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