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Torres / Fabregas

[足球][TORRES x FABREGAS] Te quiero (全)

trackback0  comment2
背景:2009年情人節,Fabregas養傷當中,12/2國際友誼賽西班牙2:0英格蘭
注意:本文與原人物沒有任何關係,純粹因為本人妄想過剩
內有女性向,N18-N21程度注意心智未滿18歲及不能接受請勿入內









Te quiero (TORRES X FABREGAS) by 翎劍舁


  電視上的直播,是久違了的西班牙國家隊再次聚在一起。這場是西班牙與英格蘭的友誼賽。看著直播的他其實一點擔心也沒有,因為他的隊友是如此的優秀,他根本就不覺得會輸掉。
  於是賽果也像他那理所當然的,西班牙以兩球取勝。
  而他悶悶不樂的原因是,自己並沒有作為其中一員參加在這個球賽當中。
  如果可以的話,他十萬個願意跟大家一起踢球!
  於是坐在沙發上,有時候會見到這個大小孩嘟起嘴,表現出一副不滿的樣子。
  西班牙國家隊更衣室內氣氛熱烈,除了是羸球賽的高興之餘,還有人起哄著要到哪去玩樂一番。
  「你們大老遠從英國回來,應該不會這麼快回去吧?」
  「可能會留個兩三天吧。」
  Casillas與Alonso的對話有點客套,雖然同為國家隊,不過沒過多久兩人所屬的球會就要比賽了,對話當中隱隱約約的有一點火藥味道。
  反而Sergio跟Torres還比較沒那麼拘謹。
  「喂Torres,」Sergio手肘輕輕撞了Torres的胸襟,「你會去找他吧?會吧?」
  Sergio笑得極其下流,Torres就知道他想說的不會是什麼好事。
  「嘿,知道你還問?」他口裡說的他,不用明言都理解到了。可是Torres沒有那麼笨,把他的名字說出來只會讓Sergio大造文章。
  他們的關係不能明言,但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就叫做公開的秘密吧?
  而其他球員正商量著接下來到底要去哪輕鬆一下。
  Villa首先起哄說要開派對,還說已經找到了非常適合的地點,於是其他人也跟著一起附和。
  他拍一拍Torres,「會一起去吧?」
  如果換了是平時他是不會拒絕,隊友間的聯誼他一向都會出席。
  只不過這天回來了西班牙,但見不到那個正在養傷的Fabregas,實在讓他掛心。
  沒想到距離近了,但想念的心情卻更加強烈。
  所以他早在比賽前就決定了,在之後的某個晚上就要去巴塞隆拿,反正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家的位置。
  「我不去了,有些事要做。」
  「喔?」Villa挑了一邊眉,笑得比剛剛的Sergio更賤,「你是去找人吧?有需要這麼心急嗎?」
  「你們玩得高興點吧。」
  對於Torres的拒絕其他人當然感到有點可惜,只有Villa一個是等看好戲的表情。
  Fabregas現正身處在巴塞隆拿的家裡,或者再過兩三星期就會回去倫敦。難得這次友賽的地點正正是西班牙……心情有點複雜。
  這比賽值得他注意的,除了是英格蘭的Beckham會否上場,他更留意西班牙那個金髮帥哥,他最愛的Torres。
不知道Torres要什麼時候回去英國呢?應該不會很快吧?還在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給他,電話就響了。
  「Villa?」
  來電顯示的確是Villa,不過背景一片嘈吵的聲音,讓他很難聽清楚對方的說話。
  「Cesc,你有看我們比賽吧?」
  「當然。」
  「我們在說,難得在英國的都跑回來比賽了,趁他們還有時間,不如大家開派對聚一下吧。」
  「好啊,什麼時候?在哪裡?」
  「後天,你家。」
  這個地點差點沒嚇得他掉了手中的電話,「我家?」
  「不方便嗎?」
  「也不是不方便啦……不過你們這麼老遠跑來我家開派對?」
  「大家都想見見你嘛,而且你是病人,不要走太遠了,我們也會負責買東西的。」
  他一直都覺得Villa像個哥哥一樣,原來他真的是這麼照顧後輩的。
  Fabregas有點感動,所以他答應了,「那你們到步之後再聯絡我吧。」
  當Villa要掛電話時,Fabregas連忙叫住了他。
  「呃……你們…是所有人都會到嗎?」
  Villa當然是心裡一百個清楚了,不過這時他還得裝不知道Fabregas的意思,「所有人啊,我想想……對了,Torres不會去。」
  「是嗎?」聽到Torres不會來,而且自己到現在還沒有聯絡過他,怕是近期都沒機會見面了吧……
  「嗯,他說他有事情要做,所以不去了。」
  「噢……明白了。」
  掛了電話後他的納悶更加嚴重。到底是什麼事情這麼重要,讓Torres不來見他呢?
  突然覺得這個派對失色了不少,沒了Torres很難會覺得好玩吧……
  相反Villa是覺得往後一定會非常精彩。
  Torres不知道派對是在Cesc家裡進行;Cesc卻以為Torres知道……雖然這樣很缺德,不過他還是覺得惡整這兩個人非常的有趣。



  離開了更衣室後,Torres開始為自己全身上下做準備,全新的西裝、領帶、皮鞋、禮物,為的就是這一天。
  以前他沒想過會跟一個男人過情人節,是的,今天是情人節。
  當然他們都不是浪漫派,他也知道Cesc不是那些著重這些細節的人。
  不過一年只有這麼個一次,難得天時地利都有了,他當然希望可以像上次的聖誕節一樣,給大家一個難忘又浪漫的一天。
  讓他煩惱的不是要買哪一套阿曼尼西裝,是給Cesc的禮物。他直覺是送糖果會比較好,不過Cesc一定會罵他把自己當小孩看。
  想起那小子嘟著嘴一臉不滿的模樣,他不自覺地笑了。
  伸手按下門鈴,等待著的這短短幾十秒,幻想著他開門後會有怎樣的反應。
  會驚訝得說不出話,然後等他在他額上一個輕吻才反應過來;還是瞪大雙眼驚訝的看著他,再主動給自己一個擁抱?
  他整了整領帶,今天的他看上去是如此的完美,西裝的裁剪完全符合他身形,讓他有十分的美好身形再添上幾分帥氣;修長的雙腿、發亮的皮鞋,看上去一切都無懈可擊。
  屋內的人來開門了,雖然那張臉很熟悉,但不是他期待的那個可愛傢伙。
  沒有輕吻、沒有擁抱,對方劈頭第一句:「Torres?」還附帶了一些嫌棄的味道。
  不是他還有誰?
  「Sergio……」剛想開口問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又有一個不識趣的走過來。
  Villa跑到門口,「Torres?你不是說不來嗎?」
  他這麼一說,屋內的人都紛紛看向門外。
  他絕對覺得Villa是有意要講這麼大聲,而且那表情擺明就是作了什麼壞事。
  Sergio和Villa一人一邊拉著他的手,他進到屋內看到大夥都齊集了,當然還有歪著頭看著他的Fabregas。
  他肯定,絕對是Viila在搞鬼!
  「Torres你怎麼會來了?」
  「而且還穿得這麼帥!」阿曼尼西裝耶!
  看到屋內的佈置,還有國家隊全員到集,加上Villa那超級欠揍的笑容,他肯定,之前大夥說要開派對,地點就是在Cesc家裡!
  至於為什麼他會不知道,這個一定又是Villa了。
  他微微低頭,附在Villa耳邊輕聲說道:「這筆帳以後我會跟你算。」
  Villa蠻不在乎的回他一個笑容,徑自走回他的位置──Cesc的身旁。
  他忍!在大家面前他不會動手揍他,可是將來若果只有兩個人獨處時就難保了!這筆帳他記下了!
  「抱歉我來遲了,」如同他穿的西裝,Torres一貫有禮的回答隊友的問題,「因為今早有個重要的會面,所以穿得比較正式,還好我趕上了大家的派對。」
  「那這個是?」
  Sergio伸手想去拿Torres帶來的一個小盒子,立即被Torres拍掉,「也是對方送的禮物而已。」
  如果是別人的送禮,那Sergio當然不好意思搶來拆開了,當然是Torres回答得夠聰明,如果他說是自己帶來送給某個人,少不免要被揶揄一番。
  Torres想悄悄的挪動到Fabregas身邊,但Villa卻像蒼蠅一樣黏在Fabregas身邊,這種情況很難把他支開吧……
  笑話,這可難不到他。
  一個踉蹌他站不穩,扶住了旁邊的Alonso,左手輕按自己額頭,表示有點頭暈。
  「Torres,你沒事吧?」
  「沒,只是有點頭暈而已……」然後又放軟腳下的力,讓Alonso扶著自己;這時他咬一咬下唇,顯得他嘴唇有點發白。
  「Cesc,你可以安排一下房間嗎?Torres他很不舒服耶。」
  聽到Torres身體不適,Fabregas撇下了Villa就趕到他身邊,一臉擔憂地看著臉色難看的Torres。
  「你怎樣了?」扶過Torres,讓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你到我房間去睡一會吧。」
  安置好Torres睡在他床上,他還細心的幫他蓋上被子,「你休息一下吧,他們走的時候我再叫醒你。」
  正欲轉身,Torres拉住了他的手,「你不在這裡陪我一下?」
  「那之後Ramos會有很多說話給我們聽耶。」
  「好吧,」Torres放開手,轉過身背對著他,「先讓我睡一下。」
  看樣子Torres好像有點生氣了?他是不是講錯了什麼啊?
  搔著頭,他還是回到大廳去跟所有人繼續派對。
  Alonso對於Torres的狀況有點擔心,在他下樓後就抓住他問。
  聽了他說之後,Alonso的擔心都不見了,還揚起了一抹笑容,「今天晚上方便的話你就讓Torres留下來吧,他不舒服不好到處去,要好好休息。」以他的了解,Torres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剛剛的都是裝出來,好為了避開Villa跟Sergio那兩個搗蛋鬼。
  那Alonso的意思是要他把Torres留在家裡過夜吧?他是沒所謂啦,反正今天家裡沒有人。
  雖然是在開派對,但Fabregas還是在為Torres擔心著,都不能玩得盡興了。
  他覺得自己對Torres真的太好了,都為了他不能專心的玩樂,他應該好好報答自己才對耶!所以等他們走了之後他就不准這副樣子像要跟他生氣,不然他就把他踹下床!



  要說玩得不高興那也不太可能,因為Villa跟Sergio一直耍寶,而且他們兩個都很會製造氣氛嘛……還有他很久沒見過的Silva,難得可以聚在一起,無無聊聊的什麼都說。偶然這樣其實很不錯,當然他更希望是在他跟大家一起比賽完之後,再加上有Torres在的情況,那應該就很完美了。
  大夥幫手收拾了一下,然後Fabregas把他們都送走。臨走時Villa給了他一個意見,「其實Torres帶來的那個小盒子,應該是給你的。」
  「給我的?」
  「當然。」Villa盡量把聲音壓低,「等會你上去就問他吧,那一定是給你的啦,可能他不好意思才沒有講喔。」
  「喔,好。」
  「那我們走了,情人節快樂喔Cesc。」Villa眨了一下眼,然後就離開。
  情人節……今天是情人節?
  他總算明白為什麼Torres會是穿阿曼尼西裝!原來今天是情人節!所以Torres其實是要來跟他過節日的嗎?
  但是為什麼之前Villa說Torres不會來呢?好奇怪喔……
  他回到房間,見到Torres還是面向著牆的背向著他,不過他知道Torres並沒有睡著,哪有人可以幾個小時都保持著同一個睡姿啊。
  書桌上放著一個灰銀色的小盒子,大約是一個手掌的大小,那個是Torres帶來的。
  「Torres,這個……是給我的嗎?」Villa是這樣說的耶。
  「……嗯。」
  「那…我可以打開嗎?」所以這是情人節禮物啊……
  「嗯。」
  深呼吸了一下,他掀開盒子的蓋,手還有點微微發抖。
  好緊張……以往都好像沒怎麼特別的過情人節,而且這次Torres帶了禮物來給他耶……
  會是些什麼呢?糖果?
  當他打開了盒子,除了看到盒內的閃亮灰銀如同盒外的色彩,然後就是……
  「耶?什麼都沒有?」
  一個空的盒子。
  「喂……嗯?」
  大大的驚訝,他轉過頭想要問那個躺在床上的人,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床上那個人立時坐起來還按著他的後腦,四片唇瓣已經緊貼。
  他沒有及時反應到,只有瞪大雙眼看著Torres的臉在眼前放大。Torres左手正按住他的頭,讓他不能從他的嘴唇逃離,而右手正搔著他的下巴,用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捏按著Fabregas的臉頰,提示他把嘴巴張開。
  很配合的張開口,伸進他口腔的除了是Torres的舌頭,還有一點甜甜的味道……
  是巧克力!Torres、Torres用嘴餵他吃巧克力!
  就算他膚色比較黑,也不難看到因為這時的害羞而臉紅了。
  一個不小心居然把巧克力吞到喉嚨去,他立即推開Torres,還一直咳嗽著。
  「沒事吧?」Torres呼了口氣,那種感覺有點無奈,他真的不知道要哭還是要笑,明明這點子那麼浪漫深情,經他這麼一搞什麼氣氛都沒了。
  他幫他拍著背,希望沒有被噎住才好。
  咳了好久他總算把那甜的東西吞下去了。該死!這種方法還真是危險!「我差點就要死掉了!」
  「我還以為你會很高興。」
  「被巧克力噎倒誰會高興?」他差點就忘了盒子是空的!「禮物呢?」
  Torres用力拍打他伸出來的手,讓他叫了聲痛,「你剛剛吃了。」
  「吃了?那個巧克力?」
  「不然呢,你還吃到什麼?我的嘴唇嗎?」Torres刻意的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所以一開始那盒子是放了顆巧克力,然後Torres先把它放進自己口裡,再等他拆開盒子後發覺什麼都沒有再來吻他……
  他感覺好像被耍了耶……「你這人也真討厭啊,老是在捉弄人!」
  「好吃嗎?」
  「你是問那巧克力,還是問你的嘴唇?」Fabregas板起臉,眉頭糾結起來。
  不錯嘛,這小子學乖了,開始懂得他問題的意思,「兩樣。」
  「巧克力當然是不錯,至於另外那樣嘛……」
  他主動的把臉貼向Torres,而且湊得很近,近到Torres以為他要親自己一下……「檸檬味?」原來他是在聞自己的唇!
  「是啊,檸檬味。」他真的無力了。
  反而Fabregas像看到什麼古怪的東西,還帶有一點不屑的眼神,「你居然還塗了檸檬味的!」
  「這是為了誰呢?」
  呃……對耶,今天是情人節。
  「而且,我的禮物呢?」這回到Torres伸手向他要禮物。Fabregas壓根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當然沒可能有準備了
  看看房間裡有沒有什麼可以拿來當禮物的……他書櫃下面一堆的甜食?那可不行,Torres又不會吃,送給他只會浪費啦。
  想了想,他覺得這樣說是最好的,「我把床讓給你睡了,你還想要什麼禮物啊?」
  「哦,原來有人沒準備。」
  「我……」好啦他是沒準備,不過他當然沒有這麼容易認輸!「你不是說你不來嗎?」
  「誰說的?」
  「Villa。」
  沉默了一會,看著Torres的臉色陰暗下來,他覺得有點不妥。
  「怎…怎麼了?」
  「他說我不來,你就不會自己打電話問我?」
  這麼兇幹嘛!「你…你要來你不會自己打電話跟我說嗎!」
  好了其實現在他們都知道一切都是Villa在搞鬼,只是Fabregas一向不會先認錯,而Torres也沒有這個習慣。
  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就像玩大眼瞪小眼,誰先移開視線誰就輸。
  可是長時間看著穿了阿曼尼西裝的Torres並不是一個好主意,想不到原本有一百分帥的Torres,阿曼尼西裝可以讓他去到二百分帥。
  所以Torres發現Fabregas的視線很快已經轉移到他的西裝上,還看得出神,他就不禁笑了。
  這小子真好搞定,一套西裝就讓他發呆了。
  「所以我的情人節禮物?」
  為什麼Torres對於這種小事這麼斤斤計較啊!
  「好喇……我沒有準備。」他都不太敢看著Torres了,只好轉過頭。
  他等著Torres給反應,可是他沒有說話。Fabregas瞄了他一眼,發現Torres的表情似笑非笑,但沒打算要開口。
  「不要這樣看著我!你說,你想要什麼,我明天就給你準備!」
  「Cesc,現在也可以。」
  「現在?」都這麼晚了,他要到哪裡去買禮物給他啊?
  Torres親了他的臉頰,但唇瓣沒有離開他的臉,一直輕輕的,由臉頰到下巴,然後到頸側,像在告訴他這個親吻是一個路線,會在他身上一直延續下去。來到了他頸側的位置,Torres咬了他一下,不太用力,只是純粹想給他的皮膚來點刺激。
  現在!他知道Torres的意思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哪有人連一個親吻都有這麼重的色情意味!
  可是老兄,他沒想過是在今晚耶!雖然他們很久沒見了……但不代表一見面就要做吧?
  「等一下!」他推開Torres,後者已經是一臉不耐煩。
  破壞氣氛高手一定是他這個情人。難得他決定今天要浪漫一番,當然少不了甜蜜的一晚,卻連番遭到挫折。
  比聖誕節那晚更難捱。
  「我…我先去洗澡!」
  「喔?洗澡?」Torres略挑眉頭,不耐煩的神情已經消失了,眼裡正閃爍著不知名的光芒。
  「對啊……今天開派對都還沒洗澡,你等我!」
  Fabregas覺得這個點子還滿成功,當然他並不是真心真意希望洗完澡再做那檔事。Torres也知道他真正的用意,他是希望在洗澡完畢後看到自己在他床上睡死了,這樣就不用煩惱怎麼推卻了。
  如果說男人都是被慾望支配的動物,那Torres敢說Fabregas絕對是例外,因為他是被甜食所支配的。
  所以他要放棄嗎?不,如果Cesc覺得他會等到睡著就太天真了。
  站在浴缸裡,Fabregas利用牆上蓮蓬頭灑出的冷水讓自己降溫一下。
  他不是不想啦,只是最近好像一見面就會……那不就像為了性才見面嘛,他不喜歡這樣啊。
  都是Torres不好,沒事幹嘛跑來跟他過情人節!送巧克力就算了還要用嘴巴餵!平時穿西裝還不夠今天還要穿阿曼尼!
  「嘿,Cesc,洗澡用冷水對健康不好的。」
  有雙白晢的手從他背後伸出來,幫他調了水溫,開了熱水的開關,頓時灑出了有點偏熱的水點。
  「喔……」他呆呆的應腔了,還想跟對方道謝幫他調水溫時,才發覺事情不對勁,「Torres!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剛剛,你發呆的時候。」
  他一轉身,臉就幾乎貼上了Torres的胸膛。Torres當然脫下了全套西裝才進去,他也不想新買的衣服就這樣弄得濕漉漉的,而且有時候裸體也不一定是最刺激。
  這時候Torres還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不過都因為濕透的關係而變成半透明,而且還是中門大開的那種……Fabregas目定口呆看向Torres下半身,居然只穿了一條三角褲!
  糟糕他好像要流鼻血了……那根本就等於什麼都沒穿,但比起那卻更刺激他的大腦!
  到底是因為水溫太熱,還是他體內自行升溫了?他覺得現在混身都在發熱耶……
  「看夠了沒有?」有必要這麼誇張嗎,他又不是沒看過。
  「看夠了……」完全是呆滯的回答,他的視線還未能從他的胸肌上離開。
  Fabregas盯著他的眼神實在是有點變態,不過他似乎沒有發現到自己的處境其實比較危險,因為他才是全裸的那個。
  「你不是說要洗澡?」
  「喔……是啊,當然了。」他真的差點忘了!可是……「你在這裡我要怎麼洗啊!」
  「唔,那……」Torres伸出兩手按在Fabregas身後的白瓷磚上,把他困在自己雙臂之間,「那就不要洗了……」
  稍為的俯下身,幾乎是含著他的耳垂來說話。
  呼出的氣令他不自在,而且有點混沌,再這樣下去他腦袋真的要罷工喇。
  「等…等等,聽我說……」
  「情人節快樂,Cesc。」
  Torres邊說邊舔舐他的耳珠,完了,他真的要淪陷了。
  「Nando……」
  他記得在他進去浴室之前,Torres的吻去到了他頸側就停了,於是他再從這個位置開始,卻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吻。
  確定了Fabregas不會再逃開,Torres的雙手抱住了他的背,隨著這個吻之後慢慢的落下。
  Fabregas還不明白Torres為什麼要半跪,他看到了Torres從下而上那角度給他的笑容時,除了發呆已經沒有第二種反應了。
  不過幾秒後他就明白了。Torres半跪的姿勢,剛好來到很尷尬的位置;他一手按摩著Fabregas的恥骨位置,另一隻手卻用力搓揉著他一邊大腿內側敏感的肌肉。
  「你…Nando!」
  讓他差點呼叫出來的不只這些,更大原因是Torres毫無預警的就把他下身那男性的象徵含進口裡。
  「放、放開喇……」羞死了!是因為背上的水溫太熱?還是因為Torres這種行為?天啊……他們從來沒試過這樣瘋狂耶!
  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在他口中充血而漲大,而且隨著他似吞非吐的吸吮動作,力氣已經快速地流失,現在整個人只能靠在牆上,還幾乎不能站穩了。
  該死、該死、該死!
  他雙手都抓住了Torres的頭髮想把他拉開,但是因為Torres的動作而讓他沒力氣去抵抗,只有盡全力讓自己站好,倚著牆邊開始急促的喘氣。
  下身越發越熱,他都快要不能思考了,可是又不能放縱自己……只是感覺支配了一切,而且這種感覺只有Torres才能給他。
  一種還不算陌生的感覺在下腹亂竄,就像擴散一樣傳到了身體每個部份。他當然知道這種感覺代表什麼,所以他只能用僅僅剩餘的一點理智去叫Torres趕快”住口”。
  「呼…呼呼……你…Nando…停…快停下來……」
  意外地Torres聽從了他的說話,他放開口之後,看到他的那根輕微的顫抖著,還滲透著一點點透明的液體。
  Torres的手指在他的前端來回打圈,那種癢癢的感覺讓他更難受。
  他剛才是不是應該讓Torres繼續發揮?
  「你…呼哈……你想怎樣喇…」
  「Cesc,你真的好可愛耶。」
  他那種感嘆的語氣聽上去就怪怪的……
  事實上Torres講完以後,又立即把他那昂起的部份含進口裡,而且還深入到他的喉嚨。
  「嗯!」
  隨著Torres喉嚨那濕熱的溫度,還有他幾下用力的吸吮,Fabregas沒能忍住的在Torres嘴裡解放了。
  難以置信!他、他居然在Torres口裡……
  他從來沒有想過!所以這時他還不知所措的亂搓著Torres的頭髮,「快!快點吐出來!」
  救命呀!Torres其實是不知道什麼叫羞恥吧?他現在可是羞死了!
  Torres嘴巴還沒有張開,卻笑得非常惡質。
  噢拜託……不要是他想的那樣……
  「不准吞!你給我吐出來!」毫不留情的拉扯Torres的臉頰,不用說他也知道自己現在臉很紅,所以他極有衝動想轉過身去撞牆算了。
  如果不作弄Fabregas的那個就不是Torres了,「吞了,抱歉。」
  可是他的樣子很難看,五官都扭在一起了。
  「……什麼味道?」
  「巧克力吧。」
  「你去死!」
  他是沒氣力了,不然一定會踹他一腳的!
  Torres站起來,摸一摸Fabregas的頭,「抱住我的頸Cesc,不然你會掉下去的。」
  「掉下去?」
  冷不防Torres抬起了他的雙腿,讓他整個人失了重心向後倒,背脊貼到牆上,本能反應的伸手環住了Torres的頸項。
  「所以我就說嘛。我要進去了喔,Cesc。」
  Fabregas把頭埋到他的頸肩之間,「……隨便你啦。」
  把他的腿分別置於自己腰間的位置,對著那有點緊窄的小穴慢慢地進入。
  「嗚……」
  「會痛嗎?」
  「不…不會……」
  Torres吻了他的額,輕柔的動作希望讓他放鬆。
  他希望自己能做一個溫柔的情人,而不是霸道的侵略者。
  「Cesc,放輕鬆……看著我,覺得怎樣?」
  嘗試轉移他的注意力,那應該是比較有效的方法。
  「好帥……」
  「那,讓我吻你一下怎麼樣?」
  「怎麼聽上去…好像是我比較吃虧……」
  「是喔,最吃虧是你了。」這種時候還不忘跟他鬥嘴,而且他的嘴唇半開半合的一直喘著氣,都可愛得讓他想不顧一切的狠狠地要他幾遍。
  當然他只會這樣想,他才不捨得讓他的Cesc難受呢。
  在他的親吻之中,有意無意他都會舔舐Fabregas的下唇瓣,然後又輕啃著,希望讓他覺得舒服。
  同一時間他緩慢的挺腰,一點一點的深入;直到雙方的呼吸都變得粗糙時,Torres已經完全進到他體內。
  「Nando…好熱……」
  兩人都忘了浴室的蓮蓬頭一直都沒有關,還向兩人灑著熱水。
  Torres兩手都抱著他的雙腿,沒有辦法騰出手來調節水溫。
  「那我們快點,好不好?」
  Fabregas點點頭。得到他的同意,Torres總算可以放心的進攻。
  他先是緩慢的抽動,讓那洞穴的內壁適應這種摩擦,直到抱著他的人開始忘我的喊叫時,他的速度便開始加快。
  「Nando…快、嗯…Nando……」
  環住他頸項的手力道增大,顯出他受的刺激也不少。
  「Cesc…Cesc……」Torres在他的耳邊低喃,誘惑他向著更混亂的方向。
  「快…點……嗯哈…Nando、快……」無意識的催促著,因為Torres帶來的快感,已經混淆了理智,而且身體每處都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雖然他說不上來是怎麼一回事,但他知道這種感覺還能再昇華讓他更舒服的。
  一直等著他催促自己,現在時機成熟了。他抓緊了用力挾住自己腰部的大腰,然後每一下進出的動作都非常深入──幾乎完全退出來,在快到達出口時又一舉挺進到最深處。
  「Nando、Nando!」
  最後的瞬間,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的,將忍耐已久的慾望解放。
  而Torres在他體內的解放,剛好就是他所缺少的那種感覺,在最後一刻圓滿的結束。
  Torres很慢很輕的放下Fabregas的雙腿,而他暫時也沒有多餘的體力站起來,索性就這樣坐在浴缸裡面。
  「很累了吧?」
  「廢話。」
  他已經節制了,不過好像還是有點過火?「你累了就靠在我身上,我幫你洗乾淨好了。」
  「還說洗乾淨!你居然給我……」說到一半話已經說不下去了,臉卻是飛快地再次紅透。
  「怎樣?射在裡面嗎?」
  「你這個白痴!有必要說得這麼清楚嗎!」氣死了、氣死他了!
  Torres放了一個浴缸的溫水,自己先坐下去,充當了他的背墊,讓Fabregas半躺在他懷裡。
  「Cesc,今天情人節,你有什麼還沒跟我說嗎?」
  「啊?沒有,已經過了十二點,現在是十五號了。」
  他決定了要耍賴!
  「嗯……」
  他背後的Torres只是簡單應了聲,之後就沒答話了。
  水溫很暖,但也不及Torres的胸腔又暖和又舒服又安全……好喇他只是不想簡單的順他意嘛。
  「……Te quiero。」
  「什麼?」
  「我只說一次啦,聽不到就算了,我不會再說喔!」
  這次只聽到Torres的笑聲,然後是他伸手摟住了自己揚起的水花聲。
  很順便的Torres還在他臉頰上又親了一下,「Te quiero。」



==END==

後記:
“Te quiero”是西班牙語的我愛你Vv
遲來了一天的情人節賀文,還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XD
今次已經挑戰了我最大的極限了OTL
然後我有想過從此以後不寫H因為真的腦殘了啊啦啦啦Q口Q!!!
((因為寫足球同人我純情了很多啊XD))
不過我相信Cesc跟Torres每天都在過著情人節的XD
還有就是曾經上次Portsmouth對Liverpool那場,我居然跟丸說了如果Torres入球我就寫激H!!!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這樣說的OTL
所以丸,我現在寫了喔!!有實踐到了喔!!!XD
可惡,下次我一定要說如果Torres沒入球就寫Cesc反攻的XD(喂!)
非常感謝收看,因為實在非常非常害羞所以看完後請忘了吧XDlllll
我不想承認我失敗所以不准叫我loser XD!!!






==題外話==
還有這是新弄的簽名檔XD↓↓
cesctorres03.jpg

因為跟丸msn時他用Torres的那個頭像,跟我用的Cesc頭像原來會這樣互望的XD!!!
又因為情人節所以弄了這麼古怪的東西了XD

 
No title
oh yeah~這麼做就對了Torres,不過我想如果Torres送cesc糖果的話,cesc光是看到包裝應該就會"Yeah~~"的一聲收下,就算裡面是甚麼東西都不在乎...喔喔喔喔甜心cesc你真的實在是太好了~~(L)(L)(L)
Shingo這次有寫的很害羞唷!!!!!放心有激到有激到!!Torres應該要付錢給你了~~(請不要找他老婆要,謝謝XDDD)我真的實在是太羨慕Torres了>/////<
Re: No title
所以Cesc絕對會被Torres拐走!!!以後Torres送給我老公的禮物都要先經過審查,不准送甜食來得他歡心XD!!!
真的太害羞了>///////<破壞了我清純的形象XD(毆)
我也超羨慕Torres耶!!!他都把Cesc吃乾吃淨了我居然還沒有吃過!!(喂)
那poma,幫我跟Torres溝通一下,我要英鎊OuO(伸手)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102-cc51ce2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