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三角圈 (策瑜+丕瑜) [完]

[孫策+曹丕x周瑜][N18]三角圈(番外)

trackback0  comment0
三角圈(策瑜+丕瑜)(番外)(N18) by 翎劍舁


  炎熱的夏天晚上,蟋蟀在松林間愉快的鳴叫著。非常罕有地,東吳軍師的房間傳出吵罵聲。
  「公瑾,無論你說什麼我也不會贊成的!」孫策背對著周瑜,像小孩子般耍脾氣。
  「這個不是你贊成與否的問題,」周瑜才有的動怒,「本來就決定了明天要出征,而且我還是軍師,立了軍令狀,怎能不去?」
  早些天在吳國的軍事會議裡,已經決定了明天將是攻打蜀國的日子,偏偏阪孫策就一直反應,而且理由還無聊得緊!
  這個江山究竟是進的哪?!
  「我是怕你受傷嘛…」怕他真的會生氣不理睬他,孫策像隻樹獺似的在他膊上磨蹭。
  冷不防一隻手從旁把他推離周瑜的身邊。
  「不要碰公瑾。」
  孫策也不是好欺負的,立即一拳回過去,卻被周瑜擋下了。
  「公瑾!你怎麼…」
  「不要吵了好不好?」周瑜沒好氣的看著兩人,只感覺頭有點痛。
  「哼!看在公瑾的份上!」
  「別搶我的話!你這麼一個魏國小鬼偷偷跑來這裡幹嘛?」
  在周瑜房裡的另一個人便是魏國太子曹丕。
  「不是小鬼!我可是堂堂魏國太子!」
  周瑜嘆了口氣,按著正在發痛的太陽穴。
  雖然他是冒了很大的險過來勸他不要出兵蜀國,可他沒想過如果被人發現了的話,他還是不得不親自把他抓起再正法嗎?
  「不管你們怎麼說,明天我依然會帶兵。」
  「公瑾!」孫策一臉擔憂的樣子,抓緊他的肩膀,「我怕你會像上次一樣,被別的人渣給虜走了,所以才想你去…」
  曹丕狠狠瞪他一個白眼,卻沒有反駁。
  如果不是那次戰役,他跟公瑾也不會有現在的關係……
  「公瑾,你對我的愛已經夠少了,要是再分給別人,我會受不了的。」
  二人深知周瑜一向是個受軟不受硬的人,所以決定來個動之以情。
  「這…」對著他們的擔憂,他可是很感動,但這不成理由嘛,「我保證,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了,所以你們就放心吧。」而且怎麼把他說得很花心似的?
  聞言,孫策與曹丕對望了一眼,然後露出詭異的笑容。
  周瑜發覺背部好像有陣莫名的涼意。
  「公瑾,」曹丕的語氣轉變成異常溫柔的模式,「明天的一仗,蜀國的主公一定到不了…」
  「你說劉玄德嗎?」為什麼?
  「因為,」曹丕貼近他的臉,呼出的氣息騷著他的耳朵,「我父皇昨天已經把他”請”到魏國了。」
  「還有喔,」孫策再加上一句,「他們的第一猛將也不會在了。」
  「子龍?」
  「對,你猜我們吳國,誰與蜀國的人關係最密?」
  「伯信嗎?他跟蜀的姜伯約好像很要好…」
  「嗯,」孫策點點頭,「我把一些東西給了他,叫他帶給馬孟起。」
  當下周瑜完全明白了他們的意思。「你們認為,敵方的主公跟大將都不在了,這仗就打不成了?」
  原來他們早就預料到他一定會出戰,才做出這種事……
  兩人理所當然的點頭,卻一同被敲了腦袋。
  「在這種有利的情況下還不出戰,更待何時?」難得形勢大好耶。
  「公瑾,你的意思是…」
  「當然要去了!」那樣要滅蜀就容易多了,之後只要再滅魏,伯符的大業就完成了!
  「公瑾…」
  「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最多那時候不殺子桓的爹,讓他歸降東吳!
  心裡面已經有了全盤計劃的周瑜,沒有對身後的兩人有戒心。驀地,孫策一把抱起他,把他放到床上。
  孫策跟曹丕比了個眼色。
  事到如此,只能用最後一步了。
  「小瑜,別去好嗎?」雖然是詢問,氬語氣有著不容拒絕的氣勢。
  然周瑜的臉卻迅速紅透。
  在旁的曹丕看傻了眼,因為他不明白周瑜的反應。
  「策…別這樣…」只有在做那種事的時候孫策才會這樣叫他,那現在他不就是打算…
  「小瑜…當是為了我吧…嗯?」孫策吻上他的唇,伺機奪走他口腔內的氧氣,令他腦子裡迷迷糊糊。
  趁著還有一點理智,他用力把孫策推開。但卻因為缺氧形成那種紅著臉喘著氣的曖昧煽情畫面。
  「既…既然我是軍師,行軍打仗的事,我說了算。明白了嗎?如果有誰的話違抗,我也一樣會用軍法處置他。」
  「那我來問你,現在誰是君主?」
  「自然是孫堅殿下的長子,就是伯符你了。」
  「說得好,那我要你不帶兵,你也應該聽我的吧?」
  曹丕在一旁暗自吶喊。想不到看上去沒什麼智慧的孫伯符會有此一著。
  居然搬出身份來壓他?但他周公瑾也是不是省油的燈,「可是將在外,王命有所不受。」
  「小瑜,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是嗎?」
  怎麼了?剛在不是說了將在外,王命有所不受嗎?
  周瑜有點疑惑孫策的用意,但也點了點頭。
  接下來孫策的話,差點沒讓周瑜和曹丕兩人噴血。
  「那,君要臣做,臣不能不做吧。」
  「孫…孫伯符!你這是什麼不要臉的說話!」
  周瑜的臉比剛少還紅個幾倍。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孫策已經把他背向自己的抱到腿上。
  「伯…伯符!你…你要幹嘛…」
  孫策的笑容加深,然後往他的脖子吻去。雙手不安份的拉開他那單薄的衣裳,露出白晢的胸膛。
  「不…伯符…」他的雙眼濛上一層水汽,視線開始模糊,看向訝異的曹丕,打算求援。
  「子桓…幫我……嗯!」
  孫策的雙手已經滑落到他的兩腿之間,在褲子內輕輕的摩擦著他的大腿內側,似有若無的觸碰那男性的象徵。
  「小瑜,你真的好敏感喔。」
  在曹丕的眼裡,他只看到周瑜的撫媚動人,對他來說簡直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按捺不住的,他趴到周瑜身上,瘋狂的吻著他的唇。
  激烈的吻綬綬從唇上移開,沿著鎖骨到達胸前的花蕾。
  他的舌頭滑過,感覺到他的身體傳來一陣顫動,滿意的輕咬著那其中一顆。
  「嗯…子桓…不要…你這樣子…我…我不再理你了…嗯呀…」
  曹丕用手撫摸著沒被他舌頭寵幸的另一朵花蕾,露出邪佞的笑容,「公瑾,說這種話的壞孩子要接受懲罰喔。」
  這下子完了!連一向對他唯命是從的子桓也跟伯符同一陣線了。
  「你們…痛!」
  倏地孫策用兩根手指探進他的秘穴,在裡面肆意的翻弄。
  「嗯呀…痛……伯符…」
  被異物入侵令他感到痛楚,可熟悉的快感卻緊接而來。
  「小瑜果然是壞孩子呢,都露出這麼舒服的表情了,還要說很痛喔…」孫策的手指加到三根,並且往更深處探索。
  當他觸碰到他體內的某一處時,強烈的快感如電流般瞬速竄遍他全身。
  「啊呀呀!不…那裡…不要…啊哈…」
  孫策壞心眼的加重手指的力道,不壞好意的向著曹丕:「魏國的太子,你說我們家的小瑜是不是該好好的懲罰一下了?」
  不…不會吧?伯符居然…看來他只能向子桓求救了!
  「子…子桓,不要…啊!」
  在他還沒說能說出完整的話,孫策用另一隻手抓起周瑜的腿,使他失去重心,向後倚在孫策的胸膛上。
  周瑜的身體在曹丕的身下完全一覽無遺,對於剛才的請求,曹丕身然忘得一乾二淨了。
  曹丕俯下身,慢慢的用舌挑逗著他的分身。當周瑜發出撫媚的呻吟後,他把整個含進口中。
  在他的口腔裡,他用舌仔細舔過每一吋,然後從根部開始吸吮,一直到頂端,他靈巧的舌在上頭打轉。
  「啊呀…嗯……啊哈…不、不行了…嗯啊…」
  承受著三方面的刺激,令周瑜的快感加倍,接近爆發的邊緣。
  可在這時候孫策解下了他頭上的額巾,曹丕也很有默契的接詔,然後把它綁在周瑜的分身上。
  「你、你們…啊呀…」曹丕的壞心眼也不比孫策少,在這情況下他還是繼續的刺激著他敏感的下身。
  「公瑾,這是懲罰喔,所以現在還不行。」
  「熱身運動就到此為止吧。」
  「你…你說,熱身?!」不會吧?剛剛那些只是熱身?
  孫策愉快的笑,把在他體內的手指抽出,取而代之的是他那碩大的分身,挺進他體內。
  「嗚啊!啊呀…」好不容易才平伏下來的快感再度湧現,而且來得更激烈。
  「好棒…小瑜的裡面好棒喔…」
  「嗯…策……啊哈…」
  被遺忘在一旁的曹丕抓起周瑜的下巴,「公瑾,看著我…」
  「啊哈…呀…子、子桓…嗯唔…」
  「公瑾也會跟我做吧?」他才不要讓那個孫伯符一個佔著公瑾呢!
  因快感失去理智的周瑜根本沒聽進他說什麼,光是應付孫策那猛烈的攻勢就讓他快要昏倒了。
  「好嘛?嗯?」曹丕像只小狗的舔著周瑜的唇,引導他回答了「好」。
  曹丕的分身貼近他的秘穴,因為孫策已經在他體內,他只得慢慢的挺進。
  「痛!」加倍的異物入侵體內,帶來撕裂搬的痛。痛楚掩蓋了快感,把他的理智給召回來。「好、好痛!出去!」
  痛楚令他的眼眶泛淚,這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是惹人憐愛。
  「乖,公瑾,很快就好了…」曹丕拭去他眼角的淚,輕輕吻上他的唇。
  孫策騰出一隻手愛撫著他那因痛楚而熄滅的熱情,熟練的動作喚回快感,重新襲上他的腦袋。
  「啊呀…唔……啊…」
  曹丕一點點的推進,在周瑜沒有反抗下終於也順利的進入。
  當他開始適應這種感覺,曹丕扶著他的腰枝,緩慢地抽動。
  「啊呀…呀…子桓…哇啊!呀啊…啊--」
  這時候也在他體內的孫策惡意的繼續他剛才未完成的事。
  「你們…不、不要…啊哈……不…啊呀…一起…嗯……」
  雙重的刺激磨擦著他的內壁,過度的快感令他不能完整地表達想說的話。
  然而這種快感卻帶來極大的痛苦,因為下腹一直無法解放而累積的灼熱令他難以忍受。
  「下面…嗯……啊……」
  「小瑜,這時候你應該說什麼呢?」
  「…求、嗯啊…求、求你…」
  「小瑜最乖了……」孫策把布帶解開,讓他解放。
  過後的滿足,幾乎帶走他全身的氣力,周瑜累得趴在曹丕身上。
  可是,「公瑾,還沒有完結喔。」
  「什、什麼?!」
  孫策和曹丕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一個固定他的雙腿,一個扶著他的腰際,二人開始猛烈的抽插。
  「啊、啊呀…不、不要了…呀哈…不……」
  孫策把他的頭轉向他,深深的吻上他的唇。
  「公瑾…再一會就好了…」
  孫策與曹丕加快抽插的速度,強大的快感令周瑜的腦袋超出負荷。
  「伯、伯符…嗯啊……子桓…」
  低吼了聲,二人同時在他體內釋放。
  高潮所帶來的快感幾乎令他身體負擔不了。累透了的周瑜靠著孫策的胸膛昏睡過去。

* * * * * * * * * * 

  隔天東吳果然沒有出師蜀國,但吳國主公卻差點在內部被殲滅。
  「公瑾!你冷靜點…噢!」孫策狼狽的避過飛向他臉的茶壺,至於瞄準他左腿的書本雜物已命中目標。
  企圖用雜物把孫策幹掉的周瑜趁著這機會抄起椅子往孫策扔去。
  「公瑾!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嗎?」孫策接過椅子,用來擋下其餘的攻勢。
  「這句話該是我說的!」這兩個白痴!不知節制二字怎麼寫,害他今天差點下不了床!
  面對著發飆的周瑜,孫策有點不憤。
  那個曹子桓溜得真快!現在只有他一個被公瑾罵…
  「你是在想子桓好運,溜得夠快,是吧?」
  「嗯…咦?」公瑾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的?
  周瑜露出招牌式的溫柔微笑,但通常他這樣笑時,都會令孫策心裡覺得毛毛的。
  「我跟子桓說,三個月之內不准到吳國來找我…」
  這個愛黏著公瑾的小鬼?會嗎?
  「你在想他怎麼會乖乖離開?」
  孫策點了下頭。
  周瑜的笑容加深,「我說,如果他不依的話,那在餘生的日子裡,我們見面的地點也只會是在戰場上。」
  難怪曹子桓那小鬼溜得這麼快!
  他開始有點同情他了……
  「伯符…」
  周瑜輕柔的呼喚令他的戰慄感升到最高點。
  「怎、怎麼了?」
  「這三個月之內不准碰我,知道了嗎?」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孫策不懷好意的笑,「如果我不依呢?我們都是吳國的人…」公瑾又不會跑到魏國去。
  是算準他不會到魏國找子桓了…還好伯符的腦子裡除了那檔事都還有點別用的。可他這東吳軍師並不是浪得虛名。
  「可是蜀國的將領們應該會歡迎我的,尤其是諸葛孔明…」
  公瑾的意思是…「你、你要搞外遇?」
  「你自己說的喔,如果你不依的話,就這麼辦吧。」
  孫策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他的公瑾以紅杏出牆來要脅他?!
  「你、你敢?」
  「你說呢?」
  嗚…公瑾可是說到做到的人耶……
  「公瑾大人…」
  周瑜綻出前所未有的燦爛笑容,「給、我、出、去,現在!」
  結果孫策只得沒命似的逃出周瑜房外。
  接下來的三個月,大家也見識到從來沒有如此順從的小霸王孫策。馴獸師自然是偉大而又美艷的軍師周瑜了。


~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12-23865e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