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孫策x周瑜]風鈴‧雪中桃(上)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雪中桃(策瑜)(上) by 翎劍舁



  窗前一陣微風吹過,為屋裡更添了點寒意。被風輕拂的風鈴,發出一聲聲清脆的叮嚀聲,輕輕的,柔柔的。

  案前的人抬起頭,迎著在屋子裡打轉的寒風,微捲起他一頭烏黑的長髮。

  儘管別人說他看上去怎樣的冷若冰霜,臉上像覆了層雪;可這些年來,只要聽著那只風鈴的響聲,總會不自覺露出微微的笑容。

  「公子,要幫你把窗關掉嗎?」端來熱茶的婢女走近窗邊,看著窗外的細雪紛飛。

  「不用了。」他喝了一口熱茶,聽著風鈴傳來的聲響,又再低頭專心他的學習。

  婢女看著他的臉龐,不禁看得有點出神。

  她在這裡服侍了公子接近三年了,也不是不知道公子比任何女人都美,可是公子美而不媚,所以令人怎看也不會生厭,而且還覺得越看越好看。

  「怎麼了?」

  「沒…沒有,公子,別人說風鈴的聲音可以助人寧神,想不到是真的。」婢女緊接道:「可是公子,這風鈴已經殘殘舊舊的,為什麼不丟掉買一個新的呢?」

  之前有好幾次她都想把它丟了,可是怕公子不喜歡…

  「這是一位故人送我的。」

  婢女的笑容帶點曖昧,「是姑娘嗎?」公子會這麼緊張,應該是心上人送的吧?

  「不,」他的神情黯淡下來,「是一個……好兄弟。」

  她的表情洋溢著愉快的笑容,完全沒有掩飾,「我還以為公子這麼努力學習是為了那位故人呢。」那是說公子不是為了迎娶某位姑娘才努力囉。

  「這妳倒說對了,」他放下手上的筆,定晴的注視那晃動的風鈴,「在這亂世,我要協助他打一片天下。」

* * * * * * * * * *

  夜深人靜,過往的記憶就像潮水般湧入他的腦海裡--

  「小瑜,他看我帶了什麼來給你!」一臉稚氣的男孩唬向他,手裡還拿著一個黃銅色的小飾物。

  那是他五歲那年的冬天。

  「阿策!」能跟他打成一片成為好友的,幾乎就只有孫策一人。

  「送給你的。」年少的孫策把手中的物體放進他手中,一臉高興的樣子。

  這個是…「風鈴?」

  「呵呵,小瑜真厲害,這個也知道。」

  孫策那敬佩的表情,不知讓他笑好還是應該感到驕傲。

  「為什麼要送給我?」

  孫策揉著雙手。因為在嚴寒的街道上來回,令他幾乎要感染風寒了。

  「因為嘛,」孫策燦爛的笑,「小瑜答應了要當我的新娘子嘛。」

  一下子他的臉漲紅了,「你…我不是說了不可以再提這事嗎?我可是男生耶,爹爹說我將來定要幹一番大業的,所以…」

  「當我的娘子也可以幹一番大業啊,而且還可以輔助我呢。」孫策笑得更燦爛。

  他有點著急了,「那時候我又不是真的要答應你…」

  倏地,孫策一股腦的坐在地上,耍起脾氣來,「我送你桃花要你當我新娘子你不要;現在送給你風鈴你又不要…嗚哇--」

  孫策開始搓著眼放聲的佯哭。

  他沒輒,只得握緊手上的風鈴,拍拍他的肩。

  「別哭,孫叔叔說男生不可以隨便哭的…」

  孫策把哭喊聲推到最高點。

  「…好了,我答應就是了。這個我收下,總可以了吧?」

  孫策幾乎是跳起來的,眉開眼笑的樣子有點欠揍,「你答應了喔,不能反悔了。」臉上一點淚痕也沒有。

  他看傻了眼,意會到這是孫策在耍無賴,他才氣得追上去。

  「你敢騙我?好啊,給我站住!」

  「哇!小瑜,娘說未過門的妻子不可以太兇喔。」

  「臭孫策!給我抓到你就死定了!」



  兩人追追逐逐的,這種熱鬧的嬉戲,也只能在回憶裡尋找了。

  月亮的柔和光線反射在風鈴上。每次聽到鈴聲,都會令他想起孫策……

  一別三年。

  別人說剛離別時是最痛苦的,可這三年來,這種痛苦比當初更甚。

  為了孫策,他只得在那時離開。

  在彼此還沒有陷下去之前離開,是唯一的辦法。不然孫策的名譽就會毀於一旦。

  只要自己裝作不知道,一定可以就這樣維持下去的。

  他一直這樣深信。

* * * * * * * * * *

  「公子,你要出門嗎?」

  「嗯。」簡短的回答了她,他披上略為單薄的外衣。

  「請慢走。」恭敬的把他送出門,婢女的心情有點矛盾。

  這麼嚴寒的天氣,她是應該勸他穿上比較厚的衣服。可是她又知道,她家公子看上去身子單薄,弱不禁風的,但身子還是壯得很呢。

  她家公子就是頭腦好,武功也好。

  門外跑來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跌跌撞撞的跑進去。

  「你不是客棧裡的跑腿嗎?」

  「對,剛才有位爺給我十兩銀子要來給文武雙全的周公子送個信呢。」

  婢女好奇的揚起眉,「是位怎樣的爺?」

  「真是不得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人,看上去他跟周公子年紀相若,但卻有種說不出的威嚴!」

  她可不是想知道這些啦,「不是問你這個,長相如何?」

  「真是帥得不得了!一看就知道是位大人物了。」

  她自豪的拍拍胸口,「我家公子這麼出色,他認識的人一定就是這麼不平凡!」

  習慣了她吹噓的小男孩有點不耐煩,「信給妳了,記得交給周公子喔。」

  「包在我身上!」

* * * * * * * * * *

  嚴寒的冬天,霰雪紛飛無垠,不管是山,還是林,幾乎都被掩蓋成白茫茫一片的。

  漫無目的走在街上的邊界,只是心血來潮令他想出來走走而已。

  偶而也要放鬆一下自己的心情。

  逛著逛著,視線在不經意觸及某一處時,似乎看到久違了的身影。

  他趕忙回過頭,穿梭在人潮之中。

  他好希望這不是錯覺,但似乎是他太過敏感了。

  搖了搖頭。沒可能的,伯符又怎會知道他在這偏遠的村落裡。

  他如此忖度著。

  不知不覺間,他來到了桃花樹下。

  淺紅的花瓣夾雜著紗白的雪,自空中翩然降下。

  他伸出手,接下那雪花。雪在他的掌心中,被熱力融化,濕潤了花瓣,看上去就像是會落淚的桃花。

  抓緊了手,緊緊握住了那降到他手上的花瓣。一陣涼風經過,像是不捨的,但終究鬆開了手,讓它隨著風遠去。

  眷戀的視線追逐著,這次卻確實的落在樹下,再也移不開。

  「你…」怎麼會在這裡。

  「好久不見了,公瑾。」孫策陽光的笑容,令他覺得有點刺眼,他甚至認為看久了,他跟這冰雪都會一起融化在他的笑容裡。

  終於見到思念已久的人,可他竟然想不到要說些什麼。

  像有千言萬語想跟他說,但卻哽在喉間。

  「去喝一杯如何?」打破沉默的是孫策。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13-d099f1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