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甘寧x凌統]風鈴‧箭中淚(上)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箭中淚(甘凌)(上) by 翎劍舁



  吳國大街上,籠罩著一片極度詭異的氣氛。

  被派出採購的凌統正跨坐在甘寧身上,而甘寧的手則是扶著他纖細的腰枝,為詭異的氣氛濛上一層曖昧。

  整整有十多秒的時間,凌統那空白了的腦子才懂得反應過來。

  紅著臉的想從甘寧身上逃開,卻被一股力道拑制著。

  「放、放手!」

  甘寧放開手,好整以暇的欣賞著凌統狼狽的模樣。

  「是你自己撲上來的吧?而且我還救了你耶。」

  回想剛才的情況,真可謂千鈞一髮的危險情境。

  一輛裝滿了米包的木頭車就這樣在稍斜的路上直衝亂撞,站在他身旁的凌統差點首當其衝了。

  還好他眼夠明、手夠快,把他拉向自己那邊,可不慎用力過大,把凌統拉近自己身邊的時候,也被他的反衝力一下子推倒在地。

  結果就形成了那種狀態……

  說真的,要是他願意,要他這樣一輩子抱著他也甘願!

  剛站起來的凌統,靦腆的伸出手,「起來啦,人長這麼大還坐在大街上。」

  甘寧不知該感激好還是要生氣。在危急關頭救他的是自己吧?怎麼聽上去卻不像那麼回事?

  凌統把他扶起以後卻把他狠狠的推到一旁,差點沒把他又推倒。

  「幹嘛?」甘寧有點不滿,他還以為他稍為有點著緊他才會扶他一把……

  只見凌統從剛才甘寧躺下的位置撿起一串陶器殘骸。

  「呃…這個…」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就在剛才弄壞了他的東西了……

  「甘興霸,你怎麼搞的?你是吃什麼大的啊?怎麼一坐就把別人的東西壓個稀巴爛!」這可是剛剛才買的!

  甘寧的內疚取代了不滿,即使在大街上被罵他也沒心情去生氣。

  萬一這東西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那怎麼辦?

  「我…」甘寧首次發現原來他也有說話結巴的時候,「賠給你就可以了吧?」

  凌統也還是皺著眉,「還好這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不然要你死也賠不了!」跟這傢伙出來準沒好事!

  有這麼嚴重嗎?「不就是一個風鈴嘛。」但話又說回來,「可是,為什麼你要買這種娘娘腔的東西?」

  凌統的臉更加難看,「之前見到周都督的房裡有一個類似的,都督說能有助寧神,所以想試著掛。什麼娘娘腔?是你沒大腦吧?」

  凌統手上那不堪入目的零散碎片,已經破碎到辨認不出是什麼來了……

  有點心疼的甘寧自腰間解下一個他從不離身的鈴鐺,遞給他。

  「幹啥啦?」

  「賠給你啊。」

  他凝睇著手中的鈴,帶點嘲笑似的意味揚起嘴角:「這個破東西?又不是風鈴,怎麼賠我?」

  甘寧回復了平時的朝氣,咧嘴燦爛的笑,「能被風吹動的鈴就是風鈴啦。」語畢,他快速的閃到他身旁,在他的臉上偷了個香,「這當是我們的定情信物囉。」

  凌統的眼神遽然認真起來,冷冽的視線像是化作利針,要穿透他的身體。

  「甘興霸,你別忘了…」

  「父仇不共戴天!」每次提起這六個字,他都覺得心有戚戚然的,可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知道就好。」凌統收捨一下散落地上的東西,逕自遠去。

  甘寧出神的看著他的背影。

  父仇這個擔子,無論對他還是自己,都是太重了。

  他希望有天凌統可以把這擔子放下來,嘗試接受自己,可是,行嗎?

  那六個字就像無時無刻的提醒著他,他甘興霸--

  犯下了一生中最大的錯誤。

  他決定還是不要再想了,順其自然可能會更好點。

  他甩甩頭,追趕著已遠去的他。

* * * * * * * * * *

  軍營外馬嗚聲嘶嘶,急速的腳步聲衝入營內。

  「周都督!凌將軍那邊被伏兵追撃,損傷慘重。」

  營內的周瑜激憤的拍著桌。

  沒理由的,應付這種狀況,就算是有伏兵,公績應該游刃有餘…

  他沒考慮太多,拿起用慣了的細長彎刀,穿上鎧甲就騎上馬。

  「都督,你要…」

  「傳令下去,五百精兵立即隨我出發營救凌將軍。」

  「那甘將軍那邊…」

  「通知他立即回本陣。」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17-627a68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