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甘寧x凌統]風鈴‧箭中淚(下)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箭中淚(甘凌)(下) by 翎劍舁



  甘寧趕回本陣時,胸口已經鬱悶得呼吸不過來。

  要是他知道那邊有伏兵的話,他怎樣也不會聽都督的話讓他一人帶兵應戰。

  出兵前都督的部署,是要他跟公績分開兩邊夾擊敵人,可沒料到公績那邊會有伏兵出現!

  要是公績有個什麼萬一的話……

  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是希望趕快入營看到平安無事的凌統…

  可見到的場面,卻是難過的觸目驚心--

  凌統躺在木床上,戰袍上染滿了鮮紅的算,不知道是敵軍的,還是他的;胸口那裡竟插著了礙眼的箭。

  「公績!」欲衝上前卻被周瑜、呂蒙等人攔截了下來。

  「興霸,你最好有點準備…」

  他們那愧疚的哀傷神色,像是宣告了最壞的消息。

  「不!」不會是這樣的!

  他把他們推開,像發了狂的野獸,撲到凌統身旁。

  這傷能代他受的,就算是十倍、百倍他也願!

  「公績…公績……」他已經很久沒試過這麼溫柔的去叫喚一個人的名字。

  感覺到鼻子酸酸的,似乎有種東西要缺堤湧出來。

  「聽到嗎?我就在你身旁…就算你要砍我幾百刀我也不會逃的,所以快點醒來吧……」

  觸及冰冷的箭枝,甘寧沒有多考慮,稍為用力,箭枝已被甘寧拔出。

  意想不到,甘寧手上的箭沒染上半點血跡,箭尖反而緊緊的鑲嵌在黃銅色的鈴鐺裡。

  要是這箭真射中公績的胸膛…他真的不敢去想!

  「還好公績有帶在身上,不然的話…」太好了!之前他給公績的這東西居然救回了公績的命!

  凌統緩緩的張開雙眼,眼神帶點哀怨。

  「你還有其他的傷嗎?哪裡會痛?」

  甘寧的視線在他身上來回穿梭,仔細的檢查著是否還有其他傷勢。

  營內的其他人在此時都識趣的悄悄離開,一直注視著凌統的甘寧當然沒有察覺到,卻連凌統也因泛著霧氣的雙眼而看不見。

  「公績,你哪裡痛了?」

  冷不防凌統的一記右拳,甘寧的胸口便被著實打中。

  受了傷的凌統自然是使不出力,但他的主意只是想要發洩一下,也沒有想真要攻擊他。

  令甘寧不解的事,除了那個他給的鈴鐺,還有他的舉動…他正想開口問時,凌統比他搶先一步,卻是潸然淚下的哭了起來。

  「別、別哭,公績…」甘寧的手足無措令他看起來有點笨拙。

  他應先替公績包紮好,還是先要安慰他?

  思量了一會,他決定先拭去他臉上滑下的淚,而且是用吻的。

  凌統驚訝的瞪大眼,哽咽的抽泣著。

  「你…」

  「不要哭了,好嗎?」

  與甘寧不相襯的溫柔把凌統的哀傷都包圍起來,不再讓它在他心中擴散開去。

  「為、為什麼你要待我這麼溫柔?你到底想要我怎樣?」他好恨,好恨甘寧的溫柔,更恨戀上這溫柔的自己。

  「我只是想你平安無事啊。」公績在說什麼傻話?

  「甘興霸,如果當初,你也把我一箭射死,這不是很好嗎?」

  甘寧的溫柔一下子冷卻了下來。

  帶著受傷的心情,他愛憐的輕撫著凌統的臉。

  「對不起…對不起……」除了道歉之外,他沒有別的話可以說。

  「笨甘寧!為什麼要道歉?!你這樣我不就很沒立場嗎?」凌統無力的搥打著甘寧,「剛才…我以為自己快要死了,可是、可是…腦子裡居然只想到你這個笨蛋…」

  甘寧撫著他的手騰空停住,幾乎不敢相信他聽到的。

  「我居然連父仇都忘了…我對不起爹,我凌公績是個不孝子…」

  他自責的模樣,甘寧看得不捨,可卻也令他喜上眉梢。

  「公績,那你的意思是…」

  凌統的淚已經止住,他攢起眉,「甘興霸,你真的比豬還要笨!虧我還為了你而當了不孝子…」

  甘寧興奮得快要忘了呼吸。他拉過凌統,把他的頭按近自己的胸膛,雙臂使勁的擁著他。

  「沒關係!你有我在你身旁就好。」

  凌統沒力推開他,只得任由他抱著。

  由他吧,反正只有這麼一次。他氣餒的想著。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那我寧可要爹爹了。」

  甘寧面色一沉,抓緊凌統的肩膊把他稍稍推開。

  「凌公績!你害我擔心完了,現在又要傷我的心嗎?」

  凌統的態度回復拔扈,可以說是用鼻子哼出聲,「是你的不對吧?」他可不是已經完全原諒他耶。

  他吁了口氣。

  這世上會讓他如此沒輒的人,除了眼前這個凌公績外,恐怕再沒有第二個了。

  注視著這近在咫尺的薄唇,他突然好想吻下去。

  「公績,我可以吻你嗎?」

  沒有等他回應,甘寧的唇已經慢慢湊近。

  「…白痴……」接下來的話也只化作陣陣的吐納氣息,吞沒於他倆的口腔中了。


~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18-32bed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