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曹丕x曹植]風鈴‧琴中弦(下)[悲文版]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琴中弦(丕植)(下)[悲文版] by 翎劍舁



  已經有大半個月的時間,全國上下也只看到穿著白色喪服的人民。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怪異的氣氛,或者,這只是他才感覺得到。儘管這種氣氛令他不適,但日子也是如此的過,什麼也改變不了。

  窗外細雨綿綿,這種天氣最能勾起人們心裡一些不願回想,卻不能忘記的事情。

  到底有多少年了?他始終沒有回去。他不是未曾後悔,只是事情如此,結局也只能如此。

  從他說出「恩斷義絕」這四字開始,他們都深知結局--老死不相往來。

  可他在這些時間,一直希望事情會有轉機,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但他也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等待,等待奇蹟的出現。

  直到現在,奇蹟也沒有出現,而他們也順理成章地發展成這種結局。

  文帝駕崩,明帝即位,他還能祈求什麼奇蹟?

  他被趕走以後,雖獲得封地,但他也高興不起來。不能待在至親的人身邊,得到天下又如何?

  選了個日子,他是打算回去的,畢竟文帝的喪禮,身為諸侯的不出現,是怎樣也說不過去。

  可以的話,他是萬般不願再踏足那裡,那個他長大的地方。

  可是當他想謹見明帝,卻被拒諸在外,那個應喚他叔叔的魏明帝曹叡。當今聖上說的話沒人敢違抗,以至他不能出現在文帝的喪禮上。

  他不明白曹叡是以什麼心情去拒絕他,當然,這也是因為曹叡不知道這幾年他是以什麼心情去渡過。

  回不去了,但也沒打算回自己的封地。

  反正這種漫無目的的生存方式,他已經習慣了。

  既然如此,趁這機會到處遊歷吧。那個人已經不在了,自己做些什麼、發生什麼事,再也與任何人無關。

* * * * * * * * * * 

  如果這是夢,他希望這夢能更早出現。

  可眼前的一切如此的真實,而胸口傳來那種撕心的痛,幾近令他不能呼吸,似乎有些事情他是一直被瞞著。

  這是真的,可發生得太遲了--

  「德…祖?」

  艱澀地吐出眼前人的名字,腦袋還沒運轉過來。

  「子建?你怎麼會在這裡?」身處的地方,接近魏國國土的邊界,只要一天的路程,便能通往蠻夷之地。

  「這句話是我想問你的!你不是已經被處決了嗎?」

  「處決?」楊修不明白曹植的意思,「大公子沒跟你說麼?」

  「說…說什麼?」眼前的楊修,他的神情,還有他的說話,都像明確的指示出一個事實,令他追悔莫及的事情,越來越清晰。

  「那時候大公子私下把我放走了,條件是不能踏足子建你的封地。他不是跟你說了嗎?」

  好痛…胸口的痛蔓延到了喉嚨,像被烈火灼熱,一直擴散至全身。

  眼前一黑,他就只聽到楊修擔心的叫喚,然後什麼也不知道……

* * * * * * * * * * 

  看著他身子漸漸的虛弱,楊修的感嘆又深了幾分。

  造物弄人,上天跟他們開了個大玩笑。

  他心痛這樣的曹植。在照顧他快將一個月的時間,他算是明白這幾年他是怎麼過的,有如行屍走肉般,對什麼都不在乎、不著緊;即使生病了,也沒有想過要好好的休養。

  他剛回來看到了曹植的鞋子沾了些泥,便意會到是什麼事。

  「子建,明帝怎麼說?」

  他是回去找曹叡,讓他好好拜祭一下曹丕。

  「他說,他沒有我這個叔叔。」曹植勉強的扯起笑容。

  即使對象是曹叡,但被這麼說他還是很難過。

  想到當日他對曹丕說出恩斷義絕四字,曹丕當時那種難過,又何止他的百倍?

  「德祖,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對於曹植的請求,他從來沒有拒絕過,這次也不例外。

  看著楊修點了頭,曹植才放下心頭大石。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帶我到子桓哥哥的墓吧。」

  「可是,你的身體…」他的身體狀態每況愈下,哪怕是感染風寒,也有可能令他一病不起。

  「這是我最後的要求,拜託你…」

* * * * * * * * * *

  魏國的皇陵設置在郊外,守衛並不很森嚴。楊修稍為喬裝,讓守衛喝下了有迷藥的酒,便在遠處為曹植把風。

  踏過遍地的枯葉,拖著因病疲累的身體,總算來到墓前。

  「子桓哥哥,好久不見了。」

  曹植拿出帶來的一壺酒跟兩只酒杯,放在墓前把它倒滿,在自己那杯撒上一些細細的白色粉末。

  「為什麼你都不跟我說呢…

  「你知道嗎?奇蹟已經出現了,它終於出現了,可是…可是……」

  溫熱的淚滴落在緊握的手背上,自手背滑落到地上的枯葉。

  他想用袖子去拭擦,卻讓眼眶的淚流得更兇,直到視線被模糊了。

  「可是…一切都太遲了……」

  噎咽著,他拿起杯子,把酒液灑在地上,然後把自己那杯飲盡,一滴不剩。

  「如果…真的有來生,希望我們…可以再相聚……很想…很想親口跟你道歉…」

  手背上再度傳來溫熱的觸感。殷紅的液體自唇角滴下。

  內臟那像被萬支針穿透的感覺,也比不上心裡的痛。

  「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

  手中的杯掉落,倚著墓碑的身體已經沒有力氣再挪動一分一寸。

  意識逐漸遠去。迷糊中聽到急促的腳步聲。

  他吃力地睜開雙眼,看到一臉憂心的楊修,還有站在他身後的曹叡,他那種複雜的表情,已經沒有心思解讀了。

  「傳太醫來!快!」曹植有點安慰,曹叡還是顧念他這個叔叔的。

  也許只有他沒注意到,他那身素色的裝束,還有曹丕的墓碑,也全被他的鮮血所染紅。

  整個陵墓充斥著鐵锈的氣味,引來了黑色的蝴蝶,圍繞他的身旁。

  「子建!為什麼…為什麼這樣!」

  他只是以為曹植要來拜祭,沒想到你準備了毒藥……

  「德…祖……咳!」積聚在喉間的血液大量吐出,窒息的感覺令他不能說話。

  「不要說話了!你一定會沒事的,子建…」

  曹植的眼神散渙,無論他怎麼努力,也無法聚焦看清楚楊修那滿是淚的臉。

  「好睏…呢……」

  「不、不要睡!子建!」楊修的臉上、身上也沾著曹植的血。

  曹叡不忍的撇過頭。

  「似乎…看到子桓哥哥了……」

  泣不成聲的楊修只能看著曹植輕閉上雙眼,氣息遂漸微弱,直至消失。

  帶有濃烈鐵锈味的微風捲起一片片落葉,希望突破界限,突破時空的界限、生與死的界限,傳遞至遠方的曹丕。

* * * * * * * * * *

  「子建!快要遲到了!」

  他打開房門的電燈開關,卻見到他瑟縮成一團的在牆角啜泣。

  「怎麼了?做惡夢了嗎?」他貼心地拍拍他的頭。

  「對…對不起!子桓哥哥,對不起……」

  不知為何,他心裡有種難過的感覺,如果不跟他道歉的話,似是永遠無法釋懷。

  「沒關係啦,」他雖然不知道弟弟為了什麼道歉,但他憑著直覺就這樣回答了他,「上學吧,嗯?」

  破曉時分,微暖的陽光照射進房間內。

  微風透過打開了的窗子吹進,帶來了清秋的落葉。

  讓他替自己抹去眼淚,那種不安又難過的心情全然消去。

  「嗯。」

  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


~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1-8eaa46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