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曹丕x曹植]風鈴‧琴中弦(下)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琴中弦(丕植)(上) by 翎劍舁



  這兩個多月來,他沒有一天是不後悔的。

  只是今天,他的後悔飆升到前所未有的高點。

  此刻他正與唯一的好友對飲,而這位好友,理應在兩個多月前就不在人世,因為被父親處死而不在人世。

  溫著酒,嚐過菜,聽他那好友娓娓道來。

  他這才知道,兄長明白這是他唯一的好友,冒險的私下把他放了,條件是離開魏國的土地,不得在曹家再次出現。

  他錯怪了自己的兄長。

  「子建,回去吧。回去找大公子。」

  「可是,德祖…」

  當初他算是離家出走的,而且還撂下了狠話……恩斷義絕……他還可以回去嗎?

  「回去吧。」

  楊修的眼神堅定,把他的勇氣透過話語傳遞給他。

  「……嗯。」回去吧,他始終是不想失去他的。

* * * * * * * * * * 

  儘管曹丕的視線冷得可以冰凍人,他還是毫無掩飾的直視著他。

  「你還回來幹嘛?」

  「我不可以回來嗎?」

  「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兄長嗎?」

  「心裡有就足夠了。」

  「…哼。」他是冷哼,心裡卻因他一句話而萬般興奮。

  只是不能表露出來。

  「你回來找我必定是有要事吧?別說你只是想回來看看我。」

  曹植正想開口道明來意,曹丕卻似是想起了什麼的開口,「撫琴吧。我很久沒聽過了。」

  曹丕的左右把古琴抬出來就識相的退下,只剩下他倆在春意盎然的庭園裡。

  曹植悠然坐下,雙手覆在琴上。

  「要舞劍嗎?」

  他還記得,小時候每當他撫琴,他也會在一旁舞劍,是助興,也是一種鼓勵。

  沒有回答,但已經抽出了佩劍。

  曹植把專注力放回古琴上,開始彈奏。

  一陣春風吹過,庭內飄舞著粉色的花瓣;半垂的柳絮迎風擺動。

  纖幼的手指靈巧地在弦上來回彈撥;銀劍揮舞的速度跟隨旋律而變化,當旋律變得激昂時,也有默契地變得凌厲。

  他端直的跪坐著撫琴;舞劍的動作沒有間隙,全都是一氣呵成,連串貫通。

  彷似回到以往的日子,神情放鬆了下來。

  當他的指尖奏出變宮的聲調,琤琤琴音剛落下,他的態度也是從容的。

  「我見過德祖。」

  瞬間,舞著劍的手生硬的止住。

  他轉過身,劍身的銀光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最後落在琴上,琴弦應聲斷裂,一輪曲調消散於空氣中,餘音在細細迴繞。

  「我見過德祖了。」

  他淡淡的重複。

  曹丕劍尖向上一剔,直指向曹植的脖子。

  「有時間我真寧可親手毀了你,也不願讓你給別人獨佔。」

  劍尖輕輕劃過他的脖子,滲出了細紅的絲線。

  他略挑眉,「不閃躲?」

  「皇兄救了德祖,就算要了子建的性命,也當是報答皇兄的。」

  曹丕手一抖,把古琴砍成兩半。

  「只要救了楊修,你就把性命給他嗎?是誰也沒所謂?只要是救了他的人都可以?」

  曹植不語,卻讓曹丕怒火衝天。

  他伸過手,揪住他的衣領,「該死的!為什麼你就這樣重視楊修?他對你來說真的如此重要?」

  曹植終於明白曹丕所惱的事。

  原來他們所有的爭吵都是為了這種事。

  「一直以來,我最重視的是皇兄你。

  「有德祖在,我才可以與皇兄並駕齊驅,這樣我才能好好輔助皇兄,不會成為你的負累。」

  曹丕沒想過,原來曹植的用心是要輔助他。那他與楊修的交情,不就因為自己才萌芽?

  「那麼你對他是怎樣?那個楊德祖。對我呢?又是怎麼樣?」

  曹植察覺到曹丕帶來的壓逼感,卻因看不到他有太大的動作而不好意思退開。

  無故退開三步是很無禮的很為……「德祖…確實是子建的知心好友,至於皇兄…有皇…說不出的感覺。」

  看他那羞紅的臉,內心名為妒嫉的烈火算是暫時熄滅了,但他還是有個疑問,「為什麼你一直皇兄這樣的叫我?」

  說話的氣息他都感覺得到了。

  他低下了頭,「不是你說不准叫哥哥嗎?」認真思索著,除了這兩個稱謂,他真的想不到有第三種稱呼了。

  曹丕回想著。某一年的夏天,他是很認真的說過,要子建不要再叫他哥哥,可他不是這個意思啊。

  他的薄唇勾勒出一個淺笑,「叫子桓就可以了。」

  當他訝異的抬頭,兩片唇瓣已經緊緊貼著,想後退的身體也被有力的雙臂攫住。

  琴破了,弦斷了,但情還在,彷如聽到一輪又一輪的琴音在耳邊響起。


~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2-49d2e3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