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諸葛亮x司馬懿]風鈴‧扇中羽(上)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扇中羽(亮懿)(上) by 翎劍舁



  每次看到他生氣的模樣,心裡就會有種莫名的悸動,這種感覺麻麻的,讓人陶醉。他喜歡看他生氣,所以每次也會故意惹怒他。

  其他人都說他胸口裡藏了一顆狼子野心,而且看上去很像狐狸,同樣般狡猾。這話他不否認,可他覺得他更有狐狸的媚、狐狸的美。

  會生氣的妖媚狐狸,不是很誘人麼?

* * * * * * * * * *

  他原以為諸葛孔明只是浪得虛名,沒料到他也蠻有實力,而最強的地方就是難纏!

  他有種感覺,孔明跟他的關係像是獵人與獵物。

  他討厭當獵物,也討厭他那張自以為把他吃得死死的得意笑臉。看著他悠閒地搖著手中的白羽扇,他都有想要衝上前狠狠揍他的衝動。

  所以他用黑色的羽扇,就是要宣告天下,他司馬仲達與諸葛孔明,誓不兩立!

* * * * * * * * * *

  「軍師,我們不應戰嗎?蜀軍已經在外面叫陣了好幾天……」

  被喚作軍師的男人搖了搖手中的黑羽扇,「不打沒把握的仗,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不明白嗎?」

  「報!」一名士兵抱著厚重的盒子,趕急跑入營內,「蜀軍的軍師託人把這盒子送來,說是務必要交到軍師您手上。」

  「諸葛孔明?」

  欲伸手打開,旁邊的侍衛神色緊張的提醒:「軍師,提防有詐!」

  對於侍衛的好意,他覺得那是杞人憂天。

  那個軍師以光明正大自居,暗算別人的事是不屑做的。

  輕輕打開盒子,裡面沒有暗器,也沒有毒霧。

  是一條褶疊好的女裝裙子,上面還有書信一封。

  信裡只有字跡秀麗的一行,他曾見過他親書的字,所以認得出是他的字跡。

  沒有署名,只有令他為之氣結的短短一句:

  「仲達你穿上的話一定很好看。」

  生氣得把信搓成一團,「燒了它!」

  「請問軍師…」旁邊的侍衛不識相的問:「要燒了信還是這……裙子?」

  雙眼射出殺人的精光,「通通給我燒掉!」

  要是再問下去的話恐怕連在場的一眾士兵兄弟都是燒掉滅口。

  侍衛被嚇得噤聲,不敢再待在營內,出去就生火把裙子燒掉。

  憤恨的咬著下唇,力道的重差點要咬破皮流出鮮血。

  好一個諸葛孔明!他司馬仲達發誓,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另一邊的城樓上,蜀國大將趙雲有點擔心的眺望著曹魏的陣營。

  「軍師,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軍師這樣做,對敵軍軍師來說,無疑是一個羞辱……

  「啊,」搖著白羽扇,無視自己的惡作劇,「沒關係。一點問題也沒有。」

  這刻他一定氣得牙癢癢吧?想像著他穿起那裙子加上生氣的模樣,是多麼的讓人心曠神怡呢。

  諸葛亮的好心情讓趙雲背脊發寒。

  主公的軍師總讓人猜不透。

* * * * * * * * * *

  身處在一個環境清幽的別館內,卻沒有閒情逸緻去細賞。一陣陣撲鼻的雨後竹香令人神經鬆弛,竹影婆娑也是視角上的一種享受。要不是與這裡的主人共處,他必定會出言讚賞。

  他開始懊悔自己的衝動和大意。

  他本是打算喬裝入蜀打探情報,沒想到走在大街上卻被眼前的這男人一眼看穿。

  逼於無奈,他算是被這男人脅持到他的行館。

  男人還是那種顧人怨的笑容,「我有東西要送你。」

  聞言,他勃然大怒,「你又想用什麼來羞辱我?」

  他決不會忘了上次他送裙子給他的恥辱!

  可惡的殺千刀諸葛孔明!

  司馬懿咬牙切齒的模樣令他覺得上次的決定是對的。

  他把盒子推到他面前,「打開來看一下吧。」

  「也好,看你還可以耍什麼花樣!」

  扯下包裹著盒子的緞帶,打開它,發現裡面不是讓他難堪的女裝--

  「風鈴?」這東西能用來羞辱人嗎?有什麼意義?

  他拿起風鈴仔細的研究,想查找有沒有什麼刻紋或是機關的。

  映在諸葛亮眼裡,倒覺得他這模樣像極小孩子般,有點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捏他一把。

  「呵呵……」

  他的輕笑惹來司馬懿的不滿。

  「你笑什麼?」

  「沒,這個風鈴可以讓你安定心神。常常生氣會對身體不好,可能會吐血呢。」

  他輕鬆的說著令人生氣的說話,最能挑起他不易表露的激動情緒。

  「這是誰害的!」

  生氣的拍著桌子,幾乎就要伸手去揪住他衣領了。

  意識到自己的無禮,他清咳一聲,整理好衣服再端正坐好。身處異地,不安的感覺隨之湧來。

  「你…打算怎樣處置我?」

  話音方落,一陣強風掃過圍繞館外的竹林,葉子與風摩擦,發出沙沙的嘈雜聲。

  然而雙方也沒有再講過一句話。

  看穿他心中的不安,諸葛亮只是淡然一笑。

  「沒什麼,只想送你回魏。」

  他懷疑自己的耳朵有問題,「送我回去?」

  「對。」

  微微扯動嘴邊的肌肉,接著是一陣冷笑。

  「你知道這是放虎歸山嗎?換轉是我今天生擒你,我是一定不會放你走的。你太笨了。」

  諸葛亮悠閒地呷了口茶,「我只知道是放了一隻狐狸,老虎倒見不著。」

  「諸葛孔明!」

  他肯定,總有一天一定會被他氣得吐血!

  「何況,決定權現在在我手裡吧。」

  自知處於下風的他只得撇撇嘴,「嘖!不知你想什麼!休想像孟獲那樣七擒七縱!」

  最後諸葛亮只笑不語。整個下午的時光都在飄逸著竹香的別館渡過。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3-b80b9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