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諸葛亮x司馬懿]風鈴‧扇中羽(下)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扇中羽(亮懿)(下) by 翎劍舁



  回府後他把那只風鈴掛在房裡最當眼的地方。

  原意是想要時刻提醒自己,那一次的失敗,還有與諸葛孔明的誓不兩立。

  可是每天對著這只風鈴,聽著那叮叮噹噹的聲音,他似乎發覺自己也不是那麼討厭他,久而久之一大堆問題就不停湧現在他腦海中。

  到底為了什麼一定要勝過那個男人?

  是為了自己的尊嚴?還是為了曹丕殿下?

  如果只是單純的為了自己的尊嚴,那為什麼想要知道他想法的意念會如此執著強烈?

  他真的開始搞不懂了。

  理不清頭緒,令他有點頭痛,剛打算就寢,門外卻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什麼事?」

  侍從雙手恭敬的呈上一根白色羽毛,「這是一位公子說要給軍師的,他說軍師您看了便會明白。」

  「……蠢材。」他接過那輕飄飄的羽毛,把它插在自己的黑羽扇中。

  「那位公子走了沒?」

  「還沒,他說要等軍師您的答覆。」

  「好,」他從扇中摘下一根黑色羽毛,「拿去給他吧。」

  他不是不知道那男人的用意,他甚至知道他對自己有好感,可這種交換信物的行為,在他眼裡也只如同交換戰帖,承認對手的一種方式。

* * * * * * * * * *

  擬定好一連串計劃,魏軍與蜀軍再一次在戰場上對壘。

  「全力進軍,目標是生擒敵軍軍師諸葛孔明!」

  這次魏軍兵力龐大,面對兵臨城下的困境,蜀軍決定使用緩兵之計--侍在城裡,等候本陣到來的援兵,或是讓魏軍撤退。

  早料到諸葛亮會死守不出戰,司馬懿也在糧草方面下了準備工夫,糧草充足的話,他也可以奉陪到底。

  深諸糧草的重要性,因此兵糧庫的戒備比任何地方來得森嚴。

  「我要親自去巡邏一下,你們不必跟來。」

  丟下這麼一句,司馬懿把侍衛留下,獨自一人到兵糧庫巡視。

  沒想到蜀軍軍師不在自己的陣營內,更沒想到他竟喬裝入了魏軍營內,最意想不到的是他再一次脅持著魏國軍師,就在那森嚴的兵糧庫裡。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山人自有妙計。」

  諸葛亮一身魏國士兵的裝束,加上有兵器在手,司馬懿也不敢大呼讓人來拿下他。

  「已經是第二次落在你手上了,你不會又打算放了我吧?」而且當下只有二人獨處,是除去對方的好時機吧。

  「對,」他的嘴角掛著淺笑,「我只是想要你鳴金收兵,不要傷害無辜的人罷了。」

  「收兵?做夢!你只是用想的就好了。」

  「要不然,你跟我走吧。」

  「為什麼?」想要拿他做人質嗎?

  「我喜歡你,你不是知道的嗎?」不然他就不會潛進來勤他收兵,而且還想要帶他走。

  司馬懿先是傻了眼的看著他,再來便是仰天大笑。

  「你應該知道我是在利用你吧?孔明啊孔明,枉你聰明一世!」

  諸葛亮卻是一副不在乎的嘴臉,似是聽到了無關痛癢的傳聞。

  「這沒關係,我是樂在其中呢。」

  氣氳氳的紅了臉,他總算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討厭這個男人。

  因為好像發生什麼事也與他無關,而且這男人似是永遠都不會生氣的。即使知道他是在利用他的感情,還擺出一副沒所謂的表情!

  大概是氣不過眼他的從容態度,他掏出藏在黑羽扇中的白羽毛。

  「給我睜大雙眼看清楚!白色在黑色裡只會被染污、被覆蓋;而黑色在白色裡是多麼的礙眼!」

  「我不後悔。」

  無力感令他幾乎虛脫倒地。

  聽到他說不後悔,內心是有一點小小的鼓舞燃起,可是兩人一直以來給人的感覺和自身性格也是大相逕庭,內心不其然的認為自己有點攀不上他……即使這種感覺只有一點點也好,他還是沒辦法接受。

  「我沒話要說,你走吧。」

  看著他撇過頭,那單薄的身子總讓人感到他是孤寂的,令他想好好抱著他,消去他所有孤獨的感覺。

  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麼,我先告辭了。」

  注視著離去的背影,居然有種失落的感覺。

  晃著神的回到自己營內,在會議上他也驚訝自己會有這個決定--

  「撤兵吧。明天大軍班師回朝。」

  沒有人知道他的原因,這是他頭一次感情用事。

* * * * * * * * * *

  手中的黑羽扇有點殘舊,他決定要換把新的。本來是讓下人去買也可以,但他手上的羽扇就跟武將的武器一樣,講求拿上手的手感,所以還是親自選擇的好。加上最近幾天在魏國有檔攤子的古怪羽扇傳得街知巷聞,他也打算一探究竟,這也是他會站在這裡的原因。

  眼前的攤子放滿羽扇,但最奇怪的,是每一柄羽扇都是由黑白兩種羽毛混雜而成,而且數量相若,也看不出哪種色比較突出。

  他覺得有點好笑,「這樣的羽扇有人會買嗎?」

  攤子的老闆一頂大大的笠帽掩蓋了大半張臉,完全讓人看不清樣子,只有說話時會看見下頷微微上下移動;聲音聽起來也相當年輕。

  「公子不覺得這樣的羽扇更好看嗎?」

  的確這種混雜兩色的羽扇是有另一種美,可是,「雖然好看,卻是美中不足吧。」純黑或是純白不會比較簡單嗎?

  「呵呵,單黑沒有白,反之亦然。沒有白色又怎突顯黑色?沒有黑色又怎能襯托白色呢?就像人一樣,也沒有十全十美哪。」

  這番話是曉以大義的,怎麼聽也不像出自一個市井販子之口。

  他感覺這位老闆很特別,而且似曾相識,有點像那男人……

  「對了,請問公子,有什麼方法可以助人安定心神?」

  突然飛來一筆,他脫口便道:「在房間內掛個風鈴吧。」

  兩人的反應同樣先是一楞。

  老闆的笑意加深,只可惜被笠帽擋著,不然他一定會看見。

  「莫非公子試過了?一個風鈴就讓公子心神安定了?」

  不疑有詐,他老實的回答他的追問。

  「一點點吧,因為有大部份時間都是想著某人……」

  他很快就可以弄清楚一切了,關於他和那男人…

  「可能,來個擁抱會更好?」

  老閜揭開了笠帽,惹來他一陣驚呼。在他還沒有叫出他名字時,他已經如他所說般擁抱著他。

  「就這樣別動,就這樣吧。」

  終於,他可以真正的用這雙手抱住這孤寂的身軀。

  「這裡可是大街耶!」

  他早該料到會是他。所以說,剛才那些說話就是讓自己認清心意的最佳證明?

  算了、罷了,正如他所想的,他倆總像獵人與獵物的關係,他不想逃也不要逃了,誰主宰誰也還是未知之數呢。反正注定了的,怎樣也逃不了,那他就大方接受吧。


~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4-705dae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