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風鈴系列 [完]

[姜維x陸遜]風鈴‧水中漣(上)

trackback0  comment0
風鈴‧水中漣(姜陸)(上) by 翎劍舁



  對上眼前這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姜維是完全招架不住的。

  這天是吳國都督出使到蜀國的日子,目的是促進兩個友好關係;隨行的,還有被譽為周都督接班人的陸遜陸伯言。

  蜀國姜伯約與吳國陸伯言,他倆的關係其實可說是公開的秘密,但無論如何,還是避忌一點比較好……

  所以他總是很努力的克制自己,偏偏又欠缺抵抗的能力。

  「小維……」

  其實要談公務的,有兩位軍師已經可以,姜維和陸遜大可不必在場。因為這樣,此時陸遜才會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

  嘆了口氣,他始終敵不過他呢。

  「丞相,可以外出一會嗎?」

  諸葛亮揮揮羽扇,示意允許。

  座上的周瑜也微微一笑,「有勞您照顧伯言了。」

  他行了個禮,便被歡呼的陸遜拉走。

  寵溺的笑意洋溢,「你想去哪?」

  挽著姜維的手臂,陸遜笑得更開,「我想去吃蜀國特有的風味小菜喔!」

* * * * * * * * * *

  找了家有名的小店,兩人懷著愉快的心情。

  「掌櫃,來一間廂房。」

  認出姜維的臉, 掌櫃的笑容堆滿臉,「諸葛丞相的愛徒姜維將軍啊…這位是……」眼光在陸遜身上來回穿梭,嘴裡的話想說卻不敢說。

  姜將軍旁邊的…看上去一副小娃兒模樣,像極姑娘人家,可是胸部平平的……

  「這是…」差點就衝口而出,說話硬生生的轉換,聽起來好不自然,「我的拜把兄弟。」

  他實在是想不到該怎麼說,難道要他自己說出他們的關係嗎?

  陸遜的心情一下子沉了幾分,可卻沒有表露於臉上。

  「沒錯,是拜把兄弟!」最後幾個字他加重語氣,眼角瞄向身旁的姜維。

  進了廂房,店小二把所有材料都放好,兩人也是低頭默默吃著,誰也沒先開口。

  蜀國的風味小菜是不錯,可他不是要這種狀況。他是想要和他有說有笑的啊。

  不知是這種失落感還是剛吃下的麻辣鍋,令他有種混身不舒暢的感覺。

  如果自己不主動,那今天之內就不用再對話了,因為指望他的話,怕是下輩子他也不會做主動!

  碗子裡那紅彤彤又密麻麻的辣椒乾,令他想到一個好方法……

  陸遜就這樣在姜維面前開始脫起自己的上衣,看得他目瞪口呆。

  本來他就穿得不多,沒兩三下已經脫剩內衣了。

  被扯開的內衣,露出半邊白皙的胸膛。他坐到床上,桃紅的小嘴微張,呼氣的時候刻意製造出微細的聲浪,畫面好不誘人。

  「伯…伯言!你這是幹嘛!」姜維在心裡不停的說服自己;會臉紅、會心跳加快也是因為辣昏頭的緣故。

  「熱嘛,嗯唔…真的好熱哦…伯約……」

  誘惑的言語、煽情的動作,姜維不禁輕嘆。

  他走到床邊,脫下自己的外衣,俐落的套在他身上。

  以手掌當作扇子為他搧風,「不要想這些東西了。」

  儘管他的態度溫柔而體貼,但陸遜仍是滿腔不滿。

  「嘖、又失敗了。」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他一直沒成功過!也就是說,無論他用什麼手段誘惑他,他們也沒有做過那檔事!

  是他不夠吸引嗎?還是他還不清楚他的心意呢?

* * * * * * * * * *

  夏蟲那令人心煩的鳴叫沒有間歇過。圍繞在姜維房外,除了這煩人的蟋蟀,還有凌亂的踱步聲。

  是自己的房間,但沒有勇氣推門進去。

  他怕陸遜會在房內等著自己,把今天下午的戲碼重演一次。

  他不是聖人,而是正常男人一個,面對所愛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能把持幾多次。

  正猶豫間,背後被重重一拍。

  「伯約,你是在這裡等我嗎?」

  來者正是陸遜。

  看來是他想太多了。可是,居然會有那麼一點點的失落……

  「你找我有事嗎?」

  陸遜甜甜一笑,把藏在身後的東西拿出來。

  那是一個相當殘舊的風鈴。

  「不要看它這麼殘破喔,它可是很有用呢。給你。」

  姜維不明白他的意思,自然不敢伸手接下。

  「嗯…這個嘛…是從都督那邊借來的。」

  陸遜的聲音越說越少,想含糊混過去,卻被姜維聰得一清二楚。

  「這不是偷嗎?我決不能收下!」

  陸遜像小孩子撒嬌的拉拉他的衣袖,「只是暫時借用一下啦…」

  盛怒的姜維有點心軟,可他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放任這種行為,「說什麼我也不會收的!」他甩開他的手,「我要先回房就寢了,晚安!」

  這天晚上,不歡而散。

* * * * * * * * * *

  「伯約,你是有事情要問我嗎?」

  諸葛亮泡著茶,神態悠閒的小口呷著。

  一整天的姜維都是心不在焉,加上吳國的陸遜沒出現,他大概明白他倆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丞相…如果,把風鈴送給人,那有什麼含意?」

  「啊啊……」他搧著手中的白羽扇,「風鈴嘛…可以傳情吧。」

  「傳情?」

  「對,你有什麼情,要傳給誰呢,嗯?」

  諸葛亮那像是把什麼都看透的雙眼,令姜維有點心虛。

  這麼說,他是辜負了伯言的一番心意嗎?

  「伯約,為師茶葉都用光了,去替我買點回來吧。」

  「可是…」現在?

  諸葛亮加深笑容的弧度,「城西那邊的風鈴手工也不錯的。」

  頓時恍然大悟,「是…是!徒兒這就去了!」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5-326847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