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束縛 (丕植)

[曹丕x曹植][N18]束縛(一)

trackback0  comment0
束縛(丕植)(一)(N18) by 翎劍舁



  「不、求你不要……哥、哥哥!不要!」

  少年求饒的聲音迴響在整個房間內。就算傳出了房間以外,被任何人聽到也自是管不著,只因這裡是魏王府中魏王最寵的兒子曹丕的府坻。

  少年被綁著雙手置於頭上,並不是用布帶或麻繩,而是被人用琴裡的弦線緊綁雙手,因他的掙扎,弦線無情的把他纖幼的手腕割傷,割出一條又一條的血痕。

  「放開…放開我!」少年的雙眸寫滿了驚恐,帶著哭腔希望自己的哥哥可以放過他,只是他忘了,他會陷於這種狀況的因由,而且,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

  身上的衣物被全數褪下,白晢的皮膚佈滿大大小小的紅色斑點,失去行動力只得任人宰割。

  殷紅的鮮血自他手上滑下,染紅了白色絲綢的軟床,也染紅了惡魔的雙眼。

  曹丕俯下身,伸出舌頭去舔他手上源源不絕湧出的血液。

  傷口接觸外物,被刺激下,疼痛加劇。弦線因掙扎更加陷入皮膚裡面。

  發出咽嗚的啜泣,也喚不回他的憐憫。

  曹丕用手沾了點他的血,作為潤滑的塗抹在他的後庭。

  鐵锈的味道充斥在兩人鼻腔內,又是另一種刺激。

  對於曹丕接下來要做的事,他是再清楚不過。

  感受到體內那種熟悉的騷動,還有曹丕正在增加數量的手指,他閉上眼,祈求著一切快點完結。

  只是曹丕不打算如他的願。手指熟悉的按摩著他體內的每一吋,依靠血液的潤滑,動作也越來越暢順。

  快感湧現,但亦無法忽視手腕那火灼的痛。不同部位的感覺同時傳到大腦,混雜出來的訊息如幻如真。

  彷彿這只是場惡夢。

  「現在在父王心中,我比你還要得寵;你敢忤逆我,就料到下場會是這樣。」

  曹丕口中的忤逆,也只是他跟楊修一同撫琴遊山玩水的瑣碎事而已。

  他知道這是他的藉口,只是,難道他就這麼討厭自己嗎?

  這想法激起他的反抗,完全不理會這是極之愚蠢的行為。

  「放開我!我說…放…放開我!你、你這個變態……」

  「變態?」曹丕冷笑著發出讓他驚慄的恐怖宣言,「你會後悔這麼說的。」

  抽他在他體內的手指,分開他的雙腿,長驅直入。

  粗暴的動作把他的後庭撕裂。

  「好痛!出…出來……」

  「痛?」曹丕沒有等他習慣,進去之後立即開始猛烈的抽插,「又不是第一次了…怎麼會痛?你應該很習慣才對……」

  「不…不要…真的…很痛,求、求你……」

  無視他的哭求,曹丕加快了速度。

  「唔啊!啊呀…呀……」

  痛楚被快感掩蓋,大概連手腕的傷也忘了。

  藉著秘穴內那鮮紅液體的幫助,曹丕的進出更暢順,只是分不清那是從他手上塗抹進去的,還是因內壁撕裂的,或兩者已混合其中。

  「啊、啊呀…啊哈……」

  一陣暈眩,他的分身撒出熱情的種子,飛濺到兩人身上。

  快要昏倒之前,他只聽到他冷冽的聲音在他耳邊低喃。

  「這只是開始……」

* * * * * * * * * *

  輕撫著他蒼白的臉龐,注視著那天真無瑕的睡顏,歉意與愛憐這時才悄悄的湧上心頭。

  替他包紮手腕的動作也盡可能放輕,生怕會弄痛他。

  手腕上血漬斑斑,那些傷口是如此的觸目驚心。

  他到底是怎麼了?總是這樣狠下心去傷害他!

  吻過他臉頰上的淚痕,把他輕抱在壞中,再次在他耳邊呢喃。

  「子建…你永遠也是我的…永遠…子建,我愛你……」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7-f1918d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