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束縛 (丕植)

[曹丕x曹植]束縛(二)

trackback0  comment0
束縛(丕植)(二) by 翎劍舁



  曹植醒來時,發現雙手的傷勢也被處理好,心情卻只是一片頹然。

  反正,這只是下人做的吧?

  對於他來說,他只不過是……玩物。

  不由得嘆了口氣,卻還有點欣慰--還好傷的不是腿,還能到處走走。

  大概是因為他懂得苦中作樂,才能撐下去吧。

  出門之際,遇著在他門前踱步的楊修。

  「德祖?找我有事嗎?」

  一下子就注意到他手上的包紮。楊修緊張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曹植只是不痛不癢的回答,「不小心割傷而已。」

  就算他不說真話,他也猜到了大概。

  而且他們又是最要好的知心好友,他以為能暪過他?

  「是大公子的所為?」

  小心翼翼的執起他的手仔細端詳。

  傷口沒有滲血,而且布帶包紮得整齊,看來是經過細心的處理。

  曹植別過頭。他不想回答。

  就是這種態度讓他火光,也讓他擔心!

  「你不作聲,就等於承認了。」

  曹植反握住他的手,「不要衝動,答應我好嗎?」他的好友他是最清楚,他不是那種問過就了事的人。

  「……好。」

  曹植這才安心,露出久違的笑容,「今天我們不作畫了,就看看書冊吧。」

  楊修說了聲好,但心裡的算盤在打算另一件事。

* * * * * * * * * *

  來勢洶洶的楊修,推開攔截他的下人,直衝曹丕的府坻。

  重心倚在椅子手柄上,單手支著下頜,曹丕正閉目養神,眼簾也懶得張開。

  「公子……」左右的侍從不知所措,要拿下他,還是放行?猶豫不決是因為捉摸不到主子的心思。

  曹丕揮一揮另一只手,示意放行,兩旁的侍從這就退後。

  接著是楊修一陣怒吼。

  「為什麼要這樣對子建?」

  這個人…子建的心向著他,他居然還敢做出傷害子建的事!

  故意忽略楊修的怒火,曹丕這才慵懶的睜開半雙眼,「我怎對他是我的事,你管不著。」

  這種無關係的口吻徹底把楊修激怒。

  已經把君臣禮儀都通通拋掉,他這刻最想做的,就是狠狠揍他一頓!

  無視一旁的侍衛,楊修衝上去就是一拳。

  曹丕身旁的侍衛也沒想過平時溫文的楊修會發難,竟也楞住了不懂反應。

  他的身手也是自小訓練回來的,稍一則身,便避過楊修那毫無技巧的攻擊。

  落空的拳讓他更加失控,攻勢緊接,是要讓曹丕無躲避的餘地。

  但只見他身影向不同的方向側閃,輕而易舉的一一避過。

  看得目瞪口呆的侍從這才反應過來,趕忙把楊修拉開。

  「楊德祖,枉你在子建身邊這麼久,難道你不知道小不忍則亂大謀這個道理嗎?」

  被押下的楊修仍想要衝上去,卻被四、五名大漢押住而動彈不得。

  「呸!你今天只是仗著人多!」

  曹丕挑眉,饒有興味的打量著他。

  「這樣的話……我們來單挑吧。」

  不只楊修,在場的所有人也感到驚詫。

  「公子……」

  曹丕從侍衛身上抽出刀子,丟了一把給楊修。

  「你輸了就別再過問我的事。」

  被鬆開的楊修撿過地上的刀,「你輸了就不准再接近子建!」

  曹丕微笑,是對楊修這番話的不屑。

  楊修拼了最大的決心,盡了最後的努力,終於明白他跟曹丕的差距有多遠。

  他這麼一屆文弱書生,連刀都握不好,更別遑論用來決鬥。

  反觀曹丕,貴為丞相之子,從少到大,騎射訓練無一不曉,又怎會舞不好區區一柄刀?

  沒兩三下,他的手被曹丕用刀背狠勁一敲,手中的刀應聲落地。

  「想跟我單挑,你應該先回去好好練個十年。」

  示意一旁的侍衛押下他,而且用繩子將他五花大綁。

  「你…你要幹什麼?」

  像只失去利爪的老虎,楊修只能用僅餘的氣勢跟他對抗。

  「你要知道,你這種愚蠢的行為只會害了他而已……」

  「誰?難道…」突然心頭一凜,「你是說子建?你想怎樣?」

  曹丕勾起一抹冷笑,好整以閒的坐回木椅上。

  「我要讓你知道,是你把事情弄得多麼的糟……」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28-a536fe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