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束縛 (丕植)

[曹丕x曹植][N18]束縛(四)

trackback0  comment0
束縛(丕植)(四)(N18) by 翎劍舁



  剛進房就看見曹植疲累不堪的躺在床上,心頭那種疼痛加劇。

  「子建…睡了嗎?」

  走近床邊,柔聲輕問。

  曹植勉強的睜開雙眼,給他一個笑容,「還沒。」

  沈默了好一會,見楊修只是皺起眉凝視他,他只好分散他的注視。

  「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

  楊修小心的抱著兩個小小的白瓷瓶子,「這是從太醫那邊為你拿回來的。」

  「給我的?」

  「對,大的那瓶是塗在你手上的傷,小的那瓶……是…內敷用的。」

  楊修的聲音越說越小,臉也紅了一大片,曹植也猜到七、八成那是什麼藥。

  「那…有勞德祖你幫我敷手上的傷了。」

  楊修應了聲好,便著手解開他手腕上裹著傷口的布帶。那傷口,讓他有點慘不忍睹。

  那藥膏冰冰涼涼的,塗在傷口上,曹植並不感到難受,只是曹丕在他體內造成的傷,稍一挪動身體就會牽扯著痛。

  看他清秀的臉上眉頭攏在一起,心裡又是一陣不忍。

  有好多東西想跟他說,但到最後,他只是嘆了口氣。

  「子建,你這樣是不值得的。」

  篩選過後,他只剩下這句話可以說出口。

  「德祖,你是我唯一的好友,這種事,沒有值得不值得的。」

  敷著傷口的動作停下。

  「這就是你的理由?就因為我是你的好友?」

  「不然呢?」

  楊修乾笑了兩聲,失落的眼眸看向他,「犧牲只是為了好友,害我還以為…還以為……」他,還是說不出口。

  開始察覺楊修的不妥,曹植盡是擔憂。

  「以為什麼?德祖,你沒事吧?」

  「你是為了我可以犧牲自己的身體嗎?」

  曹植被他突如其來的怒火與質問嚇呆,好半晌才向他點頭。

  他的反應讓楊修更怒。

  「你就這麼甘心被蹂躪嗎?」

  楊修這話讓他回憶起這晚發生的事。

  那種事…的確是給德祖看到了……

  他要怎麼回答?高興的笑著說他甘心、他願意嗎?

  要是對象不是他那皇兄,他曹子建早就自盡也不願受如此屈辱了;說起來,有部份是因為他的皇兄,自己才甘願被折磨吧。

  曹植沒有回應,楊修心裡卻早有答案。

  被蒙蔽了理智,倏地,楊修欺上他的身體。

  「德…祖?」

  「你的身體不介意被蹂躪,那不如讓我來好好珍惜……」

  拉開他的衣襟,正好看到曹丕在他脖子上、胸膛上留下的點點印記。

  在同一個位置上,正被不同的人啃咬、親吻著。

  「德祖!快住手!」抵在他胸前的雙手想把他推開,卻因手腕的傷而使不出力。

  楊修沒聽進他的話,沿著那些印記一路吻下去,也順勢褪下他下身的衣物;握住他那軟弱的部份,開始摩擦套弄。

  只是一些簡單的挑逗,也輕易挑起他的慾望。

  「啊…不要……」

  下身慢慢充血腫大,趁此時楊修的手指也輕輕推入他的後庭。

  雖然楊修也讓他慾望燃燒,只是跟曹丕比起來,那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曹丕那種霸道的侵略,會讓他頭昏腦脹、無法思考;而這刻,他還有理智,清楚知道自己的狀況。

  這短短的時間,楊修的手指已經加到三根,而且暢順的進出他的後庭。

  「嗯呀…停…停下來…啊……」

  「子建,放心吧…」邊說邊吻著他大腿內側,「我會很溫柔的……」

  把太醫給的藥塗了點在他的秘穴處。儘管已經做好準備動作,但他還是怕會弄痛他。

  「不…啊呀…不、不啊!」

  剛進去的楊修不敢動作,因為他看到曹植那比雪還蒼白的臉。

  「子建…弄痛你了嗎?」

  「不…不行…除了子桓哥哥……」

  氣若浮絲的說出這句,才敲醒了楊修的理智,但同時也敲碎了他的心。

  「子建?」

  「呼哈…除了…子桓哥哥……所有人也…不行…呼……」

  楊修的灼熱從曹植體內退出來。強忍著內心那點疼痛,開口問他,「子建,告訴我,因為他是你兄弟,所以你才袒護他,才會這樣說……」

  曹植笑了,配著他那雙悲愴的眼眸,這是個憂鬱的笑。

  「你是知道的,德祖…你知道的……」

  「不要說!子建!」

  他想否認這一切!怎可以這樣,老天怎可以這樣不公平?

  「德祖,我愛他,很愛…」

  霍地站起來,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替曹植蓋上被子。

  「累了,大家都累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

  沒有回頭,楊修就這樣走掉。

  對於楊修的感情,他感到抱歉;只是,他不能控制自己。

  如果自己愛上的是楊修,他們應該會好過點……

  所以,他只能捍衛他倆的友誼,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0-63417d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