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束縛 (丕植)

[曹丕x曹植][N18]束縛(五)

trackback0  comment1
束縛(丕植)(五)(N18) by 翎劍舁



  只要是人類,都會有自私的一面。

  何況,他楊修不是聖人。

  戰戰兢兢的再次來到曹丕府上,這次謹慎多了,而且他在心裡告誡自己,無論怎樣的情況,都不能衝動。

  因為最終受苦的只會是子建。

  「有何貴干?」

  曹丕拿著烏黑的毛筆,手腕剛勁的轉動,鐵劃銀勾的在紙上劃過一筆,那種氣勢和風範,讓楊修不禁看呆了。

  「楊德祖,你是專誠來看我練字嗎?」

  他這才回過神,「大公子,下官來只為相告一事。」

  「不是說了不可以再管我的事嗎?」

  這個楊修,是要把他惹怒吧?

  「而且,你以為自己是誰?」

  即使有下人在旁,曹丕對楊修的口氣也不見得好得去哪裡。

  「公子,下官沒有這個意思。這件事,只是跟公子有點關係而已。」

  曹丕睥睨著他,「說說看。」

  楊修看一看旁邊的下人,不好意思開口。

  曹丕也都意會,示意他們退下。

  「可以說了吧。」

  「這個…公子,德祖跟子建已經是兩情相悅了,所以…請公子別再打擾我們。」

  他心慌了,因為這是謊言。

  可是這謊,不得不說。

  「兩情相悅?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修深深吸了口氣,決定豁出去,「說明白點,子建喜歡的是我,所以…請公子不要以為子建對您有任何感情,可以讓您對他做出過份的事!」

  話是說得很清楚,再笨的人也都明白。

  曹丕心裡的震撼不少,只是他慣了不表現出來。

  對於楊修的話,他是相信了,所以才那麼震撼。

  子建喜歡的是這個楊德祖?

  「哼……哈、哈哈哈!」

  牽扯著嘴角,曹丕只是大笑,近乎失控的大笑。

  「公…公子?」

  那種笑聲讓人心寒,更讓他不寒而慄。

  「那又怎樣?」

  從來沒有見過曹丕的眼神表露出這種瘋狂,更近乎是嗜血的目光。

  「公子,下官不明白您的意思……」

  「我說,那又怎樣?你以為這麼說,我就會放開他?」

  楊修一副眼珠子快要掉出來的表情。

  他不敢相信,這不是他意料中的結果。

  難道公子對子建的執著已經遠遠超過他的所想嗎?

  「我告訴你,無論怎樣我都不會放開他,永遠都不會。」

  曹丕勾勒出那種迷人的笑,同時,那也是迷人而殘酷的笑。

* * * * * * * * * *

  接到下人的訊息,曹植應傳召而到了曹丕的房內。

  「皇兄找我有事嗎?」

  冷淡的態度讓曹丕不滿。

  要是對著楊修那小子,子建是不會用這種態度的。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曹丕一向不是那種無聊找人聊天打發時間的人,對於這點曹植很清楚。所以現在曹丕會這麼說,一定是有什麼企圖。

  感覺到危機逼近,他覺得還是先溜為妙。

  「如果沒什麼要緊的事,子建先告辭了。」

  恭敬的拱手作楫,正準備轉身離去,卻被一股勁力拉進懷裡。

  「不用這麼急著走啊……哥哥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

  貼近他的耳邊,幾乎是含著他的耳垂來說話。雙手也已經探入他的衣襟內,不安份的探索。

  「要說話可以不用這樣…請你放開!」想制止在他身上亂摸的雙手,卻是力有不逮。

  「你不是到現在還認為可以掙脫我吧?」

  「不要欺人太甚!」順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沒有多考慮,手一伸,已經把茶潑向自己身後。

  聽到水花濺開的聲音,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件多麼愚不可及的事。

  趁著曹丕錯愕的一瞬,曹植正想抽身離去,長髮卻被蠻勁用力扯住。

  「痛…」

  疼痛雖令臉容扭曲,但還是帶了一貫的氣質美。

  清秀的眉間,緊纏在一起,令人想把它鬆開,但想要令它更痛苦的慾望比之更深、更烈。

  湊近他的臉,曹丕伸出舌,品嚐那粉嫩的臉蛋。

  「子建,如果換了是我,我決不會這樣衝動的。」

  「嗚……」

  頭皮又麻又痛,想扳開曹丕那握緊了他頭髮的手,卻是半點也鬆不開。

  下一秒,曹植被整個摔倒在地上。

  被摔得眼冒金星,而且那種勁道,讓他以為他的背要被摔斷了。

  用手支撐著上半身,正想起來身體卻被壓下,緊接而來是一個霸道的吻。

  只是剛開始已經連一點呼吸的空隙也沒有,快要不能呼吸,本能反應的,曹植狠狠咬下去,便重新獲得新鮮空氣。

  鐵锈的味道留在兩人的口腔內,似在蘊釀著另一波激情。

  曹丕的眼神變了,在曹植眼中,跟那天晚上的眼神是一樣的。

  一樣的瘋狂,一樣的嗜血。

  「你敢反抗我?」

  「為什麼不敢?」

  在曹植眼裡,曹丕他看到了孤高、堅毅的眼神。

  這種眼神讓他蕩漾心神,因為這是與他截然不同的,同時,也讓他的征服慾提高。

  只是,這眼神背後的有什麼意義嗎?

  為什麼不畏懼他?

  「那你倒說說,這刻為什麼敢了?」

  說話其間,兩人的視線也沒離開過對方,像是先退開視線的人就輸掉了一切。只是狀態共不是那麼勢均力敵,由始至終,曹丕也是壓住曹植的雙手,處於狀態上的優越位置。

  曹植沒有猶疑的回答,但他並不知道,這是致命的答案。

  「現在的這刻,德祖沒有犯錯,你也不能找到理由來胡亂懲處他……」

  楊修的名字像落雷一樣擊中他。

  原來這種眼神的背後意義是因為那個人?

  很好……他絕對要毀了這種該死的眼神!

  「如果你覺得你抵抗得了,那就儘管試試吧!」

  「你!放開!」

  上半身被壓制住,情急之下,曹植伸出腿就往曹丕小腹踢下去。

  只是還沒踢中,就被曹丕抓住了腳踝。

  「放、放開!」

  鬆開了手,放任他無什麼殺傷力的拳往自己身上打,曹丕抓起他那只腿,讓他失了重心,再順勢把他的衣物脫下。

  「除了這句,你還懂得說什麼?」

  「有!不要妄想我會服從你!」

  曹丕先是一征,然後又繼續他的動作。

  「子建,以後你會後悔說過這句話的……」

  已經沒有了礙事的衣物,沒有任何愛撫或是適應的動作,曹丕的分身已經挺進他的後庭。

  「嗚啊!啊…啊呀……」

  這一剎的痛讓他差點要昏了過去。

  雙手攀上曹丕的背,用力抓住,劃下了幾道血痕。

  「你這算是報復嗎?」

  有點痛,不過對於曹丕來說,那不算什麼。

  才剛進入,已經猛烈的抽動,讓自己的分身在他體內越漲越大。

  那種感覺似是快要把他撐破了,而且感受著體內異物的變化,讓他莫名的興奮。

  身體像是不屬於他,而像另一個有意識的個體,努力迎合著曹丕的動作,可是這個體卻把感覺硬灌輸到他腦子裡。

  「嗯啊…呼……停…停下來……」

  現在任何說話也可以輕易把他惹怒,尤其是出自曹植口中的拒絕說話。

  「就算你有多愛楊修,也永遠別想可以跟他在一起!」

  怒意驅使他加快動作,這句剛好是曹植來不及理解,就被情慾所淹沒。

  「啊、啊呀……嗯啊--」

  曹植的昂揚發洩後,曹丕也他體內釋放。

  只是,「別以為這樣就完結了。」

  就算他要反抗,現在也沒這種氣力了。

  這就是他讓他後悔說不服從他的下場嗎?

  他的心好痛,心已經淪陷了,他還能留下什麼給自己,來作僅餘的支持,慰藉那已經傷透了的心靈?

  因為德祖,他才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反抗,去捍衛自己最後僅餘的。

  只是曹植他並不知道,會讓他後悔說出那句話的事情還未真正發生。


~待續~

 
No title
無意中闖進 =v=

親是女生 ? blog 裡的文章都是自己寫的哦 好厲害啊
交個朋友行不 ?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1-38ef2b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