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束縛 (丕植)

[曹丕x曹植]束縛(六)

trackback0  comment0
束縛(丕植)(六) by 翎劍舁



  如果曹植知道事情的發展會是這樣,說什麼他也一定跟在楊修身邊,寸步不離的守著他。

  但守在他身邊又有什麼用?要對付德祖的,是自己那個權傾朝野的父親,能守著他一次,也護不了第二次。

  當他接到楊修被以擾亂軍心的罪名處決,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還好他支撐得住,沒倒下去;最重要的是,來報的使者是曹丕的親衛,他們要他跟著走一趟,說是跟德祖有關。

  顧不了這麼多,他立即就上了馬車跟他們走。

  沿途裡腦袋只想著這些……

  是應該可以避免的吧?或者向父親求情?

  不是很遠的路程,他還沒有想到辦法馬車已經停下。

  掀開布簾,眼前的建築讓他有點心寒。

  那是用來囚禁一些重犯或秘密人物的牢獄。

  「公子,請。」

  曹丕的下人領著他進去。

  每向前踏一步,他都感覺到體內的勇氣流失一分。

  他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會被關在這裡,只是他總有不好的預感,而且他隱約感覺到將來一定會為自己帶來痛苦。

  一層又一層的向下,來到最深的底層。沒有窗,更別說光,只有牆上那一丁點微弱的燭火,剛好足夠讓人看到路而已。

  陰森的感覺更盛。

  這個牢獄之所以令人感到懼怕,除了它裡面所行使的酷刑,還有是它的環境。

  酷刑能折磨人的身體,環境卻能摧毀人的心智。

  如果真要待在這幽晦的環境裡,他不知道自己能捱多久。

  走到盡頭,他看到一個人影悠閒的坐在木欄前;一旁作親衛兵打扮的人則是圍在他身旁。

  心跳開始加速;腳步加快。

  走得越近,微細的喘息越清楚。

  那種聲音,好熟悉,熟悉得掀緊了他的心。

  跑近,推開圍欄外的人。看到的是,滿身是傷痕和鮮血的楊修,動不了的躺在裡面。

  倒抽一口氣,嘴巴顫抖的說不出話;心房一陣抽搐,一股熱力自胸口傳到眼眶。

  眼眶熱了,晶瑩的液體也不自覺滑落。

  「…德…祖……」

  帶著抽泣,仔細觀察楊修的身體。

  對他的叫喚有所反應,楊修抬起無力的頭,艱難的看著他,瘀青得恐怖的手伸向他。

  「子…子建……」

  想握住他的手,卻被一旁的親衛兵拉開。

  「有必要這麼誇張嗎?他只是受了點傷、斷了條腿骨罷了。」曹丕一直冷眼的注意著他倆的神情、動作。

  曹植對楊修的關心,早己惹怒了他。

  「這還不夠嚴重嗎?」

  曹植這咆哮,讓曹丕越聽越氣。

  對楊修那小子就這麼在乎嗎?

  曹植為了楊修的擔心、眼淚,都代成怒火吞噬了曹丕。

  「你們,」曹丕揚手,喚了幾個親衛兵,冷冷下達指示,「給我打!」

  恭敬的領命,親衛兵們亳不留情,拳腳在楊修身上往來;自他喉嚨發出痛苦的叫喊,讓曹植快心碎了。

  「不要!不要打了!皇兄,求您不要再打德祖了!」

  對於曹植的懇求,曹丕也是一臉冷淡。

  看著最好的朋友被折磨,曹植想要豁出去。

  反正,他欠德祖的,也很多。

  「請您讓他們停手吧!子建…子建什麼都聽您的!」

  聞言,曹丕的表情有點細微的變化,卻讓人看不出這是屬於何種感情。

  他揚手,示意親衛兵退下。

  頎長的身軀站起來,大手撫上曹植的臉頰。

  「你的身體…用你的身體來交換吧。」

  辛苦咳嗽著的楊修,強忍住吸氣時胸口膨脹而帶來的痛,向著曹植大吼。

  「不要!子建…不要答…應……」

  曹丕的雙肩微抖,深深吸了口氣。

  曹植知道,這是他生氣前的警報。

  「給我打!直至他永遠都不能說出這樣的話!」

  接收到命令,親衛兵的拳腳又在楊修身上招呼。

  瑟縮的身體,痛苦的哀鳴,再次讓曹植心痛。

  已經沒有辦法,曹植把曹丕的臉轉向他,突如其來的吻上。

  曹丕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愕。

  這是第一次,曹植主動吻他。

  「我…我答應您。」

  曹丕很快回復過來,冷笑了聲,睥睨著楊修,露出勝利的笑容。

  摟住曹植的腰,把他帶離了這幽暗的牢獄。

  「好好的看著他。」

  回去的路上,兩人也沒有交談。只是靜靜的聽著馬蹄的踏步和車輪滾動的聲響。

  他有點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很恨楊修,恨他跟子建感情太要好,卻在這難得可以除掉他的機會,留住他的命……

  他知道,就算沒有了楊修,子建終究也會屬於他的,這只是時間的問題;可在知道楊修會被處決時,他腦袋裡第一時間是浮現了子建那傷心欲絕的模樣……

  他還不夠狠心嗎?他…還很在意他的感情嗎……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2-f63314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