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一)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魏all-chara)    by 翎劍舁



  「你不怕我背叛你嗎?」

  氣氛凝重,一切沉默。

  晚風輕拂,只有風聲,和那拂過樹葉草枝的嘈雜。

  明明只有他倆在,卻感覺得空氣是如此的侷促。

  他沒有回答自己,只是拿起那酒杯,笑著,仰頭喝下。

  「今晚的月光好美。」

  這是他的回答。誘導他也不自覺的抬頭看著那皎潔的月光。

  「真的…好美……」跟那天晚上的一樣。

  然後不自禁的回想,有著一樣明亮月光的另一個晚上。

  那天,曹操收到了呂布的來函,那是招降書。

  信內用詞,好不狂妄自大、不可一世。

  要招的,倒不是他麾下的所有猛將。

  呂布要的,居然只有他一個--他夏侯惇。

  「混帳!豈有此理!」曹操氣得一臉漲紅,已經把手中的信搓成一團,「他這封明著是挑戰狀!」

  如果呂布要招的是別人,他還可以冷哼一聲,不了了之;可現在的問題是,他招的是他最重要的人!

  「主公請息怒。」一旁的親衛將領也不禁提醒他要冷靜點。

  「元讓,這種瘋子,不必理會他!」

  「主公息怒。」

  「叫我孟德!」呂布的來信,還有夏候惇的客套,讓他口氣差了起來。

  夏侯惇看了看一旁,張郃那似笑非笑的模樣;夏侯淵那竊笑的表情;還有徐晃那同情的眼光,不禁嘆口氣,「這不太好的……」

  「有什麼不好!」曹操已經氣得拍著桌,「這裡又沒外人在!」

  夏侯惇苦笑,大手撫上了他的背,替他掃著,好讓他消氣,「好,孟德,你就別氣了。」

  「你要我怎麼不氣啊!那種瘋子……」

  說著,喝下那放涼了的茶,氣是已經消了點。

  「依我來看,這絕對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曹操驚訝的看著他,夏侯惇收回手,一臉正經道:「既然他想我降,我就假意投靠,趁機找出他的弱點再擊敗他,或者直接找機會刺殺他。」

  這種假降的計謀,任誰都能想得到,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價值去行使。

  現在是呂布指名,想招降他,這是不可錯失的機會。

  一旁的將領也紛紛點頭讚同他的見解。在接收到曹操那殺人的目光後,又微微的搖著頭。

  「夏侯將軍,你這樣未免太魯莽……」

  「小惇啊,那個呂布的用心、人品我們又不知道……」

  「惇兄,這是很危險的事,我們應該從長計議的……」

  看著這些反應,夏侯惇除了無奈,就是無力。

  「身為將領,這種事情如果是必需的,再危險也是值得冒險的。」

  這次輪到曹操開口:「你就不怕我擔心嗎?聽你這麼說,應該是隨便一個也可以吧?」視線落在張郃身上,「儁乂,你代元讓去。」

  「我?」就算主公是不捨得讓元讓去,也不要這樣折騰他吧。

  「主公…」正欲開口的夏侯惇看到曹操不滿的眼神,連忙改口:「孟德,現在他是指名要我降,換儁乂去只會引起懷疑,到時候他的處境就會比我去要危險百倍了。」

  「哼,我不管,總之要不就是儁乂去,不然誰也不准去。」

  平時在眾人面前表現出莊嚴威儀,又惡狠狠的曹操,私下跟親屬將領相處時,卻有著小孩子的任性。

  對著耍任性的曹操,大家也都是沒法子了。

  要收拾這攤子的,自然是夏侯惇。

  「孟德,身為一國之君,不能像小孩般耍任性的。」

  「我就是愛任性,反正這裡只有自己人!而且你也說我是一國之君,我說不准去,就不可以去。」

  要不是大家都明白曹操私下那任性小孩般難搞的性格,一定會以為他是有什麼病痛,或者是自己中邪看錯了有幻覺。

  「孟德,你聽我說,」夏侯惇蹲下身,抬頭迎上曹操的臉,「這是為了你的江山,危險不危險,都不是原因。」

  難道他會不知道這是大好機會嗎?只是好不容易才讓元讓留在他身邊,跟他成為一對……他是費了多少心血!

  只是…他也知道元讓根本沒有多愛他,一切都是因為元讓說過要保護他,所以這樣寵溺他,不想他傷心失落……

  他是怕元讓會被呂布那傢伙吸引住嘛!

  見曹操若有所思的,大家其實都猜到個大概。

  明顯地是因為自己的私心,只是夏侯惇在這方面就是有點遲鈍。

  「我明白你是不想我離開你身邊,可是你要學會獨立啊,而且沒有我在,大家也會好好輔助你的。」

  「惇兄,我想主公應該不只擔心這個的……」

  身為弟弟的夏侯淵不禁出言點破,可夏侯惇還是不明就裡。

  「我想主公是怕你到了呂布那邊,會被他吸引住吧。」看不過眼,張郃一語道破,然後換來曹操一記白眼。

  夏侯惇先是一楞,然後憋著笑的看向曹操。

  「真…真的嗎?孟德?」

  曹操別過頭,是有點害羞而臉紅了點。

  「真的啦。」

  忍不住笑了,既然連他也笑得這麼沒形象了,其他三個這才爆發,然後廳裡是一陣驚天動地的笑聲。

  「主公您那個臉…真的太好笑啦……」首先出言不遜的是夏侯淵,然後徐晃還是有點良心給自家主子留點面子的邊笑邊說抱歉。

  最誇張的是張郃,只差沒在地上打滾。

  「主公…您…您怎麼一副怨婦的臉……」

  「放肆!」

  漲紅了臉,惱羞成怒指的就是拍桌的曹操。

  立時三人止住笑,一致的肅立在旁。

  對曹操的殺氣和威嚴有免疫的,也只有還在大笑的夏侯惇了。

  「元讓!」

  「哦?咳,抱歉……」

  夏侯惇只是一句抱歉就把曹操的怒意消退;只是之後他們三個要接受怎樣程度的公報私仇就不得而知了。

  只能怨同人不同命吧。

  「孟德,你放心吧,絕對不會的。」

  「你這麼肯定?」

  夏侯惇的笑臉,對他來說,有點刺眼,「我肯定。」

  「不准背叛我,知道嗎?」

  他說了不准,但聽上去,更像是一個請求。

  緊緊握住他的手,期待他的回答。

  「知道了。」

  他的笑容,一向讓他安心,也是他的依賴;只是這次,他心裡卻沒有安心的感覺,更濃的,是不安。

  夏侯惇也不是沒有察覺,只是他覺得他的想法,太天馬行空了……根本沒有這個可能。

要知道,令他失去一目的仇人,是他呂布的部下,他又怎會喜歡上敵人的主子?

「你……可以發誓嗎?」

雖然大家也知道這是沒用的舉動,但這卻也是會令人心安的無聊行為。

「好,」拉著曹操走出廳外,向著那輪明月起誓,「我夏侯元讓發誓,絕對不會背叛我主曹孟德。」

回想結束,在這片天空裡,還是同一個月亮。

  再看看眼前這男人,他身上的霸氣,絕不比孟德的少。孟德有時候會像小孩子撒嬌和任性,沒有戒心時,霸氣也少了點;可這男人,在這些情況下,霸氣是少了,卻散發著更強烈的霸道感。

  他跟孟德,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這個男人,更危險。

  問題是,他越危險,就越吸引住他……這是戰士的本能?

  自己會這樣問他,原因再明顯不過。

  他不只被他吸引住,他是為他動情了。

  他發過誓,不可以背叛孟德。

  這柔和的月光,照得他心好痛……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4-95688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