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二)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    by 翎劍舁



  他的任務,原本是來找出他的弱點,或者是,直接殺了他。

  要找出他的弱點,這不是容易的事,鬼神呂布的弱點,很難令人想像會是什麼,更加無從入手。

  既然這樣,現在剩下的選擇,就是找機會殺了他。

  他不是沒有機會,相反,機會多的是,多到令他覺得會是陷阱。

  可他發現,要殺他,太易,因為他對著自己,可說是一點戒心都沒有……

  從他假意投靠他開始,這些共處的時日,他覺得呂布這男人,是個真性情的人。

  最起碼,敢愛敢恨的性格,嘻笑怒罵的明顯言行,都是無視世俗。

  這樣的他,為什麼甘心屈居於董卓之下?

  他既然會反丁原投董卓,必有他的因由;這舉動令他聲名狼藉,而且他似乎也沒得到什麼好處……他不像這麼笨的人。

  還是,他高估了呂布?

  於廣大的庭園之中踱步,有些許涼意。

  想起來,來到呂布的陣營,已經有二、三個月的時間。

  這其間呂布待他如上賓,但除了帶兵訓練這種易如反掌的差事外,沒給他什麼任務,也沒向他查問過任何關於曹操方面的情報。

  如果呂布是看上他的能力,理應指派些危險的任務去試驗他;如果是要從他身上得出情報,嚴刑烤問也不為過……

  實在是猜不透他的用心。

  「元讓。」

  身後傳來一陣輕柔的叫喚。

  回頭,是那張已經深入他腦海的臉。

  「呂將軍。」

  穿便服的呂布,沒了那份殺氣,看上去更平易近人。

  「現在又不是在戰場上,何必這麼拘謹。」

  「也是一句稱謂罷了。」

  刻意用言語與他拉開距離,免得讓自己陷入。

  呂布也只是笑笑。

  「今晚…還要一起賞月嗎?」

  提起賞月,又令他想起昨晚那月光、那天的誓言……

  「我可沒有喜歡與男人賞月的癖好。」

  對於夏侯惇不禮貌的回絕,呂布也沒放在心上。

  這時夏侯惇才注意到,庭園裡只有他兩人。

  呂布旁邊沒有任何侍衛,身上也是一件利器也沒有。

  如果要行刺他,只需趁他轉身就可以……

  無聲無息的,藏在袖子裡的匕首已握在手上,收在背後,時機一到,對準他的心臟就刺下去。

  真的要殺他嗎?

  突然腦海內有把聲音這樣問他。

  他想殺他嗎?想嗎?

  不對,根本不是想不想的問題,是要,一定要殺了他,這是他的任務!

  可是…為什麼現在當他背對著他,這個正在觀賞著盛開影樹的身影,卻令他下不了手?

  「奉先大人!」

  不遠處傳來另一把聲音。那聲音有點似曾相識。

  忙把匕首收回衣袖裡,裝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不禁忖思,就算沒有這把聲音的阻撓,他…是否就能下手?

  「文遠,你回來了。」

  呂布除了對他會露出這種輕柔的神情外,就只有張遼一個有這種待遇。

  在他剛到這裡時,他是見過張遼的;之後沒幾天,張遼被呂布指派去出征,到此刻,才是兩人第二次碰面。

  「張將軍。」

  夏侯惇禮貌的拱手,張遼卻是不領情,更是一副敵視他的神情。

  上前守在呂布面前,張遼一手按著佩劍,隨時準備發動攻勢。

  「奉先大人,你這樣沒有防備心是很危險的。」

  這話對於呂布,有些責難之意,但明著表示,是完全不信任夏侯惇。

  「文遠,元讓是我們的同伴。」

  「同伴?」注視著夏侯惇的雙眼沒有移開過,只要夏侯惇有任何動作,他一定拔劍砍過去,「夏侯將軍是一個好對手,但絕不是好同伴!」

  「張將軍似乎對在下有些誤解……」

  身為下屬,對於自己主子的危險比誰都更易察覺,所以面對著他這假意投靠的假同伴,也特別敏銳。

  「誤解嗎?你是真心投誠還是虛情假意,你心裡最明白。」

  劍拔弩張的氣氛,這一刻兩人也不敢妄動。

  倒是兩人似乎忘了在旁邊還站有一個呂布。

  「你們兩個啊…這樣子是為了我而爭風吃醋嗎?」

  呂布那調侃的說話,還有那半鎖的眉頭,瞬間把這種氣氛瓦解。

  「呂…呂奉先!」

  「奉先大人!」

  夏侯惇是一副既怒且羞的表情,在旁的張遼明顯是不習慣主子這種玩笑。

  「原來猛將們害羞的表情也不錯看啊。」

  濃厚的笑意,有種暖化涼風的錯覺。

  如果,他們不是敵人,那多好?

  「呂將軍,這玩笑並不好笑。」

  很快地,夏侯惇又回復到那副冷淡的臉孔。

  「我是指,你們兩個也是我的愛將。」

  呂布那雙彷彿會笑的眼,都充滿著信任。

  他要背叛這眼神嗎?

  突然間,他覺得自己好卑鄙……

  但是,在孟德和他之間,選擇其中一個,也是對另一個不忠……有點後悔自薦到這裡。

  兩者擇其一的話,還是孟德吧。

  「承蒙奉先大人的賞識。」

  語氣裡是張遼的失落。

  跟呂布比起來,夏侯惇的心思比較細密。

  可能是因為身在敵營的關係?所以對於其他人的反應,就算是很細微,也會察覺得到。

  聽得出張遼話裡的失落,那心有戚戚然的臉容……

  這兩人的關係,可能不是單純的主僕關係。

  他直覺,張遼應該會是呂布的弱點……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5-fd0f36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