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四)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四)    by 翎劍舁



  今早的事情,他還是有點在意。

  在意呂布對張遼的關懷,更在意自己心裡那一點妒忌。

  如果當時真的把張遼殺掉,呂布是不是會替張遼報仇?

  如果當時是張遼把他殺了,呂布會生氣嗎?又會不會替他報仇呢?

  煩!他在亂想些什麼啊?怎麼會妒忌的?

  而且……還像吃醋似的……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還是不能入眠……都是那個呂布害的!

  驀地,一陣短促而清脆的敲門聲。

  「誰?」本能反應般坐起來,手按著立在一旁的配刀。

  「我,呂奉先。」

  是他?為什麼會來呢?是來看他的傷勢嗎?

  等一下!為什麼他會有種喜出望外的感覺?

  內心慌亂,噗通噗通的節奏急促。

  「元讓?可以讓我進來嗎?」

  見房內沒有任何回應,呂布有點焦急。

  「喔……請進。」

  深深吸一口氣,整理好心情,心跳的節奏回復平常。

  呂布推門而入,看到夏侯惇脖子上纏著的紗布,歉疚感更重。

  「傷口……好點了嗎?」

  「呂將軍有心了。在下的傷無什麼大礙,用不著這麼晚來探病的。」

  雖嘴上是這麼說,但他心裡多少有點為了這句慰問而偷偷高興著。

  在衣袖裡掏出一卷紗布,「我來幫你換一下包紮。」

  「這種小事,不用勞煩呂將軍。」

  殆侯惇發現,在呂布的附近,自己是越來越口不對心。

  他這麼說著,卻沒有動手推開走近到他身旁的呂布。

  呂布伸過手,解下他脖子上的紗布,一圈一圈的解開,也在將他心裡的防備一層一層的卸下。

  淡紅色的,一條細長的傷痕,在夏侯惇的頸側,讓呂布的心不其然的抽痛。

  粗糙的手指輕輕的撫過那傷痕,像想要把它輕抹去,反而有一種留連不捨的感覺。
  如果這傷勢再深一點的,他恐怕會抓狂了吧?天知道他費了多大的勁,才讓自己冷靜下來,沒有衝動的……抱緊他。

  「呂將軍?」

  察覺到呂布的一絲不尋常,就連帶這刻的氣氛也跟著詭異起來。他是覺得有所不妥,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

  「……抱歉。」

  清楚的歉語,可呂布看著他的眼神,像失了焦。

  他不清楚這代表什麼,但隱約嗅到危險的氣息。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因為我的下屬傷了你。」

  「那你要怎麼補償我?」

  語音方落,他才驚覺自己的失言,說了不適當的話。

  現在他是向呂布投誠了,那張遼和自己也是呂布的下屬,剛才那說話,明顯不是一個真心投靠的武將應有的說話和語氣。

  難道……他在套他的話?

  有這種想法,怒氣不禁湧上。

  「你設計我?」

  有人說美麗的人即使生氣的睜著眼睛也是很迷人,夏侯惇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子漢,身上的陽剛氣息濃烈,「嬌小」或者「漂亮」這些詞兒永遠不會用在他身上。只是他這表情,卻又帶著成熟又危險的男性魅力。

  呂布先是一楞,隨即大笑起來。

  「你想要什麼補償?」無視他的怒氣,態度更滲點輕挑,「要在我脖子上劃上一刀來洩憤嗎?」

  呂布自腰間抽出平時暗藏的匕首,遞到夏侯惇面前。

  夏侯惇也沒有猶豫,一手搶過匕首,轉身把呂布壓倒在自己與桌子間,狠勁一揮。

  「是你自己說的,千萬不要後悔!」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7-8f99c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