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五)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五)    by 翎劍舁



  眼看張遼的氣勢,他們應是少不免要再戰一場。

  正所謂善者不來,來者不善。

  張遼晃了晃手中白白胖胖的鴿子,一身亮澤的白毛,被由矢所傷的鮮血染紅。

  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大約一個時辰之前,他是用飛鴿傳書向遠方的曹操匯報他的情況。

  隨手,張遼從鴿子身上除下一小段白錦,上面由右上至左下的畫了一條斜線,顯然是什麼暗號。

  「這個,應該不會是你跟舊主子的秘密書函吧?」

  張遼仔細的端詳,想在裡面看什麼倪端。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就憑這只小小的畜牲就想誣衊我,張將軍的把戲未免太膚淺了。」

  「說得真好聽。依我看,這大概是什麼暗號吧。」

  氣氛越發緊張,夏侯惇故作鎖定的不動聲色;但只要張遼有什麼行動,他一定毫不猶豫的拔出佩刀。

  張遼繼續說:「可能是……想要表達出刺殺奉先大人的行動未成功,是吧?夏侯將軍。」

  張遼的推測著實令他心驚膽跳。他每說一個字,也都說出了他的行動、他的動機本意,心跳加快,殺意也在飆升。

  想不到呂布身邊的他是這麼的聰明……看來想除去呂布,要先除掉張遼。

  正想拔刀之際,張遼開口:「不過,這也只是我的推測而已,沒有真憑實據,我也只能懷疑夏侯將軍你,而不能做些什麼。」

  夏侯惇稍為一楞,打住了想拔才的動作,略為生硬的提起手抱拳,「張將軍實乃深明大義。」

  看來今後他對張遼的提防要加深了。

  不過不能否認,他對他是越來越欣賞。

  「沒證據的懷疑簡單點來說就是多餘,而且還浪費精神。還好…有些東西可以進補一下。」

  「進補?」

  「這個。」提起手中的鴿子,張遼露出難得的笑容,「不烤來吃太浪費了吧?」

* * * * * * * * * *

結果,他就跟張遼在園子裡烤起鴿子來。

現在這場面,想必相當滑稽吧。

  而且他也得找隻鴿子回來再重新訓練牠。

  「雖然我是懷疑你,可我心裡對你還是有幾分敬佩的。」

  張遼說這些讚美的話時,表情還是一副輕輕鬆鬆的模樣。這讓他有點愕然。

  除了敏銳度高之外,他發現他還有一個很大的優點,就是直率。然而卻不會令他厭惡……

  突然間,對張遼的欣賞比敵意高出了一丁點。

  一陣陣撲鼻的烤肉香氣傳來,加上微風涼意,讓人心情舒暢。

  張遼徒手把鴿子撕開一半,遞過給他,「其實我一直也不明白,為什麼奉先大人會喜歡你。」

  張遼這句話讓夏侯惇傻眼。

  他發現這個人原來不是直率,簡直是語不驚人誓不休!

  喜歡?他沒聽錯吧?呂布喜歡他?

  好半晌,夏侯惇才反應過來,「呂將軍不會喜歡我的。」

  「為什麼?」

  「因為…」原因嗎?如果有原因的話,或者是……「因為我有殘疾在身吧。」

  他只能想到這個理由。

  他是很在意的,有誰會喜歡一個有殘缺的人?

  連自己也無奈地苦笑。

  這次換張遼一臉的驚詫。

  「殘疾?」張遼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夏侯惇一下,難以置信的問:「難道……是那個不行?」

  「那個?」那個是哪個?

  張遼左顧右盼,確定除了他倆以外沒有其他人在場了,才難為情的開口:「房事……」

  他夏侯惇更正,張遼這小子的腦袋絕對是與常人有異!

  「你想到哪裡去啦?」沒好氣的白他一眼,「我是指……左眼。」

  聞言張遼是反而鬆一口氣。

  「沒關係吧?我倒覺得這是你的魅力所在啊。」

  「怎麼說?」

  「久歷戰事、征戰沙場的大將,沒一、兩道傷怎麼像樣?何況這傷,也是英勇表現,完全體現了武將情操啊。」

  聽過張遼的解釋,雖不怎麼合理,但也令他釋懷了不少。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你這人也不錯。」

  「一向也不差的。我也這才發現,原來你也是可以當朋友。」

  張遼伸出拳頭,「在下張文遠,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兄弟。」

  夏侯惇一笑,也出拳與他的輕輕碰擊,「在下夏侯元讓,今後請多多指教。」

  「不過話說在前頭,」張遼一臉正色,「如果你背叛奉先大人的話,我是不會留情的。」

  在他們談天說地的期間,地上已經堆積了一堆堆不帶皮肉的小骨。

  夏侯惇只是仰天大笑,沒有給張遼什麼回話。

  然後搭著張遼的肩,「去喝酒吧!」

  就算在這段期間,他也想跟張遼做朋友、稱兄道弟。縱使會有背叛的一天,他先做回自己所想的,其他的就不要再多想了,直至那一天來才面對吧。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38-e2fab8a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