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七)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七)    by 翎劍舁



  自那天與張遼在花園漫談,到後來他們去了喝酒,又在天南地北的亂扯一番。兩人之間的情誼有了一個根固後,基本上每隔兩、三天,在張遼操兵完畢後,夏侯惇都會找他喝上一、兩杯。

  就是在這樣的相處之下,他們兩人間的敵意日漸減少,互相欣賞的情懷卻日益高漲。過了約有半個月的時間,軍中都知道張遼將軍與夏侯惇將軍是好兄弟了,見著他們影形不離的,也沒什麼奇怪。更甚有些人似乎已經忘了夏侯惇是由曹操那邊轉投到他們陣營。

  兩人的感情日好,卻有人看在心裡不是滋味。

  每當見到夏侯惇興高采烈地把張遼帶去喝酒,呂布總是一言不發的站在張遼身邊。

  他一直等著夏侯惇也邀他一起去,只是他一直不能如願。除了有好幾次是張遼問他,夏侯惇卻先替他答了。

  「呂將軍軍務繁忙,文遠你就別嘮叨將軍了,咱們自己去吧。」

  既然他話都說得這麼白,他還能不放人,還能巴著他們跟著一起去嗎?

  不知道夏侯惇喝酒時會說些什麼、不知道他喝醉了會是怎麼的模樣……這些卻只有自己最忠誠的部下才能看到……而且他喊張遼的字,說得多麼自然親切,但對他,永遠只是「呂將軍」三個字……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會妒忌,而且妒忌的對象就是他最信任的部下。

  只是如果因夏侯惇而起的話,他就一點也不驚訝。

  在還未能有什麼行動以前,他只能找個方法,讓自己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找個位置自處。儘量避免為他倆人的親密而低落。

  「元讓,為什麼你每次都不讓奉先大人跟著來呢?」

  張遼和夏侯惇在短時間裡已經成了酒樓的常客,此刻身坐在為他們特地設備的雅座。能夠遠眺著樓下的湖水風光,就算如何不懂詩情畫意,卻還是為這景致而心蕩神迷。

  張遼不是沒看出來,只是不好意思在呂布前說出來。夏侯惇這麼做,自然是有他的難處,如果當場點破,那未免太不夠朋友了……

  他這樣想,卻不禁嘆了口氣。

要是自己真把他當成朋友的話自是再好不過。其實他很清楚,他不希望讓他難堪,才會在無人的情況下問他,而這並不是因為把他當成好朋友、好兄弟這麼簡單。

  夏侯也不明白他嘆氣的意思,也只當他是因為呂布不能同來而惋惜罷了。

  他也沒打算說明白,「出來尋歡作樂卻帶著上司,這樣似乎不能盡興吧。」

  這種心態比較具說服力,也是合情合理。

  不過自己心裡明白,那晚沒能殺了呂布,他就清楚了自己的心意,那種矛盾的感情……

  既然如此,他只能對呂布盡可能的避而不見。正確來說,他的確是在避他,不願與他共處。

  張遼明白,這不是夏侯惇的真心說話,因為從他了解的這男人,是不會拘泥在這些小節上的。但他不想說,他也無謂多問。

  「看,今晚的月光還不錯。」

  樓閣是賞月的好地方,張遼想打破這種氣氛,不然他們可能一直沒話可聊。

  把話題轉到了風景之上,夏侯惇循著他的話,抬頭看了一下,又飲了一杯。

  「是不錯的。」

  無意間,他不是有心,但似是不能壓抑那種衝動。張遼向著夏侯惇看去,明亮的月光倒映在湖上,也映著他的側臉,彷似深刻的印在他那原好無缺的右眼之中;月光由他的輪廓折射出來,隱隱看著就像是自他身上發出的光芒。

  他肯定,他沒有醉。只是他看著他,呆了。

  就如那月影印在他眼內,他的臉也刻在他腦海。

  他只知道,今後已不能把他只當作兄弟般看待。

  他動心了,但對象卻是非他能觸及的……

  「怎麼?我臉上有什麼嗎?」

  夏侯惇注意到張遼那視線,用手擦了擦臉,「只是這兩天沒有刮鬍子,不用這樣定定的看著我吧?」

  「沒……沒什麼,」想讓兩人間有點話題,卻把自己陷入窘境,張遼只是無奈的笑笑,「想不到元讓也會賞月嘛。」

  「哈哈,粗人懂什麼賞月,我只是看它又圓又亮,也挺好風光就是了。」

  之後找話題來說的是夏侯惇,張遼暗怪自己的心思不純,結果只有努力裝出與平時無異的模樣。

  這天晚上如舊在深夜歸去,只是兩人都懷著不同心事,裝著盡興而已。

1 * * * * * * * * *

回到府上,張遼心下總有總對不起呂布的感覺。於是他決定到呂布的府上,也不是說解釋什麼,但他想自己的內心好過一點,就算是交代了吧。

  只是還沒進門,一大陣強烈的酒味已撲鼻而至。

  張遼推開房門,只見呂布身邊散落為數不少的酒瓶,而他正伏在那木桌上,料想是喝醉了。

張遼上前,輕輕搖著呂布的肩膀。呂布因醉酒而入眠卻被打擾,一個翻身竟把張遼壓到在桌上。

  「奉、奉先大人?」

  這天晚上月光雖亮,但照不進呂布的房子裡。張遼這一剎竟不懂得反應,只是征征的看著呂布。

  黑暗中兩人都看不清對方,只是張遼感覺到,呂布那厚重的呼吸聲變得急促,有點喘氣。

  「……元讓。」

  從呂布口中吐出的,是夏侯惇的名字。本來張遼應該感到憤怒的,因為他一直最尊崇最重要的人就是眼前這位將軍;但當下聽到夏侯惇的名字,心虛的感覺卻更盛。

  呂布稍微傾前,雙手壓制著張遼的手在桌上,欲吻上他的嘴唇。

  張遼知道呂布是因為醉酒,誤以為他是夏侯惇才有這種舉動……

  從前他是打從心裡敬佩呂布的,然後這種感情慢慢的變樣,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喜歡上他,在那時候卻被突如其來的獨眼將軍給迅速侵占他的心房……

  在他還沒有認清自己是不是喜歡呂布時,卻原來已愛上夏侯惇了。

  沒有猶豫的,張遼用力抵抗著呂布,因為他心裡喜歡的人是夏侯惇。

  然後因失了理智,呂布的力氣比平常更是大了幾分。正當四片唇瓣要接觸時,房門嘎呀一聲的打開了。

  月光終於照進了他的房內,照著了打開房門的他,還有房裡曖昧得緊的兩人。

  夏侯惇鐵青著臉的看著他們,強忍著沒由來的怒氣,他便轉身拂袖而去。

  「抱歉,打擾了!」

  他一直都是避開呂布,但經過這晚,他覺得不能再這樣躲下去了,什麼事情都得有個結果。

  而且他清楚記得,不管是呂布親口說的,還是出自張遼的口,他都記得他們說過,呂布喜歡他……

  於是他鼓起了勇氣,他想趁著這份微醉,來找呂布問個明白。

  如果呂布真的喜歡他,他會怎樣做呢?他不知道,只是想事情有個明確的答案而已。

  然而如果問得的答案是否定的,似乎有那麼一點的傷心欲絕在蘊釀著……

  他來到了,卻讓他看到這種場面。

  比呂布親口否定更讓他驚異。

  在他轉身離去的那刻,呂布的酒醉太濃了,也可能因為他停留的時間太短。

  但在那短短的時間裡,他的心,痛了,而且越來越痛。

  張遼沒料到夏侯惇會來,一時間也呆了。到他反應到後,夏侯惇只拋下那麼一句就走了。

  這種情況下,他使出了超過自身本來的氣力,足以推開壓在他身上的呂布。

  張遼追了上去,伸手抓住夏侯惇的手。

  有那麼一剎,夏侯惇以為那只手是呂布的;他回頭,發現那是滿臉驚恐和愧疚的張遼。

  「不要走!元讓!」

  「你這下不是已經抓住我了嗎?」

  「元讓,我、我……我喜歡的人是你啊!」

  夏侯惇先是微微的詫異,但接下來是一個冷笑,「剛剛文遠還在房裡和呂將軍親熱,現在就追出來對我說喜歡我?」

  「大人他……只是醉了,把我當成是你而已……」

  張遼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下了頭,不敢看向夏侯惇,但握住他的手卻沒有放開過。

  「當成是我?你覺得我很好騙?」

  「是真的!我從來就沒有騙過你!」

  夏侯惇知道,張遼不是那種愛開玩笑的人,更不會說謊來愚弄別人。

  只是張遼的告白,還有那番說話,都太突然了。

  呂布把張遼當成是他,所以才強吻他?張遼喜歡上他,所以才追著出來解釋?

  一切都太突然,他好混亂,心裡面的憤怒、悲哀、疼痛,都混了在一起,還滲著一點的高興……

  夏侯惇撥開張遼的手,「我想,我們都要時間冷靜一下,我頭痛了。」

  看著夏侯惇離開,張遼這次沒有再追上去。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40-674f2e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