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九)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九)    by 翎劍舁



  脖子一陣酸痛,好不難受的感覺……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好像被人重重打昏了一樣……

  驀地想起,他應該是跟張遼在議事廳,然後呂布突然說要把張遼處死,於是他擋在他前面了,為了救他還跟呂布正面衝突……

  想到這裡,眼皮猛然張開,映入眼簾的是那既陌生又帶點熟悉的房間;在呂布陣營裡自己的卧房。

  稍稍活動那疼痛的脖子,轉向另一邊,看到了那張讓他掛心的臉。

  「文遠?」

  他記得呂布剛剛是說要把他處死的……

  「元讓,你坐好別動啊。」張遼走過來扶起他,將擰了一把暖水的毛巾敷到夏侯惇的後頸上。

  近距離的瞧著張遼的臉,他看到他嘴角上有一片腫得嚇人的瘀青。

  夏侯惇也沒有多問,能夠動張遼的除了那狂暴的鬼神呂布外還能有誰。

  想必是後來考慮清楚了不應殺他,但又無以洩憤,所以狠狠的揍了張遼一拳吧。

  「奉先大人知道你現在不會想看到他的,所以……」

  所以就派他來照顧自己吧。張遼沒有把後面的說話講出口,只是看了夏侯惇一眼,他也領會到是什麼意思了。

  本來前些天兩人之間的氣氛還是很尷尬,甚至是互相的躲避著對方;沒想到呂布這麼一記手刀、一個重拳下來,卻把兩人連日來的尷尬都化為一個眼神,隨著兩人這刻的一個微笑而消失無蹤了。

  只是夏侯惇現在想不到有什麼話題可以跟張遼說,張遼卻比他先一步的輕嘆了口氣,「我不應該搶走奉先大人的陽光的。」

  夏侯惇開始覺得這裡的人都是莫名奇妙難以明白的。呂布剛才的反應,他明明覺得那沒什麼,呂布卻暴跳如雷;現在張遼的說話,還是一樣的令他摸不著頭腦。

  陽光?到底是什麼意思?

  雖然他不理解這對主僕的思維,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這是與他有關的。

  既然這樣,他想問過明白。

  向張遼投以不解的眼光,張遼也只是輕笑,帶點苦澀的,「遲些你就會明白了。」

  結果張遼還是賣他關子。等到他離開之後,他一直想著到底那句話有什麼含意。

  不知不覺,天已入黑。肚裡傳來了一陣陣咕嚕咕嚕的聲音。

  正想著應該快到下人送晚膳來的時候,一陣敲門聲清脆響起。

  「請進。」

  來人卻不是那弱不禁風的婢女,是那個又高又壯的鬼神。

  有點驚喜的感覺,但他面上流露的是頗為厭惡的神情。

  「元讓,我想……你應該餓了吧。」

  「有勞呂將軍了,放下便行。」

  完全沒有要他留下的意思,可呂布沒有聽到送客二字,自然不會容易退卻。

  徑自坐了下來,放好兩人的碗筷,對夏侯惇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他的面皮之厚讓夏侯惇不得不佩服了一下。

  於是他坐到了他的對面,小心翼翼的只選呂布夾過的那些來吃。

  他有點怕他會下毒,雖然他莫名的相信呂布不會殺他,但下毒並不一定要置對方於死地。

  「還可以嗎?」

  「還可以。」

  「脖子……還痛嗎?」

  「有一點。」

  「對不起。」

  那一剎夏侯惇以為自己耳背聽錯了。

  當他驚訝的抬頭停止咀嚼口中那肉塊時,他聽到呂布再用誠懇的眼神看著他,「對不起。」

  下巴差點不受控制的要張開以表示他的極度驚訝,還好他自制能力很強。

  呂布居然會為了這種小事而向他道歉?一個企圖反抗將軍的下屬,正常的下場都只有死,而不是得到將軍那內疚的一句道歉吧?

  他回過神,本來就沒有想過要計較這些事。他低下頭又開始吃,「沒關係,我…沒有放在心上。」

  突然間他又想起一件事,之前呂布明明恨不得親手宰了張遼,但在他昏了醒過來以後,他沒有看到張遼的屍體,只看到活蹦亂跳的他嘴角多了點小傷。

  他想到,搞不好呂布並不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

  沒由來的他輕笑了一下,引來呂布的注意。

  「怎麼了?」

  或者很久以前夏侯惇就留意到,呂布對著他時,眼裡盡是柔和的笑意。

  「其實你應該是口硬心軟的那種人吧?」

  「啊?」

  意外的,夏侯惇看到了呂布有點困窘,甚至可以說得上是一點害羞。

  夏侯惇的心情已經愉快了起來,不消一會他也用完了晚膳,呂布卻突然覆上了他的手。

  「元讓,我喜歡你。」


~待續~


=================

後記:

本來是有H的...而且還要是惇惇做主動....
不過已經跟原本定下的劇情相差太遠了XD!!!
所以...H??喔,我知道啦,G跟I中間的那個嘛(被打)
無原因的覺得很低落,
芊芊請原諒我的任性吧Q__Q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42-2b6740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