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叛愛 (夏侯惇中心) [完]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叛愛(十)[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叛愛 (呂布x夏候惇←張遼+曹操)(十)    by 翎劍舁


  所以他夏侯惇到底是上輩子積了太多陰德還是今輩子交了什麼霉運,才會在三天內被兩個男人告白?

  從呂布那句「喜歡你」說出口之後,他就立即意識到,他絕對是惡運纏身,因為他注定了要跟這個鬼神糾纏不清,最嚴重的是自己還該死的暗自高興了一下。

  他一直都知道呂布很危險,卻沒想過除了是他能力上的危險,還有那攻心的能力原來也是不容忽視的。

  沒想過,居然會讓自己的心給攻陷了……

  夏侯惇輕搖頭,「呂將軍,請不要拿我來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

  「呂奉先!你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你們陣營的人就這麼愛跟男人告白嗎?」

  他居然向呂布大吼了……雖然是說他並不是真心投誠,可是這行為無論怎看都是以下犯上吧?他真的覺得自己好失敗,怎麼這樣重要的任務他會經常露出破綻?更可惡的是明明就是這麼過份的行為,呂布卻百般容忍,讓他常常有錯覺,自己在他心裡,是特別的存在……

  呂布安靜了下來,卻讓夏侯惇覺得似乎有什麼大事已經發生了。

  只見呂布很平靜的,緩緩地從懷中拿出一封書信。

  他放在桌上,輕輕的推到夏侯惇前面。

  其實這封信的出現,一早在夏侯惇的預料當中;而讓他這刻的反應,由一絲沮喪取代了驚訝。

  他清楚的認得那信上的字跡,如龍一般飛舞的字體,就看出書寫之人心內那股霸氣,那是出自曹操的手。

  「今天收到的戰帖,三天後與曹孟德的決戰。」

  夏侯惇只是含糊的應了聲。

  呂布接下去,道:「你不想去的話,不要勉強自己。」

  「不……」夏侯惇深深吸了口氣,卻沒有抬頭看著呂布,「我會出戰的。」

  如果這刻呂布能看到他的神情,就會發現在夏侯惇的眼內,帶著濃濃的歉意。

  「那……你早點休息吧。」

  呂布沒有拒絕讓他出戰,而且還跟他說不用勉強……夏侯惇是知道的,呂布根本就沒懷疑過他會在這戰叛變。

  那不是他們一開始的目的嗎?混入敵軍之中,取得呂布的信任,然後在兩軍交戰當中重創呂布,那不是他們的完美計劃嗎?

  那為何現在的他只有沮喪在侵蝕他的靈魂,還有對呂布的歉意,勝過了對孟德的忠誠?

  呂布推門欲離去之時,夏侯惇罕有的,回首叫住了他。

  「呂將軍!」

  「什麼事?」

  「我……」在孟德與呂布之間,他只能選擇一個,而這個決定,他在很久前就堅定了──他只會效忠孟德一個;所以他到了這刻,還是沒能說出口。「萬一這仗我敗了……」

  「放心吧,無論如何我都會原諒你的。」

  原諒這二字,讓夏侯惇的心臟跳快了幾拍。

  是呂布感覺到了?還是他多心了?

  可是呂布這句話,卻莫名的加重他的罪惡感……

* * * * * * * * * *

  三天的時間飛快的過去了,這天雙方出陣,誰的士氣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漲。

  呂布軍是因為夏侯惇的加盟;而曹操陣營則是因為知道敵軍中有內應。

  曹操更是看重這場仗,因為能不能把夏侯惇帶回來,就要看這仗能否一舉殲滅呂布。

  兩軍交鋒,殺聲震天;武將的吆喝,士卒的廝殺,千軍萬馬都一發不可收拾的,就只為著同一個目標──勝利。

  只是這場仗,勝負一早就已經決定了。因為關鍵在於那個獨眼將軍身上,深得呂布信任的他,卻是敵軍的內應。

  當夏侯惇勒馬回頭時;當他沿路衝到呂布本陣時;當他用大刀架著呂布時,所有的事情都是來得突然、來得震驚,以致張遼護主不及、以致頓時軍心動搖。

  「呂奉先,你輸了,投降吧。」

  「哈哈,是啊,輸得徹底……連心也輸了。」

  夏侯惇說得輕描淡寫,卻沒人知道他是忍住多大的悲傷才說出那句話;呂布笑著承認自己的失敗,卻沒人理解他如刀割的心痛。

  當他聽到呂布的回答,他有種衝動,他想上前抱緊他,可是他沒有那樣做;原來親手傷害自己喜歡的人、親手把對方的心弄碎,背叛自己喜歡的人,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

  這刻他可以承認了,他喜歡上呂布。

  連自己都沒發覺,在呂布心碎的一剎那,自己的心也不再完整。

  「元讓,你哭了。」

  比他足足高了一個頭的高度,呂布俯視著他,眼裡仍不見一絲怨恨。

  就算這刻夏侯惇的武器架在他項上,他還是不慌不忙的伸手去幫他抹了那一點眼淚。

  「我沒哭。」

  他沒察覺到,因為過份的心痛,連自己在哭也完全不知道。

  呂布也只是一笑,沒有再說什麼。就這樣跟著夏侯惇,被帶到回曹操的本陣。

  看到呂布被夏侯惇綁著帶進來,張遼既痛心又憤怒的向著夏侯惇大吼:「夏侯元讓!我沒想到你真的背叛將軍了!枉我一直當你是好兄弟!枉呂將軍他對你……」

  「文遠!夠了!」

  呂布打住了張遼的說話;即使這刻他成為了敗兵之將,他的氣勢仍然是那麼凌厲。

  張遼沒有說下去,但夏侯惇很明白,張遼想說的,是呂布對他死心塌地吧。

  多番的縱容,不合理的信任,甚至在他背叛他時,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抗。

  如果呂布要反抗的話,他能絲毫無損的把呂布生擒嗎?

  「呂奉先,今天你落在我曹孟德之手,就證明你氣數已盡。」

  這話無疑是宣佈了呂布的死刑。夏侯惇也知道,呂布不會為孟德所用,所以孟德只會殺了他……

  呂布也沒有看過曹操一眼,從頭到尾,都只是看著夏侯惇。這刻他的微笑,讓夏侯惇覺得似乎以後再也看不到這個人的笑容了……

  胸口一陣刺痛,呂布為了他,做盡了所有;而他為呂布,做過些什麼?

  「如果要死的話,死在你手上是最好的。」

  然後夏侯惇明白了,那天晚上呂布說的原諒是怎麼回事。

  其實他早該猜到,呂布一直都知道他是假降,一直都知道他會叛變……也是說,從一開始他接納自己歸降的那天,就決定了把自己的命送給自己……

  他不可能背叛孟德,但這建立於背叛的愛情,他要再背棄一遍嗎?

  「你想死在元讓手下是吧?那我就成全你!」曹操命人上前把呂布的裝備都卸下,只是一時間沒人敢上前,所有人都讓開了位置,營內的中央只剩下呂布跟夏侯惇。

  呂布是想閉上雙眼等待著死亡的降臨,只是他的雙眼捨不得閉上,他的視線無法離開他所迷戀的這個男人。

  就算他背叛了他,他還是能希望在死前也能看著他的臉容,這樣他到了地府時,才能記著那張倔強的臉。

  搶在其他人動手以前,夏侯惇搶先上前,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伸手到呂布腰間,果然……

  拿出呂布平日暗藏的匕首,他迅速解開了綁縛住呂布的粗繩,兩三下也一拼解開了張遼。

  「元讓!你……」

  立時在場的人都傻了眼,只見夏侯惇抽刀護在呂布前面,「孟德,我跟這男人之間還有事情沒解決,所以……他,不能殺!」

  這時侯曹操明白到,他不能得到的這個男人的心,已經被呂布給奪走了。

  夏侯惇護住兩人慢慢的退出帳營,這時眾人都不敢上前,小兵是怕呂布,其他人都怕傷了夏侯惇。

  在公一定要讓人把夏侯惇拿下,在私大家也是不願意傷著夏侯惇;於是在營外的夏侯淵為怕曹操為難,偷偷的解了三匹馬的韁繩。

  聽到馬嘶聲,夏侯惇也猜到是自己的兄弟暗中助他。他先著呂布和張遼上馬,然後兩人在他的護送下離開曹軍的本陣。

  奔馳的時候,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沿路三人也沒說過一句話。有幾次張遼想開口,但欲言又止的,最後還是把話吞回去。

  直到跑到河邊,馬蹄稍為緩慢,呂布這才開口:「為什麼要救我?」

  「呂奉先,你贏了。」

  「什麼?」

  「我說,你贏了,我喜歡你。」

  沒想過他會這麼大方的承認,呂布和張遼一時間不懂給他反應。

  夏侯惇接道:「只是這不代表我會背叛孟德。我喜歡你,所以不想你死,僅此而已。」

  「那麼……」

  「那麼我現在放你們走,今後我倆各不相欠。」

  如果他們不是敵對的關係那多好呢……難得他沒介意自己愛上一個男人,卻偏偏是孟德的敵人。

  一旁的張遼終於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介入兩人之中。帶著一些苦澀的單戀,畫上了句點。

  「至於文遠,孟德說過他有意收納你的。」

  「我是不會……」張遼也同樣不會背叛自己的主子,雖然他還是喜歡著夏侯惇……

  「文遠,你跟元讓回去吧。」

  張遼以為自己聽錯,但是他看到呂布的神情無比的認真。

  「反正你跟著我也不能有什麼作為,曹操倒是個愛才的人,他一定能讓你發展所長的。」

  「呂將軍……」他一直把呂布視為崇拜的對象,還有像大哥般,到後來視他為情敵;一時間要他離開主子身邊,他也難以接受。

  「不要再叫我將軍了,從這刻起我們再沒任何關係,你大可放心投靠曹操。」他也一直視張遼如親弟弟,如果把他交給曹操,元讓也會好好的照顧他吧。本來他們兩個的感情就很好……「你們走吧,我想一個人在這裡待一會。」

  他跟張遼策馬回陣,兩人都加快速度,張遼甚至是沒有回頭,因為他怕割捨不下跟呂布那主僕的情誼。

  夏侯惇卻偷偷的回頭好幾次,看著那一人一馬的身影漸漸變小,那景況有說不出的悽涼;是他害得他如此落泊,難道他還能要求可以與他一起幸福下去嗎?

  生在這個亂世,他從來就不敢奢望幸福會降臨在他身上。

  回到曹軍本陣,曹操對於張遼很是歡迎,而且還為他設宴,只是任何人也沒提起過呂布,彷彿這場仗從一開始這人就沒存在過。

  酒過三巡後,夏侯惇把曹操拉出營外,想向他請罪,曹操只是擺擺手,「只要你還留在這裡,就夠了。」

  他得到了曹操的寬恕,卻怎樣也高興不起來。

  這天晚上,他喝醉了,因為一個愁字。

* * * * * * * * * *

  隔天的清晨異常的吵鬧,不知道是因為他醉酒後的頭痛還是因為外面的喧嘩,都讓他心情非常差。

  於是他只穿了件外衣,衣衫也沒有很整齊的穿戴好就出營,看看到底是哪些小兵這麼大膽擾人清夢。

  一步出營卻看到小兵們亂成一團,跑來跑去看得他眼都花了,這時韓浩氣沖沖的跑過來,雖然他的樣子是在生氣,但顯現他不是在惱夏侯惇。

  「夏侯將軍,主公急召你到大營內!」

  反正也沒有什麼外人,他也懶得穿好一點,就直接隨韓浩去找曹操。

  曹操這麼緊急的召他去,應該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吧……正這樣想著的他剛步入大廳,竟見到那個不應該在這裡出現的男人,卻一臉悠閒的朝他微笑?

  「呂奉先?你怎麼會在這裡?」

  一旁的曹操看得出來是處於盛怒狀態之中,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直看著呂布瞪眼吹鬍子。

  要不是一旁的夏侯淵和許褚一左一右輕按著曹操的肩膀和他的佩劍,這位主子老早就拔劍衝上前把呂布砍了。

  「發生……什麼事了?」

  大惑不解的夏侯惇吐出心裡的疑問,因為他實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我是來投誠的。」

  「投誠?」

  「對,而且指定投靠於夏侯將軍麾下。」

  呂布笑得更開,因為這時他不是以敗將的身份來到,而是一個投靠曹操的士兵。

  「荒謬!你這厚顏無恥的男人!」原以為元讓從此可以跟這男人撇清所有關係,怎知他還跑回來死纏爛打!

  「孟德,你冷靜一下……」

  「其實有他加入不是壞事……」

  「最少我軍的戰鬥力會因此提升……」

  每個武將一人一句各自發表見解,可都是維護著呂布的,讓曹操越聽越怒,「你們統統給我閉嘴!」

  營內所有人立即噤聲,甚至連大聲一點呼吸都不敢。

  「元讓,你怎麼看?」

  這已經跟戰爭無關,因為呂布投靠的是夏侯惇,難道他麾下每名武將的士卒他都要逐一干預嗎?如果元讓是討厭這個男人的,自然會拒絕他的投靠;但如果在元讓心裡屏除了主僕關係後,自己的地位是比較重要的,他也應該拒絕……雖然他知道這可能微乎其微。

  果然,「呂奉先投靠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於他歸於哪位將軍之下……」

  「我只會跟隨元讓你喔。」

  看著呂布那得意又輕挑的笑容,曹操額上青筋又爆了好幾根。

  「那,就這樣定了吧。」

  自顧自的說著,呂布朝曹操投以勝利的笑容,曹操當下已不顧什麼君主威嚴,拔起劍就衝過去,一旁的夏侯淵等人趕忙欄住。

  「誰准你擅自決定的!呂布你這小人!」

  「從今天起我只是夏侯將軍身邊的一個小兵,不再是什麼鬼神呂布了。」呂布伸手摟過夏侯惇的肩,「將軍穿這樣少會著涼的,小人就先送你回營吧?」

  「這……」

  呂布的投誠確實讓他又驚又喜,一切都像發生在夢中,如果不是呂布大手的溫度傳過他的肩膀,他還會覺得自己仍是宿醉未醒。

  呂布稍為把他拉進懷裡,摟著他離開大營。

  「呂奉先!混帳!你給我站住!」

  於是這樣的鬧劇,三不五時都會在曹軍陣營上演一回。這一仗後,呂布這人的名號就從世上消失;只是那個男人,還真實的存在於夏侯惇身邊。有時候這位獨眼將軍會想,為什麼背叛了他的自己,還能得到他的原諒、得到他的愛?

  結果那個男人笑說著,他只是希望待在照耀自己的太陽身邊。「反正我們這愛情是建立在元讓的背叛上,正因如此,我才能全心全意的愛著你啊。」

  「其實你還是很恨我吧?」

  「一點都沒有。因為你可是背棄了曹孟德的期望而喜歡上我,我應該感到高興吧。」

  「你這人…真的很欠揍……」

  這時他們正處於午後的陽光下,於樹蔭下躲著那熾熱的太陽;點點金光穿過葉子的間隙照到兩人身上,微暖的溫度在兩人眼內化做柔和的神情。

  「元讓,無論怎樣我都愛你。」

  「就算我再背叛你?」

  「……你會嗎?」

  「不會。」

  呂布往夏侯惇的身邊再挪近一點,極近距離的直視著他的雙眸,「會或者不會,今天我說過的話將不會改變。」

  夏侯惇只能說,這男人的容忍能力太高,而且臉皮也太厚了。

  這麼近距離說話居然還可以不眨一下眼,還可以氣定神閒;而他居然因為這樣而心跳加快……

  「沒你辦法啊……」稍稍抬頭,他的唇剛好印上他的臉龐。

  呂布那驚喜的神情,突然讓他覺得很好笑。

  夏侯惇忍俊不禁,於是呂布也笑了,卻是一臉的滿足;他調整一下坐姿,像個大小孩的倚在夏侯惇身上。

  「……下不為例了。」

  微暖的春日下午,正是戀情真正萌芽等待開花的起始。



~完~


===========================

後記:

這個坑終於填完了!!!萬歲!!!!
小芊,這是補給你今年生日的賀文喔 :heart:
是說這個坑我拖了一年有多了(毆)
今天終於填好了(感動)

不過.........其實跟本來的構想有很大出入呢XDlll
例如中間的章節有H被我刪掉了XD
因為考慮過還是沒有會比較好
這個我想試著走比較清純路線(?)的XD

然後結尾如果覺得有點草率的話那絕對不是你的錯覺,
來,請盡請的巴不要客氣,不過不要打臉(毆)
因為人家已經腦殘了啦Q口Q
而且我不想棄坑啊Q__Q!!!!
可能很多事都沒交代到,但其實我覺得都沒差的XDllll
因為就算沒交代,還是會明白的啦.....
結尾我可是想了很久的Orz
每次一到結尾我覺得非常的困難*囧
而這次用了點比較輕鬆搞笑的形式吧,裹有就是加多點糖=__=
如果沒看出來的話那對不起,請原諒翎某人功力還不夠高Orz

最最最最最後了!!!
感謝看到這裡的您,
也感謝這年內沒有丟我雞蛋沒有嫌棄叛愛這篇文的您
還有非常感謝大家包容翎某人的任性XD
那,請繼續支持和指教吧Vv


p.s.芊芊,說不定下年會寫個番外補充篇做生日賀文喔XD(被芊芊打)
(天音:你這人也太糟糕了吧!!!)



2008/10/19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43-96c565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