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Torres / Fabregas

[足球][TORRES x FABREGAS] You still have me (全)

trackback0  comment2
22/12/2008
背景:2008/12/22 英超聯賽ARSENAL 1 : 1 LIVERPOOL
在一次與Alonso搶球中Fabregas右腳膝蓋韌帶受傷,被逼於上半場完場之際退下火線;在缺乏球員的情況下,無奈地Fabregas要休息將達四個月的時間,於聖誕及新年期間缺席球賽,休息四個月的時間


注意:會盡量灑糖,不喜歡甜食者慎入XDlll
本文與原人物沒有任何關係,只因為本人妄想過剩







You still have me (TORRES X FABREGAS) by 翎劍舁


  鏡頭焦點都在ARSENAL的年輕隊長身上。上半場完場之際,他跟Alonso同一時間搶球,卻被這位好朋友無意間弄傷。
  自己的狀況他自己最清楚,從他跌下的那一刻,從右膝傳來那種痛幾乎令他想大叫。
  站起身來都會痛,只希望場外的醫生在檢查過後能跟他說傷勢不嚴重……
  簡單的檢查完畢後,他幾乎絕望,因為這一場重要的賽事,他將要缺陣了。
  Almunia拍拍他的頭,希望他不要太難過。
  的確是很痛,可是怎樣都不比心頭上的痛。
  剛剛擔任隊長,卻因傷而退下,不能跟隊友一起努力,這讓他非常難過。
  他不想哭,於是很努力的把那點點的眼淚都忍住,讓它們在眼眶內打轉;他又用球衣抹抹自己的眼睛,不讓眼淚滑落到臉上。
  這一刻他好討厭自己,討厭自己這麼的脆弱……為什麼連這小小的傷都不能挺下去呢?
  他愛這個球場、愛這支球隊,所以他好想一直跟大家踢球;他想為球隊贏球賽,他想在這球場上得到勝利……只是這些想法都要因為這個傷勢而要被打破了!
  希望?他似乎看不到希望……
  一旁的Alonso充滿歉意的目光他都有看到。他沒有怪他,因為他們都是好朋友,而且足球就是這樣了……只是這一下失去了希望,就連扯起嘴角露出笑容都是極其困難的一件事情。
  情況很糟糕、太糟糕了!他要休息養傷多久呢?一個月還是兩個月?
  沒辦法想像自己無法踢球的情況,更加不希望只能看著隊友而自己不能作出任何幫助。
  他知道球隊需要他的,因為他也需要球隊!
  更衣室內Wenger略略檢查了他的狀況。
  「看樣子……應該不能踢了……」
  「我可以的!Wenger教練,請你讓我上場!」
  激動的站起來,卻因為腿上的傷而令他站不穩,在他身旁的Van Persie趕忙扶著他。
  「你這樣要怎麼上場?你根本連走路都會痛!」
  「可是我不想放棄!我想跟大家一起努力……」
  「Cesc!」一向冷靜的Wenger動怒了,「你現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而不是勉強自己、無視自己的傷勢!」
  Van Persie雖然是衝動派,可是看到這樣子的Fabregas他都忍不住出言勸阻,「放棄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隊長就要成熟點啊Cesc,如果換了是任何一個球員受傷,我相信你也不會希望他帶著傷出賽的。」
  他們都說得有道理,正因為這是事實,才讓他更加的沮喪。
  他咬咬下唇,嘗試調整自己的心情。
  沒錯,他已經是隊長了,不能任性,而且要成熟;他也不能影響到其他球員,他是知道其他人都在擔心他的。
  剛好是中場的休息時間,所有隊員都急於關心他的情況。
  在所有人都進了更衣室後,Wenger宣佈Fabregas將會在下半場缺陣,空缺會換上Diaby,而隊長的臂章就會暫時交給Almunia。
  「各位,就算沒了我球隊也是沒問題的,一定要贏,然後全取三分!」
  Nasri那些比較年輕的球員似乎還是有點悶悶不樂,Fabregas對著他們露出笑容,「不要讓他們少看我們了,大家有的是實力,要讓他們知道我們ARSENAL是一支沒了隊長還能控制大局的球隊!」
  「不要忘記了,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是誰?」
  「Gunners!」一時間大家的心情都似乎振奮起來,已經不像剛才那般沮喪。
  「目標!」
  「全取三分!」槍手們的鬥志已經回來了。往後的賽事隊長可能會缺席,不過這一場已經不能多想了,為了他們的隊長和球隊,他們都要盡全力去爭勝!
  球賽再開時,ARSENAL的隊上已經沒有了他們的年輕隊長。一直在電視旁看著直播的Torres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他知道沒了Fabregas的ARSENAL是大大減低了威脅,而且在Adebayor被趕出場,他們以十人應戰的情況下,更加沒可能取勝……LIVERPOOL會贏吧……但就算自己的球隊贏了,他也不會高興。
  電視有拍到Fabregas離場前的鏡頭。他用球衣抹去還未流出的眼淚,那一個鏡頭揪緊了他的心,彷彿他的心也被Alonso那一腳而弄傷了。
  大家都知道這是意外,可是他很難不氣他那國家隊兼球會隊友……原因是他最重要的人因為這位隊友而受傷了,看樣子還傷得不輕。
  如果這一場自己不是因傷而缺陣,他很有可能會直接給Alonso一拳來出氣。
  看著電視手心不停的冒汗,已經無心賽果,他只想知道他的傷勢怎麼了……
  他撥了通電話給他,希望他會接吧……
  他不希望球會間的競爭令兩人關係惡化,他也只想到這會令兩人以對方為目標而更加進步;他從來沒有後悔加入LIVERPOOL,只是現在他禁不住問了自己:他當初的決定是錯了嗎?
  「……」
  電話接通了,只是對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Cesc嗎?」
  Fabregas還是沒有答他話。他有把電話放在耳邊,只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罷了。
  他是應該叫他不要擔心的,而且還應該跟他說自己沒事、只是一點小傷而已這種類似的說話;可是剛剛在隊友面前他已經裝得很累了。
  難道面對Torres他還要裝出堅強的樣子嗎?
  「Cesc,你在嗎?」
  「嗯……」
  他一直都不希望大家處於不同的球會。現在事情發展到這樣,他不知道要以怎樣的心情來面對Torres。
  他好不甘心!就這樣退下場了,真的很不甘心!可是……能怨誰呢?
  「你沒事吧?」
  「……沒事。」
  異常的安靜。
  Fabregas沒試過在跟Torres講電話時可以有這麼安靜,所以Torres知道,他很不妥,大大的不妥。
  而且電話那頭雖然安靜,但是卻隱隱傳來一些很微細的聲音,像是很重的呼吸聲,但又像被壓抑住的。
  像啜泣的聲音……他哭了嗎?
  「Cesc,聽我說,一點點傷沒關係,你會好起來的……」Torres心慌了,因為Fabregas總是在笑,所以讓他覺得這快樂的孩子幾乎是不會悲傷的;讓他差點就忘了,他也會跟其他人一樣有負面的情緒,也會……哭。
  「Torres……」
  Fabregas打斷了他的話,兩人之間又再沉默了一會。
  他聽到了他深深吸了口氣,說話的聲音已經是顫抖不已,「請你這一陣子……都不要再找我了。」
  他這樣說完了之後,Torres還在理解他的意思,已經傳來電話斷線的聲音。
  「Cesc!Cesc!」
  他感覺到Fabregas不是在生氣,如果他是生氣的話還好……他在他的言詞間感受到了不安,令他更加擔心。
  Fabregas哭了,這讓他幾乎不能呼吸;他不知道現在的他在想什麼,但只要想到他窩在一旁獨自飲泣的畫面,他的心就痛得厲害……
  他要陪在他身邊,不然不知道他會亂想什麼。
  決定好之後他就買了機票,不論用什麼方法都要讓Fabregas見他。



  星期二,Fabregas的檢傷報告出結果了。
  右膝大腿韌帶受傷,估計要休息四個月。接下來聖誕其間至四月的賽事他都無法出席了。想到這裡Fabregas心裡更是一沉。
  「四個月雖然是一個蠻長的時間,不過只要你好好休息,等你復出後的比賽都不成問題。」
  Wenger雖然是以教練的身份說這種客套的說話,但聽得出他的語氣都是安慰著他。
  比起教練與球員,他們的關係更像父子。
  等過了兩天,Fabregas比較接受自己受傷的事實,只是心情還是一厥不振。
  可能是因為在隊友面前還要刻意裝出自己不介意的樣子,更加讓他身心俱疲。
  「除了做治療外,我都應該只會留在家裡休息……」
  「我會叫他們不要打擾你的。」
  這種情況下,Wenger知道其實自己說幾多效果都不大,那乾脆順他的意好了。
  突然想起在LIVERPOOL的那個前鋒小子,說不定他有方法能令Cesc振作的……當然這事情要私下進行,不能讓Cesc知道。
  在Fabregas回家後,Wenger都在打聽Torres的聯絡方法;沒想到隔天的清晨,這個小子就來到ARSENAL球會裡,還毫不客氣的跟他要人。
  「Cesc呢?」
  自從有一次Torres來到這裡跟Wenger 摃上了之後,這兩個人見到面就沒有給對方好面色過。
  當然Wenger對著Torres也不會是和顏悅色。
  「LIVERPOOL的球員跑來跟我要ARSENAL的人,你是在開玩笑吧?」
  「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
  因為對Fabregas的擔心讓他的脾氣變得異常暴躁,如果Wenger一直這樣跟他沒完沒了,他可能真的會動手揍他也說不定。
  「球員居住的地方我們是不會洩漏出去的,除非你本來就知道他家在哪。」
  Torres的眼睛瞇成一條線,「你的意思是說他在家裡?你沒騙我?」
  「騙你?有需要嗎?」Wenger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雙灰白的眉頭攢了起來,「不過Cesc這孩子啊,最近都愛胡思亂想;雖然他沒有怪責你們那個隊友,我指Alonso,可是Cesc卻一直對自己的傷耿耿於懷……」
  「他還叮囑我不要讓人打擾他,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Wenger那語氣聽了就叫他討厭,說得Cesc好像會往牛角尖鑽然後做傻事……其實他覺得這可能性還蠻高,所以心裡的焦慮才會在聽了Wenger的說話後加重了幾分。
  「聽好,我不會因為你的情報而感謝你的。」
  「我沒期望過你會感謝我。」
  「只是當我把Cesc帶回來以後,你!就要負起照顧他的責任!」
  Wenger挑一挑眉,輕輕撥開Torres指著他的修長手指,「憑你?」
  「難道憑你嗎?」
  看著Torres離開,雖然他是很不爽要靠他來令Cesc振作,不過這種情況下,只有他才能解決吧……他也暗自在心裡祈禱著,那個陽光的孩子能趕快回復心情。



  門鈴一直響個不停,簡直就像是精神轟炸。
  他不想理會那吵耳的鈴聲,決定了明早就要把它拆了!
  乾脆把頭埋進被子裡,與外間隔絕。
  過了一會不只門鈴,連響亮的拍門聲都傳到他的耳裡。
  好煩……他不是說過希望自己一個好好休息嗎?是誰那麼煩人?
  正想走到門邊的防盜眼看看是誰,門外的聲音就全部停止了。
  他立定了好幾秒,才又想轉身回到被窩裡時,門鈴又響了,不過這次的頻率比較慢。
  他現在行動不方便啊!要是那些什麼傳銷的讓他這樣走來走去,他絕對要他好看!
  「誰?」
  把門小小的打開了,從門縫裡他見到一張很熟悉的臉。
  「Alonso?」
  「可以……讓我進來嗎?」
  「哦……可以啊。」
  Alonso帶了些水果還有鮮花,就像探望病人一樣;雖然他知道他的歉意,他也沒有怪他,只是被當作病人看待,心裡總是有些東西讓他不舒服。
  「關於那場比賽……我真的很抱歉!」
  Alonso誠懇的視線與他的接觸了。
  「我從來就沒有為這事而生氣,真的!你也不用介懷啊。」
  「如果你不是在生氣,那為什麼你不肯跟Torres聯絡呢?他非常擔心你……」
  「我也不知道……」Fabregas嘆了嘆氣,「不過我跟你還是朋友啦,是不是?」
  他一直都在自己的自責裡面困住了,走不出來;其他人對於這件事都已經接受了,但他還是無法從釋懷。
  儘管口裡說沒問題、沒關係、別在意,但其實最介意的,是他自己。
  那個可愛大男孩,他的笑容已經失去了陽光的味道,只有一點點的難過與心酸。
  身為他的好友,Alonso又怎能不難過?
  驀地門鈴又再響起,這次只有Fabregas一個覺得訝異,相反Alonso還主動的去幫他開門。因為他知道,只有門外的這個人能把Cesc變回以前的模樣。
  「Torres。」
  聽到Alonso唸出那人的名字,Fabregas看過去,果然是這個他又想見又怕見的男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疑問過後矛頭就指向好友:「你…怎麼會給他開門啦?」
  Fabregas有點生氣,也有點焦慮。
  他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見Torres啊……
  「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Alonso走時還不忘把門關上,不論Fabregas怎樣叫他回來,他都裝作沒有聽到。
  讓他們兩個單獨相處會更加好吧?
  Alonso嘴角上揚,他知道Torres會成功的,於是他在手機撥了一通號碼。
  「Wenger教練嗎?我是Alonso,Cesc應該沒問題的了……是,辛苦您了,這次帶給您麻煩真的很抱歉……好的,再見。」
  接下來都得看Torres了。
  用被子裹著身子窩在床上的Cesc,跟站在門邊不遠處的Torres,兩人的氣勢成了強烈對比。
  「見到面也不跟我打招呼嗎?」
  Torres首先打破沉默。他好肯定如果自己不先採取自動,Cesc就會用他那雙眼睛一直盯著自己。
  「……嗨。」
  「為什麼不想跟我見面?」
  一來就單刀直入的切入正題會不會太快了?他完全沒有想過Torres會這樣出現,所以他跟本沒有任何答案給他。
  「因為……因為你是LIVERPOOL的人嘛!所以應該要避嫌一下……」
  「那你為什麼又跟Alonso見面?」
  「呃…這……」可惡!剛剛Alonso不開門給他就沒事了嘛!「因為Alonso是好朋友嘛…所以我……」
  「好朋友?」Torres說話的態度越來越強硬,幾乎到了質問的地步,「那我呢?我是什麼?」
  「你…你是Torres啊……」
  「我對你來說,是什麼?」
  Torres的咄咄進逼都要讓他招架不住,以致Torres越走越近他的身邊,他都沒有感到異樣。最後Torres是坐在他的床緣,等著他的答案。
  「我對你來說,重要嗎?」
  Torres改變了發言的方式,一直強硬的語氣突然放軟,眼神也柔和得多。
  「當然重要……」
  「那你為什麼不肯跟我見面?你知道對我來說,你也是最重要的嗎?」
  Cesc點點頭,他咬一咬下唇,說:「我都知道……不過這事情真的沒問題,沒有人做錯……只是我太軟弱,支撐不起球隊而已。」
  有點自嘲的笑容,除了令自己難過,還讓Torres心痛。
  突如其來的,Torres身體傾前緊緊的抱住了他;過不了一會,他感覺到Torres那修長的身軀在微微的顫抖。
  「Torres?」
  肩膀有點濕濕的,而且有點微溫……
  他沒有回答,只是有一些很微細的咽嗚聲出自他口。
  「Torres……你沒事嗎?」他搞不清楚為什麼突然會這樣,他只知道,Torres好像哭了……為了什麼?因為他之前不肯見他嗎?
  他不敢有太大動作,只好拍拍他的頭;實際上他都被Torres抱住了,除了一雙手可以作小範圍的動作,其他動作基本都是做不到。
  「如果你強忍著不要自己哭的話,那我來代你哭好不好?求你不要再這樣了……你這個樣子讓我的心好痛…痛得快要死了……」
  「Torres……」Fabregas的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因為腳傷的痛嗎?不是,那早就不怎麼痛了……也不是因為難過,只是Torres的說話頓時讓他明白到了一點東西……
  「你除了是在折磨自己,也同樣的在折磨我啊……有什麼事情都讓我跟你分擔好不好?」
  雖然說Torres是哭了,不過卻沒像女人哭得梨花帶雨,反而是那種大男人失意的哭泣,當中帶了點憂鬱的味道,怎麼他的Torres連哭都這麼帥氣呢。
  他終於都笑了,把心裡的陰霾驅走以後發自內心的笑。
  「傻瓜,原來你也是一個傻瓜……身為隊長要再成熟一點嘛,我知道啊,所以……」Fabregas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淚,「我會趕快好起來的。」
  這次換Fabregas主動的抱他,還附贈那爽朗的笑聲。
  他知道,他的Cesc回來了。
  「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有我在你身邊。」
  「知道,以後什麼都會跟你說,因為我已經賴上你了。」
  只要他難過,他就會跟著傷心;所以他要讓他快樂,讓他們都幸福。
  無論怎樣,他都會守在他的身邊,直到時間的終結。


==END==


====================================

後記:
一直拖一直拖就拖到現在了OTL
對不起我這個人就是比較慢llllbb
因為Cesc傷了讓我心情也跟著低落了Q__Q
於是好一陣子都沒寫文..........
所以Torres你要好好的對Cesc啊!!!
要一直甜甜蜜蜜喔~~~

下篇“X-mas”是後續,有甜甜的H XD
↑你信XD?!!
 
No title
我信!!!!!!!!!!!!!!!!!!!!!!!!!!!!!!!!!!!!!!!!!!!!!!!!!!!!!!!!!!!!!!!!!!
我信!!!!!我等shingo的甜蜜蜜H!!!!!!!!!!!!!!!!!!!!!
每次都看你寫好長一篇真很過隱呢:D真好:)
有Torres愛的加持,cesc一定很快又可以活蹦亂
跳的了!!真好真好~~現在我也都會常常來你的
blog逛囉(L)(L)
No title
POMA>U<
謝謝你Vv
不過我寫文寫得有點慢XDllll
嗯,有Torres在身邊,Cesc會快快好的
我每天都有去你的blog喔
哈哈,不過我這裡只有在有看球賽或者發文時才會更新(毆)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69-5824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