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Torres / Fabregas

[足球][TORRES x FABREGAS] X’mas (全)

trackback0  comment2
25/12/2008
背景:2008/12/22 英超聯賽ARSENAL 1 : 1 LIVERPOOL
“You still have me”後篇,有很少很少的微H

注意:會盡量灑糖,不喜歡甜食者慎入XDlll
本文與原人物沒有任何關係,純粹因為本人妄想過剩









X’mas (TORRES X FABREGAS) by 翎劍舁


  自從見過Torres之後,基本上他的心情是直線上升。
  作為一個球員就有機會受傷,這些都要學會接受。換個角度想,既然能有這麼一個假期,他就好好的用這段時間來放鬆自己吧。
  而且還有幾天,就剛好是聖誕節了。
  「你手機關掉了嗎?飛機上不能開電話喔。」
  一旁的Torres戴著那副大大的墨鏡,都快要遮去他一半的臉龐了。他刻意的把帽子壓得低低的,不希望在機場有什麼人認得他倆。
  「我現在就關……」
  話這才說完,他的電話就響了。
  「誰?」
  「呃……我接一下,很快。」
按下接聽鍵,電話一旁傳來幾近咆哮的聲音。
  「Cesc!你跑到哪去了?怎麼你家裡電話沒人接聽?」
  「嗨,我……我現在人在機場……」
  「機場?」對方的語氣突然冷漠下來,「你該不會是要跟那個前鋒小子回西班牙過聖誕吧?」
  Fabregas笑得一臉幸福,「是啊,教練您怎會知道呢。」
  聽到教練這個名號,Torres知道電話那頭一定就是那個煩人又欠揍的教練。
  伸手搶過他的電話,這刻Torres嘴邊正掛著無比得意的笑容,「您好Wenger教練,我跟Cesc二十分鐘後就要上飛機了,有什麼等我們回到西班牙再說吧,」無視Wenger的抗議他再補上一句,「如果我們的電話網絡還接收得到的話。」
  順便幫Fabregas關掉他的電話,「走吧Cesc。」
  「好。」雖然這有點對不起教練,不過難得可以忙裡偷閒跟Torres過聖誕,這種機會他當然不能放過。
  帶著愉快的心情,兩人一起向著家鄉西班牙出發。
  「教練,Cesc在哪?」
  「Cesc?Cesc當然去了過聖誕,這樣還要問嗎!你們是太閒了吧?今天的操練加倍!」
  可憐的Bendtner完全看不懂Wenger的臉色,還問了觸到地雷的問題,以致現在球隊上下慘叫連連。
  「我做錯什麼了?」
  在他旁邊的Van Persie拍拍他的肩膀,「沒有,我們只有暗自希望Cesc快點回來就好了。」
  因為Cesc不在所以令到Wenger心情暴躁是很少人意識到的事;而更大原因是Cesc跟Torres去渡假,這怕是只有Wenger自己一個知道了。
  可惡那個前鋒小子!居然敢把Cesc帶走了!下次再見面絕對要讓他好看!
  遠方飛機上的Torres感到背後升起一陣涼意,打了個冷顫。
  「怎麼了?」
  「沒什麼。我們下機之後去哪?」
  「巴塞隆拿?我帶你去那邊走走吧。如果可以的話,去我家吃飯?」
  Torres挑一挑眉,嘴角上揚,「要帶我見你的父母?」
  「才不是那個意思啦,」其實也有一點點私人原因……「因為我家附近的孩子都喜歡看你踢球啊,所以……」
  「所以讓他們像參觀動物園一樣就對了?」
  「你不喜歡?」
  Torres親了親他的額,「只要有時間給我們兩個獨處就沒問題了。」
  難得的假期,當然要過一個二人世界了。



  雖然他想像到小孩子見到喜歡的球星時是會何等的吵鬧,但萬萬沒想到場面會是這樣的混亂!簡直就是一個……兒童照顧所?
  堆起了滿臉的笑容依了孩子們的意願:簽名、拍照,甚至是……講故事?他沒想到還有講故事這一環耶。
  在他們來到Fabregas的家裡,附近的小孩都起哄著要來湊熱鬧,偏偏Fabregas的鄰里關係打得非常的好,好到所有小孩都能自出自入……難道他那種平易近人的個性是這樣由小培養出來的?
  「Torres你真的很受小孩子歡迎耶。」
  Fabregas流露出既羨慕又佩服的眼神,這讓他差點想吐血。
  如果可以他寧可把這種本事留給Cesc……不過要是這樣,Cesc就會被那些小孩搶走了吧?
  搖一搖頭,他怎麼會跟眼前這班小鬼計較呢?他已經是成人了,就幾個小孩有什麼關係?呃……雖然這裡的小孩數目都可以組兩支足球隊來踢球了。
  眼看Fabregas抱起一個四、五歲的孩子,那小孩還一直摟住他的脖子不放,那個濕濕的嘴唇就一直在他臉上還有脖子上來來回回的吃豆腐了好幾遍!
  他都還沒試過做這麼瘋狂的事!為什麼這個小孩敢光明正大的這樣?
  心裡一直吶喊著希望Cesc會拋開那個小孩,不過看樣子那個機會率少於零。
  其實他也是很有愛心的,小孩他不是不喜歡,不過太多太嘈吵就免了;更加重要是,他喜歡的小孩子,是不會跟他搶Cesc的。
  「大哥哥,今晚在這裡跟你一起吃晚飯好不好?」
  看!誰說小孩子天真又可愛的?現在就明言要入侵這裡了!
  Torres用眼色向Fabregas示意要他拒絕,從對方的眼神看來,顯然有點為難。
  「呃……今天哥哥的家人都不在,所以沒人煮晚飯了,不如下一次吧。」
  聞言一陣陣失落的噓聲在他家裡的大廳此起彼落,相反Torres心裡有點高興。
  當然一部份原因是他拒絕了這班煩人的小孩,晚飯之前就能跟他們說再見了;更大部份的原因是他剛剛說了家人都不會回來,代表了可以過一個只有他倆的晚上吧。
  「你們不是說要踢球嗎?今天Torres哥哥在這裡喔,你們不要跟他一起踢嗎?」
  不得不承認Cesc照顧小孩很有一手,不過如果他的殺絕是把小孩的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那他會認為這不是一個好方法。
  「Cesc……」
  「我受傷了嘛,」他指一指包紮著的右腿,「拜託你了。」
  Torres用修長的手指點點他的鼻樑,「今天晚上我要補回來喔。」
  「好的。」雖然不知道Torres的意思是什麼,不過先答應了總沒壞。
  「好了,要踢球的跟我到屋外吧。」
  屋內的孩子都一窩蜂的跟著Torres衝出去,隔著玻璃窗看著這樣的景況,Fabregas開始想像著,如果將來跟Torres有一家這樣的房子也不錯。
  然後看著自己的孩子跑來跑去,或者教他踢球,那會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
  突然想到,他跟Torres都是男的,那……怎樣有孩子?
  甩甩頭,這問題他再深究下去也沒意思,因為這麼長遠的事情,還是往後再說吧。
  看著一片狼藉的大廳,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終於都等到日落,把聚集在Fabregas家裡的小孩都送走之後,他可以鬆一口氣了。
  看到進門後的Torres身上到處都是泥巴,Fabregas貼心的告訴他,二樓他的房間裡有一個獨立浴室。
  不過Torres知道這只表示他記得自己有點潔癖,而不是其他行為的暗示。
  這次沐浴的時間比較慢,因為他在想接下來兩人要到哪裡去,還有這麼漫長的今晚要怎麼過。
  沒想到他換好衣服下來時,迎面而來是一個擁抱,但那個不是Fabregas。
  「真人比電視上還要帥啊!」
  那是一個他完全沒見過面的女人。
  再看看屋內,除了Fabregas外,都是他不認識的人。
  用疑問的眼神看向Fabregas,他只是笑笑說:「這是我的家人,因為知道到我要回來,所以就特地來跟我們慶祝了。」
  慶祝?他這才看到牆上的日曆:十二月二十四號,平安夜。
  「Cesc好厲害喔,能夠認識到這麼優秀的朋友。這麼帥的朋友就要多點帶回家給我們看看啊。」
  不管是什麼親戚,他只是希望可以跟Cesc獨處而已!
  Fabregas笑得有點尷尬,這麼說就好像家人見到自己另一半那樣,當然其實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Torres走到Fabregas身後,在他耳邊低聲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說了是慶祝啊。」
  「你不是說了你家裡今晚會沒人嗎?」
  Fabregas回過頭,「那只是跟孩子們說的,好讓他們晚上不留下來啊。」
  原來那是對付小孩的權宜之計……突然覺得自己降級成為了小鬼之一。
  晚飯期間Torres坐在嘉賓位,沒有太多參與晚飯裡的談話,但都是保持著優雅的微笑,細心聆聽著他們的對話。
  晚飯的談話內容都離不開Cesc小時候發生的事情,這讓Torres心情好了很多,因為他們之間很少談及小時候,而且這樣能讓他更了解Cesc。
  換個角度來看,跟他的家人吃頓晚飯也是不錯的事情。雖然對於不能過二人世界他還是有些耿耿於懷。
  只是坐在同一張餐桌,看著Cesc的笑容,他就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融入了,成為他家裡的一份子。
  晚飯過後,他陪著Cesc把親戚都送走,然後坐在沙發看著Cesc的媽媽收拾餐桌。
  有好幾次他都想幫忙,不過被Cesc那熱情好客的父母給阻止,他們說客人就該坐著。
  「那Torres,您今天晚上會在哪家酒店呢?」
  「事實上我還沒有訂酒店。」
  Torres轉頭看著坐在他旁邊的Fabregas,輕輕一笑。
  怎麼他覺得Torres的笑容有點怪異?「因為今天我請Torres在我們家住下來了。」
  Fabregas媽媽把手上的碗差點摔了,「可是……我們客房沒有打掃好……」
  「我不會讓他睡客廳的,睡我房裡就行啦。」
  這次換Torres感到意外了。
  他沒聽錯吧,Cesc自己說讓他跟他一塊睡?可是他父母不會覺得有問題嗎?
  「Torres您會介意嗎?」
  「嗯?我?我當然不介意了。」
  他的父母看上去都像放鬆了,他的媽媽還呼了口氣,說:「那就好了。」
  Cesc的父母是很開放還是怎樣?兩個大男生睡一起他們不會覺得古怪嗎?
  「不過Torres你得小心一點……」
  小心?伯父伯母,要小心的應該是Cesc吧?
  「上一次Alonso在隔天額頭腫了一個包喔。」
  Alonso?他這次肯定自己沒有聽錯,那就是說……「Alonso也來過這裡作客嗎?」
  「是啊。」
  「跟你一塊睡?」
  「嗯。」
  瞬間他聽到內心那座火山已經被激活到要爆發的邊緣了。
  所以其實他的父母不擔心是因為Cesc不是第一次帶朋友回來然後又跟人睡同一間房……
  他已經不是單單為了不能過二人世界而生氣了!
  「我有點累了。」
  「喔,那我帶你去房間吧。」
  跟著Cesc走到二樓,直到卧室,他都沒有表現出他的怒意。
  剛關上門,Torres就很順便的把門鎖鎖上,然後把Fabregas推到牆邊,雙手按在牆上,把他困在兩臂之間。
  「到底還有誰來過了?」
  「啊?還有Xavi吧……前幾年Messi來渡假時也有……」
  「Cesc!」
  「有!」面對著Torres的怒吼他有些不知所措,為什麼他要生氣啊?莫非……「你又吃醋了?」
  「什麼又?」這小子是天生少了哪根筋?難道他自己不覺得有問題?「如果我跟你說我跟Gerrard睡在一塊了你有什麼感想?」
  這時Fabregas給他一個委屈的表情,「我會不開心啊。」
  「所以我會生氣也不是沒有道理吧?」
  他眉頭糾結了,想了一想,「可是我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現在都沒有啦。」
  聽到這麼一句他比較沒那麼氣了……
  「而且我們就只是睡覺什麼都沒做喔。」
  沒那麼氣就假的!現在是氣上心頭,快要衝到大腦了!
  「還不夠嗎?你還想做什麼?你說啊?」
  「呃……」他只是想澄清一下,怎麼好像越描越黑了?「沒什麼……啦。我發誓以後隨了你都不讓人進來睡,可以了嗎?」
  「哼……」Torres放開按在牆上的手,坐到Fabregas的床上。
  他知道Torres已經是下氣了,於是他懷著愉快的心情從櫃裡拿出被子,放到他床邊的地上。
  「幹什麼?」
  Fabregas爬到自己床上,先窩進被裡,指指地上的被子,「你今天晚上就睡那裡啊。」
  「……」Torres看著那些被子,無言了幾秒,青筋又開始爆開了,「我想請問,他們來的時候都是睡地板加被子嗎?」
  「是啊。」
  突然心裡有點安慰,還好他的Cesc不是那麼隨便的人……不過沒道理對他也是這樣吧?
  「喂……你不是要客人睡地板吧?」
  Fabregas用被子把自己包得密密的,只露出留著一頭短髮的那顆小腦袋,「晚安。」
  Torres再度無言,看著Fabregas閉上雙眼正打算睡覺,他一手掀起他的被子。
  「開什麼玩笑!我當然要睡在床上了!」
  「我的床很小啦,你下去!」Torres一個勁往他的被子裡鑽,被子在兩人手上被拉來扯去。
  本來Fabregas就躺在床上佔了很大的位置,要把Torres推下去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於是Torres想到了一個在冬天使用的絕佳方法。
  他把冰冷的手悄悄伸進Fabregas的衣襟裡,冷不防的整個手掌貼上他暖暖的皮膚。
  「哇!」不意外地是Fabregas的慘叫,他整個人往後一退,Torres就立即霸佔了那個空檔。
  「好冷!Torres你好奸詐喔!」
  「是你自己要讓我睡地板耶,我只是讓你感受一下什麼是寒冷而已,還要不要?」
  他晃動另外一只手,嚇得Fabregas立即搖頭。
  「不要客氣了……哇!」
  Torres迅速的從他衣服下把手竄進去,兩只手都緊貼在他那有著少許腹肌的小腹上。
  「冷死了!放點放手啦!」他用力想扳開Torres的手,不過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侯開始Torres的姿勢是跨坐在他身上,所以他根本就扳不開他的雙手。
  「笨蛋Torres!我可是傷患耶!」
  「嘿,誰讓你剛才叫我睡地板。」
  Torres喜歡跟Fabregas這樣吵吵鬧鬧,雖然大多時候都是他在欺負他,不過他覺得這樣會令兩人的關係更加緊密。
  在被窩裡的混戰令兩人的頭髮衣服都變得凌亂,呼吸更加是急促。
  Torres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幾顆鈕扣剛才就被Fabregas扯了下來,結實的胸膛約隱約現;Cesc身上那件黑色的T-shirt因為被Torres掀了起來,加上Torres的雙手都按在他的小腹上,已經是退到露出了胸膛。
  在Torres沈寂了一會的注視之下,Fabregas終於留意到現在兩人的狀況是多麼的曖昧。
  「我…我要睡了,晚安!」
  他別過頭,盡量不與Torres的眼光接觸。只是Torres俯下身,輕輕親吻他的臉龐,然後帶過,吻著他的耳垂。
  「已經遲了,Cesc……」
  他輕舔著他小巧的耳珠,要知道那是他最敏感的位置,令他若有若無的發出一點點微細的咽嗚聲。
  他想起了今天Cesc抱著那個小孩時,那小孩在他脖子上親來親去,不知道現在Cesc會有什麼反應?
  把目標轉移到他的脖子上,一般的輕吻,有時還會細細的啃咬著。
  Fabregas推一推他的胸口,「Nando……要停下來了……」
  只是Torres選擇無視,反正他知道Cesc不是真心想要他停下來,由他喚自己做Nando而不是Torres他就知道了。
  這小子只有在激動忘形或者近乎沒理智時才會這樣親暱的叫喚他。
  他一直吻到他喉嚨中間的結核,然後放慢了動作吸吮著。
  「嗯……」
  有點癢,可是這種感覺並不討厭。
  Torres噗一聲笑了,「怎麼今天那小孩親你時你都不是這樣。」
  他當然知道了,因為小孩的親吻都不帶任何情慾,如果那個孩子能讓他的Cesc有這樣的反應,他會第一時間把那小鬼丟出屋外。
  沒想到Fabregas還會認真的回答他。
  「因為現在這個是你啊,Nando……」
  最後他叫喚他的那句怎麼聽上去撒嬌意味這麼重?
  「Cesc,你終於學會了要怎麼升溫。」
  「升溫?」
  順著Torres的動作,很自然就把衣服脫掉;Torres的雙手再往下,來到了他的腰間,扯下了他的拉鍊,這個動作讓Fabregas清醒了一點。
  「Nando!」
  「不脫怎麼做?」
  他又被Torres的說話而弄得臉紅耳熱了!為什麼Torres總能這麼輕易地說出這些話!
  驀地,窗外傳來了鐘聲,聽來有點遙遠,卻很真實。
  「二十五號了。」
  「聖誕快樂。」
  Torres成為了今年第一個跟他說聖誕快樂的人,這讓他覺得非常甜蜜,這樣他們算是正渡過一個相當浪漫的聖誕吧。
  「嗯,聖誕快樂。」
  他主動的吻上了他,儼然把剛才的事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雖然是他做主動,但主導權還是在Torres那裡;他接吻的方法對於他來說簡直是致命的衝擊,激烈、深刻,舌與舌的互相交纏,近乎缺氧的空氣,都再一次令他失了理智。
  在接吻的過程中最好是閉上雙眼,這並不是因為要好好享受,而是因為當他看到Torres那張帥帥的臉在他眼前無限放大時,腦袋就會立即全面停止運作。
  只是當他閉上眼後,他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在唇上還有舌尖,令他似乎更加投入,但對於同一時間發生的事,他幾乎都感覺不到。
  在Torres的唇離開時,他才發現原來褲子已經被脫下了。
  「Nando……」
  他已經沒多餘的心思去爭論脫與不脫這個問題了。
  現在他的腦子裡有的都只是同一個名字,滿滿的充斥在他腦海裡。
  「放心交給我好嗎?」
  「嗯……」
  「我愛你,Cesc。」
  再次吻上了他的唇,然後他灸熱的渴望終於都跟身下這個小可愛深深的結合。
  「Nando……」
  雖然不是第一次,可是那種甜蜜的感覺卻比第一次還濃厚。
  直到最後他們一起到達了頂峰,那種感覺是美妙的,而且有點讓人回味。總算是在聖誕節渡過了最浪漫的晚上。



  隔天清晨當陽光照進來時,他發現自己是躺在Torres的臂彎裡,壓著他的手臂來睡覺的。
  這樣Torres的手臂不就變得麻麻的嗎?雖然他是覺得好舒服好溫暖……
  Torres還沒有醒過來,他當然要把握時間好好欣賞他的睡顏了。
  長長的捷毛都是金色的,雖然臉上有點雀斑,但還是無損Torres的俊美,在他心裡Torres已經近乎完美了。這時他不禁會想,還好Torres不是一百巴仙的完美,不然就會有很多人跟他搶了。
  既然他還沒睡醒,偷親一下不會很過份吧?
  他嘟起嘴巴閉上眼慢慢的貼近Torres的唇,突然這位睡美男說話了。
  「早。」
  「早……」
  他心虛的反應都給Torres收在眼底。他是很想笑,不過還是要作弄他一下才有趣。
  「你剛才不會是想偷親我吧?」
  「我?我哪有?才沒有呢,你想太多了啦。」
  「哦……」Torres眉頭略挑,笑意加深,「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一直在睡吧?」
  「難道不是嗎?」Fabregas趕忙掩住自己的嘴巴。
  糟了,說漏嘴啦。
  Torres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雖然他真的是一早就醒來了,像個變態一樣看著他的睡臉,然後等他醒了又裝睡,「如果你想親的話,我人就在這裡,你就一聲我就給你親。」
  「我才不是要親!誰要親啊!」
  「你真的很不誠實,那我要到樓下跟你父母說。」
  作勢地拉起被子下床,Fabregas拉住他的手臂,「跟他們說什麼?」
  「跟他們說,伯父伯母,不好意思,我昨晚上了你們的兒子。」
  這句話差點沒讓Fabregas羞得去撞牆,天知道Torres長這麼帥但說出來的話卻會嚇死人!
  「你說!你敢說我就把你踹下去!」
  「你不是傷患嗎?」
  「你!」
  見他有點著急了,那就不逗他了。其實都是因為他昨晚說跟別人一起睡,讓他生悶氣生好久了,所以整整他也不過份吧。
  摟過了他的腰,Torres在他額上吻了一下,「開玩笑的,我只會跟他們說早安,還有聖誕快樂。」
  「嗯……」他喜歡被寵著的感覺,所以這刻只要有Torres的一個吻,他就什麼都可以忘記了,「聖誕快樂。」
  他也抱住Torres的腰,但明顯地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Cesc……」
  「嗯?」
  「我們還沒穿衣服耶。」
  他看一看自己,再看一看Torres,才驚覺兩人現在都是赤裸裸的!
  「還是你要再來一次?」
  「我可是傷患耶!」


==END==


============================

後記:
抱歉我拖到現在OTLlllll
不過不是整整拖了一個月已經有進步了喔我QuQ
這個算是聖誕賀文吧
以前寫三國同人都不會寫的,因為中國古人不慶祝聖誕嘛
而且我個人也不喜歡聖誕節XP
不過當然啦,這麼個有氣氛的節日,一定要讓我老公跟他老公好好甜蜜一下XD
我寫了喔,有H喔,真的有喔
唔...........我發現我最近純情了很多(看天)...............
呀哈哈哈哈哈所以就這樣囉!!(逃)
 
No title
喔親愛的!!
你知道嗎我很早在你一發出這篇文的時候我就立刻來看了,只是因為很忙加上生病的關係,所以沒有留言跟你說...........
"我很喜歡這篇啊~~~"一直被Torres一句一句搓著的cesc害羞的有夠可愛(L)我喜歡cesc害羞還裝沒事不在乎的樣子~~愛愛愛
每次看你寫的都好長一篇,真的很過隱呢:)真是快樂的巴薩x'mas之夜~~也來個a day of china new year吧(Torres y Cesc:..............)
讓我去和cesc的爸媽說"請把你的兒子交給我老公吧!!!"
Re: No title
哈哈你喜歡就好=]
生病了要多點休息喔(拍拍)
Cesc~~~Cesc是最最最最可愛的/////
聖誕夜當然要給他浪漫一下啦vV
至於農曆新年呢,我去跟我老公講一下XD
我相信Cesc的爸爸媽媽都會很喜歡Torres的!!!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75-77bed4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