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三角圈 (策瑜+丕瑜) [完]

[孫策+曹丕x周瑜]三角圈(七)

trackback0  comment0
三角圈(策瑜+丕瑜)(七) by 翎劍舁


  周瑜這天的晚餐,一同以往的在大廳中跟曹丕共進。
  和往常一樣,當曹操經過大廳時,總會惡狠狠的瞪著他,然後冷哼一聲帶著下人離開。
  這樣的景況,他似乎已經習慣下來了。
  那是代表著什麼?是習慣了待在曹魏之地與曹丕相處嗎?
  大概已經有接近半年的時間吧,這期間不知道伯符是否還一切安好?
  當周瑜處身在魏國時,根本沒有一刻不想孫策;但隨著與曹丕的接觸和他溫柔的舉動,令他很容易分神,甚至到了這刻,部份的心思已悄然的注入曹丕當中了。
  眼看這晚喝酒喝得很兇的曹丕,又再勾起他昔日的回憶--在戰勝以後伯符也是這樣的開懷暢飲……
  「子恒,喝這麼多對身體不好的。」往昔他也是如斯的對孫策說同一番的話,想不到今天的對象居然是敵國的太子。
  因為酒酣而令曹丕的臉泛紅,「難得今天高興嘛。」
  公瑾居然喜歡他送的小狗。雖然那只狗是囂張得令人想宰掉他,可公瑾會把他的名字起用他的,那就是說他曹子恒在公瑾的心裡,位置總算提高點吧。
  在周瑜的眼中,曹丕的這個模樣跟喝酒時的孫策居然有七、八分相似,不由得嘆了口氣。
  「以前伯符也是這個樣子的。」
  頃刻間,空氣像凝結住,令人感覺不到它的流動。
  良久,曹丕放下手上的酒杯,沉著臉的步出大廳。
  「子恒?」
  出乎意料之外,曹丕沒有對周瑜的呼喊作出反應。
  留下了周瑜獨自在大廳裡思索著。
  接下來的兩天,府上的氣氛變得更加怪異,而他亦遍尋不著他的身影。


  這兩天以來,周瑜一直想跟曹丕解釋。
  至於解釋些什麼,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只是一句說話,而且他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當,子恒不是一向都知道的嗎?即使他身在這裡,掛念的依舊是伯符啊…
  可,這兩天因為見不到他而產生的難過和失落,又代表著什麼呢?
  既然搞不清楚,那麼見面後一定可以得出答案的!
  他跑到曹丕的寢室時,從窗外發現了裡面雖然坐著了人影,卻不是他所熟悉的。
  「好久不見了,吳國的周公瑾,想問我為什麼會在太子殿下的房間嗎?」男人帶著不友善的目光,卻依然是面露笑容。
  「就算我問了,也不見得你會老實回答我吧?司馬仲達。」周瑜不答反問。
  「看見你這個冷靜的樣子就讓我火光!」司馬懿突然發惡,騰空的手一下子向周瑜的臉頰打去。
  在這猝不及防的瞬間,周瑜只是閃身向一邊,便輕而易舉的制住他的手腕。
  「司馬仲達,雖然我跟你都是文官,但好歹我也出入過戰場。」冷然放開司馬懿的手腕,動作是一貫的優雅。
  「哼!你少在那邊自鳴得意!」原本還想破口大罵,但剛才周瑜在制住他手腕時卻沒有弄痛他,令他的敵意減去幾分。
  見不到想見的人,周瑜正打算拂袖離去。
  「喂!」司馬懿著急的向著他大吼,「你不想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嗎?」
  看著他得意的嘴臉,周瑜偏不想順他意,「你不想說,我也不會追問,告辭了。」反正那個司馬仲達一定會告訴他的…
  「等等!」果然不出所料。
  「我是在這裡等你啦。」
  「喔。」來這裡見不到子恒,卻見到他,雖然意外,但他也知道一定是衝著他來的,至於所為何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別這樣冷淡好不好!」司馬懿差點氣得跺腳。
  「你等我來有什麼要事嗎?」
  「你究竟對太子殿下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了?」
  原來是找他大興問罪之師…
  「這與你有關係嗎?」只要面對著不相干的人,周瑜便會露出他冷若冰霜的一面。
  「雖然這是不爭的事實,但你應該知道的吧?」
  「知道什麼?」這麼沒頭沒腦的問題叫人怎麼答?
  司馬懿差點虛脫倒地。
  這個周公瑾,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的?
  「太子殿下受傷了。」
  受…受傷?「怎麼回事?」
  看得出周瑜是在極力掩飾自己的擔心,司馬懿算是鬆了口氣。
  這倒證明了這個周公瑾會為太子殿下緊張,「你還好意思問我啊,造成這個傷的可是你!」
  他?「怎麼可能!」他有傷了子恒嗎?不可能的!因為…因為……
  答案在他心裡已經昭然若揭,但他是要看清真相嗎?
  「太子殿下對你的愛可是很深,你對他說過什麼了?」
  愛?
  他的心頭一凜,「司馬仲達,請你不要開這麼無聊的玩笑…」
  「玩笑?你居然把殿下對你的愛當成是玩笑?」司馬懿冷笑,「難怪殿下會傷得那麼重耶。」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該不會是…傷不是指身體上…而是…
  「這裡!」司馬懿抬手揚起羽扇,位置剛好對準周瑜的心臟,「太子殿下傷的就是這裡,明白了嗎?」
  從司馬懿扇端所觸碰到的位置,也給他傳來了一陣痛楚。
  他…傷了子恒的心嗎?
  但為何自己的心…也在痛?
  他心好痛…好內疚……
  「你給太子殿下的傷只有你才能醫治!」
  對…這就是所謂的解鈴還需繫鈴人吧……


  白天裡司馬懿對他說的話還不停的迴盪在他腦海中。
  是他傷了子恒,但他不明白,為什麼同時會傷了自己。
  這…只是內疚吧……
  他不希望他痛苦,是為了免於內疚?還是…有其他理由?
  司馬懿在離開時提供了情報給他:曹丕今天晚上就會回來。
  那麼,他就在他的寢室裡等他回來吧。
  只為了彌補他給他的傷害…
  直到深夜,曹丕寢室那扇大門還是沒有被開啟過。在裡面的周瑜一直等待著,直至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抵擋不住睡意的侵襲伏在桌子上睡著了。


  把門推開的曹丕著實嚇了一跳。
  這兩天他離開府裡,就是為了避開周瑜。這些天以來他的心情仍然無法平伏。對周瑜,有恨,他恨為什麼他喜歡的不是自己,但對他的愛卻比恨還強烈。想逃避他,卻又壓制不了想見他的心情。
  回來後沒想到會在自己的寢室見到日思夜想的人兒。
  看著周瑜的睡臉,曹丕的恨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迷戀的憐惜,還有那心如刀割的痛。
  「你知道嗎?公瑾…」曹丕輕柔的撫上周瑜的臉頰,「我真的好愛你啊…公瑾…」
  怕吵醒了他,所以他的聲線都是壓得低低的,可手卻情不自禁的想要觸碰他細緻的肌膚。
  在迷濛中,周瑜聽到有人在耳邊呢喃,臉上還傳來一陣陣冰冷的觸感。
  意識完全清醒過來的他,卻沒有睜開雙眼,只是靜靜的聽著曹丕最真誠、發自內心的話。
  也許,現在什麼也不說是最好的吧……
  「公瑾…為什麼你不愛我呢?」
  不愛嗎?那為什麼他的心也會痛呢?
  「為什麼我愛上的是你?還是說,為什麼你愛的不是我?」
  詫異的發現,臉上居然有冰涼的液體滑過。
  還有曹丕那哽咽的聲音…他,是哭了嗎?
  似乎已經失去了控制,曹丕已經是接近歇斯底里的大吼。
  「究竟我哪一點比不上那個孫伯符?」
  是哪一點?他也不知道…
  然後,空氣中再次回復平靜。
  很靜,靜得令人耳鳴,靜得令人頭痛。
  當他想睜開雙眼時,剛好卻感覺到溫熱的氣息吐在他面上。
  「公瑾,就算只有一點…只有一點也好,拜託……把你的愛…分一點給我,好嗎……」
  對他來說,這話可是相當震撼。
  他沒有想過,曹丕會是這樣脆弱的。
  要是他真的乾脆說「不愛」,他大概會立即崩潰吧?
  換了是以前,敵國的繼承人要是瘋了他應該會很高興;可現在,他不單止高興不起來,就只是想象,他的心已經像揪住的痛。
  這代表什麼?
  除了伯符以外,他還喜歡上敵國的曹子恒嗎?
  他可以容許自己這樣嗎?
  儘管有多不想承認,但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可笑,司馬仲達說子恒愛上他是個不爭的事實,但這個「不爭的事實」卻還可以用在他周公瑾身上。
  要壓抑自己的心情?還是讓它繼續淪陷?
  感覺到屬於曹丕的氣息離去,他下意識的抓住他的手。
  「公…公瑾?」
  他是什麼時候醒過來的?剛才的說話…
  「曹子恒,要是你愛的只是我的身體,那你就拿去吧。但請你別在說令我困擾的話了!」是的,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讓他陷下去……
  曹丕愣住,看得出是很費了很大力氣才擠得出一個微笑。
  「原來,我是這麼討你厭嗎?」
  周瑜這才意會到自己的說話錯了。
  不…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
  「放心吧,」曹丕撥開周瑜的秀髮,輕輕的在他額上烙下一吻,「明天我會派人到東吳通知他們來接你回去的。」
  「子恒?!」
  這次任由周瑜怎麼叫喚,曹丕也沒有任何反應了。
  看著他那頹然的背影,他的心,更加痛了……


~待續~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8-f59d5c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