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Torres / Fabregas

[足球][TORRES x FABREGAS] My lips, Your kiss (全)

trackback0  comment2
背景:09年Fabregas養傷中
本文與原人物沒有任何關係,純粹因為本人妄想過剩
這是看圖作文題XD很小量的微微微微H有,慎入XD

2f3aba19c7061b4542a9ad56.jpg








My lips, Your kiss (TORRES X FABREGAS) by 翎劍舁


  這本雜誌從他買回來後,他幾乎每天都會看上一次。
  每每快要揭到下一頁時,他總得深呼吸上好幾口;心跳越快,手指微顫的揭開,然後都不禁倒抽一口氣。
  因為對他來說還是太刺激了嘛!
  那是Torres替雜誌拍的一輯廣告硬照。相片裡的他不是半裸就幾乎是全裸了!好吧,其實沒有這麼誇張,Torres只是展現一下他顛倒眾生的美好身型而已。
  Torres的半裸他又怎會沒看過,想當年大家比賽完畢去洗澡時他都有偷瞄過Torres……他發誓那時候只是想比較一下兩人的身材而已!
  當然Torres到現在還不知道以前洗澡時被偷看過,要不然他絕對能想像到自己下場有多慘。先是冷嘲熱諷不在話下,更甚是Torres可能會覺得他是變態,繼而嫌棄他而跟他分手啦!
  所以現在他只好買本雜誌回來,每天偷偷躲在房間裡的看個幾遍,然後就心滿意足的睡覺去……有時候可能會幻想一下Torres洗澡的情景啦!
  最近很容易就會陷入妄想裡面,而且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他把面埋進枕頭裡,等到腦裡那個景像都消失了他才又露出面來。
  他是怎樣了?思想變得很下流啊!
  就只是兩星期沒見面,可是為什麼只要一看到Torres的照片就會自動聯想起他洗澡的畫面呢?
  電話鈴聲響起,有點心虛,他被嚇了一跳。
  抓起床頭的電話,還好來電顯示不是Torres……不過又有那麼一點點失落,都兩星期了,也不打電話給他聊聊近況……
  「嗨Robin。」
  「Cesc,你記得明天吧?」
  「明天?明天什麼事?」經他這麼一說,自己好像忘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明天我們大夥來你家開派對耶!」
  對了!因為他在倫敦買了新房子,所以現在這房子就不會再住了,所以大家說要去他現在的舊居開派對……該死!怎麼會忘了!
  「Cesc,你沒事吧?」
  「沒事!一切都沒問題。」
  電話那頭的Van Persie聽到他的語氣有點心不在焉,作為好友兼半個長輩,他當然要關心一下了。
  「有什麼煩惱可以說來聽聽,我給你點意見吧。」
  「這個……」其實他現在是有點怕明天他們來的時候,如果翻到這本雜誌會怎樣。他之前有想過不如乾脆把有Torres的那一頁撕下來再用相架框起掛著吧……還好當時沒有衝動。
  至於Robin這個哥哥,如果能得到他的意見應該也是不錯,不過他要怎麼問呢?
  「Cesc,你有在聽嗎?」
  「有啊。嘿,Robin,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OK。」
  「如果你腦子裡常常想著某個人洗澡的畫面,那代表著什麼?」
  他才剛講完,電話另一邊就傳來了接連的好幾聲咳嗽。
  「好孩子Cesc,你是看上了哪位小姐喇?」
  「不是啦,我沒有看上什麼小姐啊……」
  「男的?」
  對……差點就說出口了!「不…不是!哎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我要掛電話囉!」
  「等一下!等一下!」Van Persie對著電話大叫,確定他沒有掛掉電話後,用了種語重深長的語氣說:「通常這種情況下,除了因為你喜歡上人家外,就只有一個原因了。」
  「是什麼呢?」快點說不要賣他關子啦!
  他又咳嗽了幾下,清了清喉嚨,「那是代表你很想上了對方囉。」
  「……」
  「Cesc?」
  不出三秒電話已經被掛斷。Van Persie不是太了解什麼一回事,不過看樣子是那小子在情場上遇到問題了,果然還只是個新手啊。
  相反這邊的他被這位大哥哥那一句而令腦袋幾近爆炸。
  那是什麼意思?上?那個意思是指……做愛?
  天哪!他想上了Torres?他想要把Torres壓在身下面?他要對Torres做那種Torres對他做的事?他他他……
  就算這裡除了他沒有任何人,只要現在出現一個黑洞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跳進去!
  噢!不不不!他怎麼腦子裡都想著色情的事呢?而且還是……上了Torres?
  把床上那本雜誌拿到面前,小心翼翼的慢慢揭開,看著半裸的Torres,他很認真的在想,他要把Torres壓在身下然後上了他嗎?
  ……Damn!他想啊!
  如果Torres那又白又滑又完美的身體可以隨便讓他摸讓他親,就算要他死他都甘願!
  這就可以解釋到為什麼最近老是想著他洗澡的畫面了!
  原來在自己的意識裡一直都這樣想的嗎?
  救命!他要豁出去了!決定了下次見到Torres先把他拖上床再說!
  結果因為Van Persie的一句話,讓他整晚失眠。
  第二天當大夥來按他門鈴時,他還在被窩裡,也懶得起來。
  他才剛睡著了沒多久,哪個按門鈴按得這麼兇啦……
  翻過身準備再睡時,突然想起昨晚Van Persie的電話──他們今天要來開派對!
  極速奔去梳洗,五分鐘後就出現在大家面前。
  「Cesc,我們帶了很多東西來喔!」
  大夥衝進去,他在關門後猛然想起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雜誌!
  衝進房裡把雜誌塞進亂成一團的被窩裡,然後順便換一套休閒服,再順便把門關上。
  「我房間太亂了不好意思讓你們看到啦,哈哈哈。」
  其實根本沒有人有那個意思要進他房間去看,不過其他人都不當一回事,反而在Van Persie眼裡就有一點點的欲蓋彌彰。
  當他跟大家圍在一起坐著時,他旁邊的正好是Van Persie。
  這位大哥哥湊到他耳邊,輕聲地問:「到底那位是小姐,還是先生?」
  這個話題太敏感了,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賭氣的撇著嘴,沒有答理他的話。
  Van Persie的好心的提點這個新手,「如果你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啦。」
  被他這麼一說,他想起了一個問題,雖然是沒什麼關係,但可以滿足一下他的好奇心。
  「那Robin,你會不會有時候幻想到Bendtner洗澡的場面呢?」
  這樣一問他差點沒把口中的雜果賓治給噴出來。
  「你這小鬼,在亂問什麼啊?」雖然他這樣一問他就百份百肯定這小子喜歡上一個男人。
  「因為他身型很好啊,又高大又白,而且還有肌肉喔。」
  「那不代表會幻想到那種場面吧?你不是想說你的那個是他吧……」
  他立即搖頭,「當然不是囉,而且我也沒有幻想過。」
  白天不要講人,這麼一講,那位年輕的丹麥前鋒這時正巧走過來。
  「在聊什麼呢?可以讓我加入嘛?」
  「可以啊,我們在討論Robin會不會幻想到……嗚!」
  Van Persie趕緊摀住他的嘴,「我們在討論洗澡時會想起些什麼。」
  「這樣喔,我很多時候都會想起Robin你呢。」他拿著他的果汁坐到他們身邊,「因為你這種身型浸浴應該不會浪費很多水吧,那樣很好耶。」
  Van Persie臉上幾條黑線,只能乾笑了幾聲;換了是平時他可能還會覺得對方是在諷刺他身形不夠壯,不過現在心裡有點毛毛的。
  他旁邊的Fabregas輕輕用手肘撞了他一下,「Robin,你要小心點囉。」



  胡鬧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八、九點時,大夥都轉戰酒吧,他就得留在家裡好好收拾一下了。
  才剛把地拖那些翻出來,門鈴又響了。
  應該是他們忘了什麼在這裡吧。
  直接把門打開,門外的卻是那個令他日思夜想的金髮帥哥。
  「怎樣?看到我太驚喜了所以說不出話來?」
  伸手搓了他的頭髮──每次見面的指定動作,然後他直接走進他的房子。
  「剛剛這裡是……打仗了?」
  簡直是凌亂得不堪入目。
  「他們來開派對,就剛剛才走。」
  「那還真幸運,沒有遇個正著。」
  看著地上翻亂了的書、影碟還有食物,還好沒有打翻了的果汁,不然這裡跟一個高級的垃圾場沒有分別。
  「要幫忙嗎?」
  「當然好!」
  要是只有他自己一個,可能要弄到明天了。
  「那收拾好後浴室借我,我要洗澡。」
  「喔好。」洗……澡?
  腦袋像是被什麼敲到,他又開始幻想了!
  光著身子的Torres在蒸氣騰騰的浴室裡,濕漉漉的頭髮,白白滑滑的皮膚,嗚……好性感;最好是還圍著一條白色的短毛巾,就快要跌下來的感覺然後對著他情深的一句「Come on baby」……媽喇這幻想好刺激啦!
  可能是因為刺激過頭,又或者冬天的倫敦太冷令空氣太乾燥了點,總之不理什麼原因,他流鼻血了……
  「Cesc!你怎麼了?」
  剛剛想打開話題跟他聊聊天,可是頭剛轉過來,就看到他呆呆的出神,然後就流鼻血了!嚇得他丟下手上的東西,拿著紙巾就衝到他身邊幫他抹。
  「喔……只是天氣乾燥啦。」開玩笑啊連個小小的幻想都會流鼻血,這樣給Torres知道,以後叫他臉子往哪裡放了。
  Torres還是有點不放心,就叫他到沙發坐著,東西就交給他收拾了。
  他是覺得自己很幸福,Torres又帥又體貼,所以他都沒有什麼不滿了……除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把Torres拉上床!
  看著他忙得團團轉,Fabregas的目光緊盯著自己,這讓他覺得有點不自在。
  又不是在球場上踢球……他覺得這小子今天真的很古怪。
  他打開了電視,把Fabregas的頭轉向電視那邊,「你看電視就好了,你這樣會讓我很不自在耶。」
  Fabregas呵呵的笑,心想:那等一下你洗完澡後不就更不自在嗎。
  這小子的笑容太奇怪了!一定是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而且是非常天馬行空的那種!不過他並沒有太焦急他所想的事情,因為就憑他認識的Fabregas,很快就會把自己想的事情表現出來。
  在幫忙收拾好客廳後,他想反正難得一次,不如幫他也打理一下房間吧。
  「Cesc,我去幫你收打掃一下房間。」
  「好啊謝謝。」現在的電視節目非常吸引,所以從Torres打開了電視叫他看,他的視線就真的沒離開過電視屏幕。
  他回了Torres的話,又看了一會電視,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
  房間……他的房間!
  他想起了!有Torres半裸照片的雜誌他藏在他的被窩裡!
  立即衝到房間,正巧Torres剛剛替他摺疊好被子。
  「怎麼了?」
  「呃……很整齊嘛。」
  「當然。你啊,好歹也收拾一下吧。」
  看樣子Torres沒有發現到……
  那…那本雜誌到哪去了?
  「唔…Torres,」他得小心的問,不要讓Torres發現,「你剛剛…有沒有在我的床上發現什麼?」
  「被子?」
  「不是啦,除了被子外有沒有什麼?」
  Torres挑一挑眉,看他的表情像是完全不明白他的問題。
  兩人沈默了好幾秒,Torres還是那副表情。
  Fabregas不由得鬆了口氣;Torres應該沒有發現……
  「我想你要找的不會是這個吧?」Torres從身後拿出了一本書,在手裡翻了幾頁,「不過我個人倒是很滿意這一輯廣告照。」
  「你…你騙我!你不是說除了被子外什麼都沒有嗎?」
  「我有這樣說過嗎?」
  嗚!的確是沒有……可惡,Torres壞心眼到極了!
  「不准笑!快拿回來!」
  「這照裡面的人是我耶,那不是應該屬於我本人的嗎?」
  羞死人啦!他要拿回來然後毀屍滅跡,然後來個死無對證!
  「還給我!」Fabregas走到他身邊想要搶回,可是礙於身高關係,Torres手也比較長,把雜誌舉得高高的不讓他碰到。
  「還是你想要我幫你在上面簽個名?」
  伸長了手都撈不到,情急之下他一跳高,卻失了重心撲到Torres身上,把他推倒在床。很順便的他本人自然也壓著Torres一同跌到床上。
  「你是想壓死我嗎?」
  「憑我還壓不死你吧。」
  還好剛剛Torres沒有撞上他床頭的櫃子,不然一定痛死了……他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這次的一個尷尬姿勢,又是其中一個騎坐在對方身上,只是這次形勢逆轉了,被壓倒的是Torres,而壓倒他的正是他Fabregas。
  對於這樣有點沾沾自喜,他的表情都洋溢在臉上了。加上今天晚上的狀況,Torres多少都差到點了,這小子想的事情跟他有關,而且還跟床上的事情有關係。
  「如果你喜歡看我的裸體,你說一句我就免費讓你看。」
  「真的?」
  「假的。」
  「……嘖。」只是看也不能免費,這麼小家子氣。
  他撇撇嘴表示不滿,Torres自然是看穿他的想法了,「你在想我都不免費給你看,太小氣了是不是?」Fabregas點點頭後,他繼續說:「不過這不是重點吧?」
  咦?對耶,本來看就已經不用錢了嘛!而且重點是……他看到了Torres的白色襯衫是開胸的!該死!沒事穿白色襯衫幹嘛,很容易就看到胸肌了啊!
  「喂Torres……」
  「唔?」
  「來做吧……」
  所以他現在是百份之百肯定這小子一整晚都在想著這檔事!「好啊。」如果不趁機作弄他一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Fabregas欲言又止的,但當然這在事前一定要先說清楚,不然他怕Torres會翻過身把他壓回去,「不過……我…我要在上面!」
  天哪他終於說出口啦!好害羞啊!
  「可是你腿上有傷耶。」
  「沒關係的!我自己會小心!」
  Torres微笑得很溫柔,但眼神有種不明的光芒在閃爍;他伸手勾過他的脖子,在他耳邊輕語:「那你也不要弄痛我喔。」
  腦袋裡像「轟」一聲被炸開,明明這時候的Torres應該要顯得像一個美女,自己應該要像很帥的情場浪子,可是為什麼沒天理地他還是覺得Torres很帥?
  被Torres這樣迷暈了一下,接下來要怎麼做他都忘光了。
  直到Torres笑出聲音了,然後把兩手枕在自己的腦後,好整以暇的看著他臉紅著發呆。
  「Cesc,脫衣服。」
  「哦……喔!」
  他伸手想脫自己的衣服,好心的Torres在忍笑當中又再提示他,「不是脫你的,是脫我的;你自己要脫褲子。」
  他知道啦,要脫了才能做嘛!可是在Torres面前脫他還是會覺得不自在啊……
  「你…你不要看!」
  Torres單手掩著自己的眼睛,「不看就不看吧。你要不要我幫你啊?」
  「不用!說好了我在上面的耶!」幾經辛苦他終於在騎坐著Torres的姿勢下順利脫掉他的褲子,再用有點笨拙的感覺去解開Torres的衣鈕,「好了啦。」
  當他把手放下來時,看到的場面還真是比他想像的要刺激幾分。
  Fabregas的褲子是脫掉了,可還是穿著那長袖的休閒服,那件衣服的長度剛剛好又蓋掩到他重要的位置,但那雙騎坐著他的腿倒是無遮無掩了。
  這樣根本就像一個小孩子只穿短褲那樣……天殺的可愛到他想立即就把他反壓在身下。
  不過為了滿足這個小鬼他當然還得配合他一下,好好的演完這場戲。
  只是他久久都沒有動作,他開始懷疑這小子真的有這個膽量說出要在上面的話嗎?該不會是Villa跟他亂講過什麼吧。
  「Cesc,你接下來想怎樣啊?」
  「我想親你啊!」
  「什麼?」
  他搔搔頭,那不好意思的笑容,就像一個撒嬌的孩子,「因為你體型很好啊。唔……我一直都想摸摸看,我指你的腹肌啦,當然我最想是可以親一下……嗯,還有胸肌。」
  整句說話都好像雜亂無章,再加上他像是喝醉的那個紅色臉頰,他知道他是鼓氣了很大的勇氣才敢把這番說話講出來。
  Torres拉起Fabregas的雙手,把他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口前面,另一只手放到自己小腹上,「好了,你現在吻我吧。」他居然還得教他怎麼做!
  「嗯……」他才不是那種無知少年啦!這下一定讓Torres看扁了!只是……他都已經被電得七葷八素了,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啦!
  俯下身,他整個人趴到Torres身上,嘴唇貼上了Torres的唇瓣,還是那麼的軟、那麼薄薄的;同樣地,Torres很喜歡Fabregas的嘴唇,因為那看起來總像是很好吃,而且吻上去就會覺得有一種軟綿綿的,讓人很想咬上一口的感覺。
  Torres發覺自己在接吻時總會忍不住擔當主導。
  他用唇瓣咬住了Fabregas的下唇,有時還會舔一下,然後當感覺到他開始迷失在這種感覺時,他就會把舌頭伸進去他的口腔裡面,更深入的吻會以更激烈的方式持續著。
  Torres的舌頭在他舌面上徘徊,然後反覆不停的翻攪;在快要缺氧時他會稍稍的離開一下吸一口氣,但旋即又再深入的挑逗,他把握不住Torres呼吸的時間,所以每次都讓他招架不住。
  腦海裡唯一能想到的是,難道Torres不用換氣的嗎?
  所以他完全沒有留意到,在激情之中,Torres早就翻過身把他壓在身下了。
  當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是Torres進入到他身體裡,兩人結合的那個瞬間了。
  「你騙我!」
  「抱歉,你太可愛啦。」
  低下頭,是更深情的吻。
  「嗯……」於是所有抗議的聲音都化作一聲聲的喘息,被兩人的吻所吞噬下去。


==END==

==================================

後記:
I'm back!!!
旅行一點都不好玩Q皿Q!!!!!!
不說那個了,說點開心的,2號那天Liverpool 2:0 Chelsea
呼呼呼,看來也要寫文了XD(開玩笑的←喂!!!)
上次我說關於這篇文有趣的事,也不是十分有趣啦XD
話說打這篇文之前我做了個很奇怪的夢
夢裡面我見到Torres,一起坐在一個露天的咖啡座,
然後Torres用非常兇狠的神情恐嚇我,叫我不要再搞我老公Cesc,
於是我回他一句我搞我自己的老公關你什麼事啊
兩人之間有很重的火藥味,同一時間我們看向另一個方向
見到我老公坐在另一邊在吃甜品XDlllll
之後就醒了啦XD

回到正題,
這篇.............Cesc,我幫你做好鋪排了!!!!
說不定有天你能反攻Torres喔XD!!!!!!
加油!!!!!
 
No title
嘿................好可愛喔這篇!!!從一開始,到中間,到我兒子出來串場想搞佩西(?)...到最後都好可愛喔(L)(L)(L)我真的很喜歡shingo寫的這篇呢!!完全甜蜜蜜真的很棒喔:D

((有關你的夢...我會教訓一下我老公的))
Re: No title
poma,你兒子真的好大膽喔!!!佩佩要小心XD
你人真好=]
我也寫得很高興呢XD(喂)

((感謝XD不過不要太重手,不然我怕下次他再出現在我夢裡時會想捏死我XD))









        
 
http://shingotsz.blog125.fc2.com/tb.php/90-76159cfa